绵绵的细雨落下,一身黑色西装打扮的提着一把黑色雨伞的男子从小巷里走出来,他看了看表,15分钟啊,那家伙罗罗嗦嗦的害我都快迟到了,西装男子离开了小巷,小巷里就剩下一具尸体.
 
“说!为什么要杀我!” 男子惊恐地问道.
 
“你知道的,收钱办事,有人对会里下了单,要你的命。” 西装男子平静的说,语音非常的平稳。
 
“对方是谁,他出多少钱,我出双倍,不三倍!!”男子更加的慌了。
 
“对不起,你知道行规的,我们无法透漏金主的名字。”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杀死我会有什么后果你知道吗?”男子失控的大吼。
 
“对不起,那是会里的事,我只是个经手人。”西装男还是平静的说道。
 
男子大吼“你知道…” 不等男子说完,不偏不琦男子眉心中多了一个冒烟的孔,男子倒下。四周顿时一片寂静,银弹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西装男将弹壳捡起,将胸前的银十字放到口边轻咬一下。那十字是他第一个目标所用的弹壳所铸成的,他一直将它当幸运符戴在身上。今天真是一个好日子,西装男缓缓的周初小巷,哼着贝多芬的安魂曲,慢慢的往下一个地点前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