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西裝男到了城市裡的某間酒吧。每個會裡的殺手都有自己專屬接任務的地點,而殺手銀的地點,就是在這城市北方的這間酒吧裡。
殺手銀子找了個位子坐下。一會兒的時間,一個穿著紅色洋服的女人坐了下來。殺手銀的經紀人——柴姐。裡會是由十三名殺手組成的殺手集團,彼此互相不認識,每一個殺手都是透過殺手經紀來分配自己的工作。

“任務完成了?看來你休息了一陣子身手還是一樣敏捷啊”柴姐點了只煙。

“不,身手退步了。在跟踪他的時候還是被他察覺了,而且下手的時候還是遲疑了一下。”銀喝了手中的紅酒。

“凡是都有意外。”柴姐吐了口煙。

“說吧,這次的目標是誰。”



“這次的目標比較比較棘手,時間也比較緊迫,如果能在兩個星期解決金主願意多付一成。”柴姐將一份牛皮信封放在桌上。

“那個傢伙這麼倒霉,讓人這麼心急的想要除掉他” 銀笑笑的說道

“反貪局太平區分局副局長,劉國輝。如果你的狀態不好我可以交給其他殺手。”柴姐淡淡的說。

“不,我接。”銀拿了牛皮信封離開了酒吧。

夜裡,銀細細讀著牛皮信封裡目標的基本資料。



“嗯,反貪局分局副局長。需要下手得這麼緊急,應該是他掌握了一些證據了吧,真是太可惜了。”銀將目標的資料放進了碎紙機裡。私底下的銀是非常

尊敬在檯面上打擊貪官的人士,但是身為一個殺手的他,只能夠收錢辦事。

“或許這就是命吧”最後一張資料掉入碎紙機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