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貪局大樓對面的高樓裡,銀正透過望遠鏡細細的觀察者劉局長的一舉一動。
 
七點半進入辦公室,一點午餐,三點開會…銀將劉國輝一天基本的行程牢牢的記在腦中,尋找著自己能夠下手得機會。
 
要殺死一個人並不是問題,拿著一把槍對著他的腦袋狂射就行了,但要在殺了一個人之後不留證據的離開就得要考考殺手的功夫了。
 
“反貪局戒深嚴,在住家下手又得繞過麻煩的保全和監視器,在車程中下手更是困難…銀咬了咬自己的十字架,細細的思索著…
 
就在此時,劉國輝又回過頭看了看。這讓銀非常的在意。在他監視劉國輝的過程中,這已經是第六次他回頭看了。“被他發現了嗎。”不對,劉國輝的頭是不斷的四處眺望,比起自己被發現,他更像是在不斷的尋找什麼。
 


銀想起了柴姐給的資料中有寫到,劉國輝的第六感特別的強,對於將發生的事情都有一種奇怪的直覺。
 
銀笑了笑,將他偵查劉國輝的東西收進了他的背包,就在那時動手吧!


最新最快的文章,請關注作者臉書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jiesiyu/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