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理應秋風送爽,甚至,帶些微涼意。可惜,香港的十一月愈來愈熱,彷彿始終甩不掉夏天的尾巴。今天我只穿了一件薄長袖格子襯衫,可是在正午十二時的日光底下,太陽穴仍然被蒸出一線汗。
  
  十一月,除了是還未來得及趕上的秋天,還是畢業的季節。我踏足這片闊別一年的校園,混在師弟妹們青春、喜悅的臉孔當中,霎時產生一種錯覺,以為自己也年輕了兩歲。除了欽佩他們無懼高溫、悠然自得地穿著厚重黑色吸熱禮袍外,我其實更羨慕他們散發出來的那股還未備受工作摧殘的朝氣。
  
  
  「阿一!你都返咗嚟呀?」突然,一個嬌小的身影出現在我眼前。「咦……早知喺莊group 講聲,大家約埋一齊返啦!」她叫小白,是我的莊員。
  
  「佢地講到咁,我還掂早收工,過嚟又唔遠,咪返嚟同佢地影下相敘下舊囉。」我笑著回應,口中的「他們」,是指我們的下莊。
  
  「我頭先見到Esther 呀,不過我見佢好似同緊屋企人影相,所以唔好意思走埋過去……不如你同我去搵佢吖?」


  
  「好呀。」
  
  我跟著小白走到一處人潮較少的地方,Esther剛好一個人站著,低頭鑑賞剛剛拍的照片。小白走上前去叫她,她立刻尖叫並拉著小白的手:「喂!你地真係返咗嚟呀?!」
  
  「恭喜哂喎!好彩你真係畢到業。」我看她興奮的樣子,忍不住調侃她一番。
  
  「走堂還走堂,該做嘅我都會做足!」她咬緊唇,用力打我的手臂一下,再說:「係喎,Louise呢?我頭先好似見到佢喎,佢係咪同你地一齊返嚟架?」
  
  聽到Louise這個名字,我收起了笑容。


  
  「你見到佢?喺邊度?」
  
  「Err……佢喺前面經過囉,不過我嗰陣同緊屋企人影相所以冇嗌佢呀。」
  
  小白一臉疑惑,問:「喂,佢返嚟,你唔知架咩?」
  
  我苦笑一下,沒有答話。她續說:「打俾佢啦!睇下佢喺邊!」我呆呆地看著她,她再補一句:「一齊影相!」我點頭,在不遠處找個角落,取出手機,卻不禁發愣。
  
  


  從很久以前開始,我不需要搜尋聯絡人名單也能打給她,因為她的號碼我倒背如流;縱使我已經一年沒有聽過她的聲音,可是這串八位數字,對我來說還是不陌生。我按下她的電話號碼,心情竟是前所未有的緊張。

  「……喂?」
  
  「喂,係我。」話才剛出,我就後悔說了這句蠢話。
  
  「我知。」
  
  「你……返咗嚟?」唉,我又後悔自己的沒頭沒尾。
  
  「……嗯。」
  
  「咁……過嚟一齊影相?」
  
  她深呼吸一口氣,問:「你地喺邊呀?」


  
  「等等,」我的視線停留在前方一個高瘦的長髮女孩上,「我見到你喇,企喺度等我。」
  
  
  於是,在我還未準備好要用怎樣的表情、怎樣的態度去跟她見面之時,我已經站在她的面前。
  
  我看著她,她也不迴避我的目光。我們就這樣對望著,沒有誰想先打破沉默,破壞這連空氣也為我們凝結的片刻。
  
  
  「你好似肥左啲。」終於,她莞爾一笑。
  
  「哈,返工吖嘛,少左時間做運動係差啲架喇。」我搔搔頭。
  
  她仍然保持微笑,低下頭,不說話。
  


  「好耐冇見。」我說,輕嘆一口氣。
  
  她抬頭,對上我的眼睛。
  
  
  「好耐冇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