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前的夏天,大學校園同樣熱鬧,不過不是因為畢業典禮,而是因為各大學生組織舉辦的一系列迎新活動都進行得如火如荼。那一年,剛入學的我,一口氣報名參加了四、五個O Camp、O Day,開學前的兩星期幾乎每晚都玩至通宵達旦,熬出眼睛下的兩個黑影。終於,最後一個迎接我的,是我最期待的Hall O。


  『一哥,聽朝幾點返去?』

  傳來Whatsapp的,是我的小學同學兼未來同房,南哥,吳澤南。

  『今朝我組媽打嚟話今晚成組出嚟一齊食完飯再直接返Hall訓,C U TMR.』

  


  小學的時候我跟南哥不熟——事實上,我們同班三年,一直都是對方的競爭對手。他是個用功讀書的人,而且聽說他每天除了功課之外,還要額外完成他媽媽在坊間書店買給他的課外補充練習,所以他的成績常常保持在全班的前二名。至於我,雖然不愛溫習,可是上課特別專心,記性也不賴,因此每次考試的成績都跟他不分軒輊。

  記得那時候的班主任對我倆寄予厚望,畢業時還說期待我們有一天會當上醫生、律師乜乜乜。現在回想起來真諷刺,當年全班成績最好的兩個人,沒想到最後在同一間不怎麼樣的大學的註冊日碰頭,別說可預見的將來鐵定跟醫生、律師無緣,甚至連大人們所期許的三大,也離我們八百丈遠。

  不過,我從小就是個逼不來、急不成的人,讀書這回事,不要過度緊張至把自己陷死就好,頭銜不過是浮雲,所以我非常慶幸我的父母沒有像那些怪獸家長一樣,給我施予壓力,不然的話,樓,我是不敢跳的,但相信早就患有精神病了。

  由此可見,我準備以一貫的態度面對接下來的三年讀書生涯。GPA ?足夠畢業就好,不要逼我。
  
 
  晚上七點正,我準時到達組媽約定的酒家正門,卻不見任何疑似組爸媽或組員的人。我馬上翻查Whatsapp 群組,查看是不是自己搞錯了地址,這才發現大家都留下了『遲少少到,sorry』或是『啱啱落車,行緊嚟』之類的訊息。我雖然不是個「例遲」的人,但也不致於永遠準時,因此在合理的時間範圍內遲到,我是絕對可以體諒的,只是一直滑下去,便看到一則令我哭笑不得的訊息:



  『咁多位組仔女唔好意思呀!我地幾個組爸媽頭先喺Hall 整組物遲咗出嚟,有冇人已經到咗?不如幫手攞位開定枱等吖!』

  好吧,既然來了,我也不介意先替大家排隊輪籌號,但是……只有我一個人入座,還要「生人霸死地」般賴著一張大圓桌,挺尷尬的。

  『係咪得我一個到咗?』電話傳來一下震動,群組出現了這一句。

  我抬頭張望,附近都不見人,卻有一個清秀的女生從對面的馬路緩緩走過來。

  我上前問道:「Er,唔好意思,你係咪第四組架?」天啊,如果她說不是,那就糗了。



  「係呀。Sorry呀,我頭先嚟到見好似冇人,所以過咗對面買野飲。」她揚一揚手中的陽光檸檬茶,幸好。

  「唔緊要,不過估唔到有人早過我啫。」

  她笑一下,問:「咁……我地而家點呀?入去坐住等?」

  「好似個個都話要遲啲先到,入左去先囉,哩度好熱。」說罷,我們便隨著服務員到樓上去。

 
   正如每部以大學生活為背景的網絡小說,不知道為什麼,O Camp同組肯肯定至少有一個女神,幸運的我也不例外,嘿嘿。

  「係喎,我係阿一,你係?」

  「我係Vivian。」



  「你就係周慧敏?」

  對,我記得有一個女生在「自介」時把中英文名字都報上群組,尤其是她跟周慧敏同名同姓,個人頭像又只是一個朦朧的側影,便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在酒家的燈光下,我仔細察看Vivian的樣子,她雖然長得不像周慧敏,可是眼睛圓大,瓜子臉,皮膚雪白,是個標準的美女。

  「Hello!阿仔阿女!」

  這把開朗的聲音屬於其中一個組媽,Angel,她身旁還有幾個相信是其他組爸媽的人。

  「好彩我地都唔係最遲,都話飛的實冇死架啦!」

  「其他人應該都差唔多到,我地揀咗湯底先啦,可以淥定啲丸等佢地上嚟!」

  「我乜都食,你地揀啦。」一個身形甚有份量的男生坐在我旁邊,對我們打招呼:「啊,我係組爸肥Roy,hello。」



   升大學後,不少人事物都顛覆了我以前對該事物的既有印象,肥仔,正是其一。

  在中學時期,我認識的肥仔都是滿頭大汗、臉上滲油、長滿青春痘、笨手笨腳、黑黑髒髒的,有的甚至眼神鬼祟猥瑣。

  可是眼前這位組爸,雖然說穿了他是個高大的肥仔,但是他有型的程度足以蓋過「胖」這個特點,故此我極其量也只會說他是「有份量」。不得不承認,在大學裏有不少會打扮、愛乾淨的肥仔,實在比一些真‧毒撚來得更要高質。而且,相信無論男女,想跟他做朋友的意欲一定遠超於想欺凌他的意欲。

  接下來的十五分鐘,其他組員也陸續到齊了。

  
  O Camp 的神奇之處,是它會令十數個原本互不相識的人迅速混熟——當然,一開始大家都是不熟裝熟,但幾天相處下來,自會生出一種情意結。像從前,我就從來沒有想過可以跟一群不認識的人同檯吃火鍋,不過就如肥Roy所說,哩家野,烚下烚下就自然攬住一鑊熟。

  由於人太多,酒家環境太嘈雜,根本無法大伙兒一起聊天,因此一頓飯下來,我幾乎都在跟肥Roy和Vivian三人會議。

  「其實我Daddy、Mummy本身唔想我住Hall,驚一大班人一齊住會掛住玩唔讀書,不過住Hall係大學五件事第一位吖嘛,我都真係好想體驗下,Lur咗佢地好耐,最後都俾我住。」



  「乜住Hall 係第一位咩?唔係拍拖咩?」肥Roy露出賊笑,追問:「咁你有冇男朋友?」

  「嘩,組爸你咁快就咁直接嘅?」

  「我幫你問咋!我有女朋友架喇。」

  「黐線。」

  「我冇男朋友呀。」Vivian笑笑,連忙喝可樂掩飾尷尬。

  「嗱!人地冇男朋友呀!」肥Roy大力跟我碰一下杯,害杯內的啤酒灑了一點出來,問:「你呢仔?有冇女朋友呀?」

  「我——」

  「喂喂喂!你地食飽未呀?如果食飽,不如我地埋單啦,仲有個組女返緊Hall 等我地!」組媽Candice打斷了我的話。



  「走囉,返去玩房Game!」

  「嘩,今晚實唔洗訓呀!」

  「哩餐飯係咪組爸媽請先?」

  大家七嘴八舌,吵吵嚷嚷的回到宿舍。

  
  話說,參加了幾個大大小小的迎新活動,我發現基本上它們的運作模式、流程以至組員間的談話內容都是萬變不離其中,無一例外。因此,我相信這次的O Camp,也不會帶給我甚麼驚喜;但不要緊,因為我主要是來交朋結友,以免未來幾年的生活太過無聊。

  感覺上,這一組人是我目前遇過最活潑、最聊得來的,這讓我愈來愈期待明天以後的三天兩夜。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