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bras?」
rina飲一啖水,道:「石仔你未聽過咩?Sombras係全球最大既犯罪集團,所涉獵既包括毒品,軍火交易,販賣情報,挑起國與國或者國內既紛爭,再從中取利...」
「例如近幾年既利比亞內戰同敘利亞內戰,就係Sombras出售一大筆軍火比兩方陣營,繼而可以控制戰爭」

「boss同我講過,Sombras呢個犯罪集團仲有接受其他人既offer,幫佢地做野,例如暗殺,種族清洗等等」
「佢地擁有住十幾隊既傭兵組織,負責幫佢地執行各種任務」

我摸摸頭:「頂,點解boss同你講咁多野,但係一件都冇同我講既..」
rina一臉囂張,道:「因為boss話你太口梳,驚你講哂呢d機密出去呀」
「屌...」






我同rina走進2樓盡頭既房間
一間只有電腦,鏡頭,大型熒幕同一部吸塵機械人既房間:視像會議室
基本上除左有咩突發事件要同boss匯報,都唔會入黎呢間房
我環顧四周:「嘩,幾耐冇入過黎呀」
rina開住電腦,設定視像會議:「好人好姐都唔會想入啦,入親黎都冇好事發生」

冇幾耐,大型熒幕就出現畫面
一個身穿黑色西裝,身材瘦削既四眼中年男子,出現於我同rina面前




我:「boss!」rina亦向boss揮手示好

boss:「石仔,rina,好耐冇見,不過我地依家冇時間聚舊啦」
「今晚我咁急搵你地,主要係想傾一下,你地黎緊既新任務」

「根據我地IID響歐洲得到既情報,沉寂左幾個月既Sombras響呢幾個禮拜已經有所行動」
「果邊既特工潛入左Sombras位於法國既據點並偷走一份機密文件,呢一份文件就係關於今次Sombras既target」
「佢地今次既目標似乎係下星期六,日既亞洲商貿會議..到時5個亞洲大國既外長都會出席,包括台灣,日本,印度,南韓,新加坡」
「佢地計劃暗殺其中一國既外長,然後再挑撥亞洲多國既戰爭,但係目前我地仍然未知道佢地既明確目標」
我望望手錶,今日係星期四,即係距離當日仲有大約一星期





「你地要做既,就係要保護呢5個國家外長,避免佢地響為期兩日既會議受到襲擊」
boss一口氣講左今次任務既內容

我:「保護佢地都係果2日先做既任務姐,咁我地依家有咩可以做?」
boss咳左一聲,道:「你地兩個依家要既,就係盡力搵出所有已經黎左香港準備既Sombras成員,並將佢地解決,情報顯示佢地早已經假扮遊客,working holiday,交流生等等既身份,前後腳黎左香港佈署」
「當然,唔止你地啦,今次IID香港分部既所有特工都會參與今次行動」

rina:「咁..Sombras既成員大約有幾多個,同埋..我地點搵哂佢地出黎」
「你..你等我一陣先」boss翻起辦公枱上堆積如山既文件:「屌...死啦,份野呢」
果然,boss依然同以前一樣係個大頭蝦

一分鐘後,boss拎出一張A4紙,道:「唉搵到啦,根據該份文件顯示,今次將會有8位殺手黎香港執行今次既暗殺任務」
我:「但係,人海茫茫,點搵呀」
boss笑道:「呢個正正就係我地今次安排咁多特工執行任務既原因啦,要響七百萬人搵出8個人的確好難」




「不過我地既support team已經查出呢三個月以黎,所有身份可疑既入境者,大約有107個,詳細資料我已經send左去你地既手機度」

我同rina打開手機既一個秘密郵箱,係一份有住107個入境者大頭相既檔案
「佢地已經比我地既support team鎖定左,只要佢地用八達通,信用卡,又或者比政府既天眼系統影到,我地就可以第一時間追蹤到佢地」
rina提出疑問:「呢107人入面,暫時有幾多個人係冇可疑,可以排除?」
「經過呢幾日其他特工既調查,總共有30人可以排除,即係淨低77人,詳細資料我已經send左去你地既手機度」
我同rina打開手機既一個秘密信箱,係一份有住107個入境者大頭相既檔案,有d就有一個大交叉,應該就係可以排除

「石仔,rina,由聽日開始,呢一個星期你地每晚7點至11點都要響九龍區戒備,以便當support team一偵測到佢地,就可以即刻追蹤佢地」
「記住,依家只係得返一個星期,解決多一個Sombras既成員,5位外長既安全就會多一分,暫時係咁多,下次見」畫面隨即消失

我嘆一口氣:「嘩屌,一係就冇任務,一黎就咁大單..」
rina笑道:「你唔係好想做呢d大茶飯咩,保護世界和平嘛」
我企起身,準備離開房間:「依家唔同講法啦,如果我出咩意外,傷心死瞳瞳呀」
rina敲我個頭:「人地都未話鐘意你,你咪自作多情啦!」




咪係囉,瞳瞳都未話鐘意你,你FF乜撚姐石至磊

我同rina食完飯之後,冇乜野做就返左入房訓,抖足精神準備聽晚開始既行動
攤響床上既我不停諗野,關於瞳瞳,關於今次任務.....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當我張開眼既時候
「嘩屌,做乜...咁光既...」
我望一望隔黎個鬧鐘

「仆街!!!8點8!!!!」如果再遲到既話,個死肥佬施sir又唔知會要我做幾多份pastpaper架啦
我用9秒9速度梳洗好,換埋衫,就踩單車狗衝返學校

「踏踏踏踏...」




經過生死時速後,我終於到達五樓班房,我望望錶,嘩屌好彩8點58分姐,死肥佬仲未返到
當我行返自己位於班房左邊既坐位時,「石至磊,早晨呀」呢一句咁溫暖既說話,正正就係瞳瞳講既
係瞳瞳,瞳瞳同我講早晨呀!!!!!!!!!!
成班既人都呆左,佢地實在唔明點解女神瞳瞳會同我呢一個年年全級尾十既廢紫講早晨
「早..早晨呀」

我坐返埋位後,yuri馬上搭訕:「威啦你,瞳瞳同你講早晨呀」
我心裏暗喜

辛辛苦苦捱到去放lunch,瞳瞳已經走過黎
yuri輕輕聲講:「石仔,瞳瞳過緊黎啦,一陣你自己執生啦」
「石至磊,尋..尋晚講左今日要請你食lunch架..」
我諗全班人都比瞳瞳呢一句嚇到失哂神
「嗯...ok呀,你想食乜呀?」
瞳瞳露出笑容:「我..我未諗到呀,不如邊行邊諗丫」





我點一點頭,望住四周既男性動物,我露出勝利者既笑容
心諗:「你班柒頭皮,我得米啦」然後就同瞳瞳一齊行出班房
剩低既就只有一班好似見到外星人一般既同班同學

由班房行到去校門,我同瞳瞳都係零交流
因為一來我太緊張
二來我真係同瞳瞳冇乜共同話題嘛...讀書我又冇野好傾,我又唔睇書既
瞳瞳終於出聲:「石至磊呀,尋日真係,真係唔該哂你呀」
「唔..唔駛講咁多次唔該啦,舉手之勞姐」
「仲有呀,你以後叫我瞳瞳得啦」
「嗯,好丫瞳瞳」嘻嘻,我地既關係又近左啦
瞳瞳面紅紅:「咁..我可唔可以跟yuri咁,叫你石仔呀?」
「當然可以啦」

行到一半,瞳瞳指住對面既譚仔:「石仔呀,不如我地食譚仔丫」
「好..好丫」
雖然我覺得譚仔好難食,但係瞳瞳叫到,冇理由say no架...

「令仔,幾多鬼?」「兩位丫」「埋泥丫」
充滿住鄉音既阿姐跟我地埋一張八人圓枱

同鄉音阿姐落完單之後
我鼓起勇氣問:「瞳瞳,你成日食譚仔架?」
「一時時啦,我都係貪佢平咋」
「係呢,瞳瞳你平時鐘意做咩架?」
「都係睇下書咁咋,我份人好悶架咋,何況又就黎要考dse」
「其實比心機讀書都係正常既,我諗瞳瞳你都已經有自己既夢想啦」
瞳瞳點一點頭:「我夢想都係入中大讀中文系呀,石仔你呢?」
「呃...呃...我仲未諗到,我讀書又廢,又留過兩年級,成19歲人都仲係冇乜大志」我呢d冇夢想既咸魚響瞳瞳面前簡直係地底泥
不過,如果瞳瞳知我有特工呢個身份,會點呢

阿姐捧住兩碗米線:「牛肉更孤10小辣,佳肉畜牲清灘,鞭度?」「呢度」
瞳瞳拎起筷子食左口米線,再安慰我:「唔係丫,其實石仔你都幾好丫」
「吓....邊度好呀?」
「尋晚你比返個銀包我,仲救左我....已經證明你係個好人啦,仲有,上次你幫yuri拎返部電話呢...」
嘩,咁耐既野都記得?
幾個月前既某個小息,yuri屋企有急事whatsapp佢,咁yuri緊係覆啦,咁岩就比出面既訓導黃sir見到,即刻入黎收左佢部機
我就直接屌鳩黃sir,搶撚埋部機,最後記撚左個小過
「但係我為左呢d無謂野記左個小過喎...」
「果陣成班男仔冇人夠膽出聲,得石仔你咁講義氣咋」
我食左一舊牛肉:「咁..都係.好小事黎姐」
「唔小事架啦,好似你呢d咁有好人,為朋友著想既人好少有架啦..」

「其實我,以前一直都好想同你講野架..」
我滿口米線,望住瞳瞳:「吓...」
只見瞳瞳雙眼發光咁:「嗯..可能係直感啦,總覺得石仔你係個可以信賴既人黎,不過..我一直都同你唔係好熟,所以我都唔敢同你講d咩...」唔係掛....
「石仔呀,如果你溫書有咩唔明既話,你可以打黎問我架」
面對瞳瞳既熱情,我都有d招架唔住:「哦..嗯..」大佬,我都好多年冇溫過書啦

食埋野,我同瞳瞳就一齊行返學校
一走到走廊,成級人既目光又再次投向我地兩個
入到班房,瞳瞳問我:「石仔,點解..咁多人望住我地既」
「吓,唔知呢..」從來冇男人同到瞳瞳食lunch,今日比我呢個你地眼中既廢物約到,緊係葡萄我啦
瞳瞳忽然轉身,對住我:「下個禮拜補課,我可唔可以..繼續同你一齊食呀?反正我都係一個人...」
「o...ok呀」
今鋪掂呀,呢一個月既補課都有瞳瞳同我食lunch呀哈哈哈!!!

捱多3個鐘,終於放
瞳瞳特登走過黎:「石仔,yuri,我返去溫書啦,byebye」
「哦..byebye」
「拜拜瞳瞳!」
成班同學見到瞳瞳今日咁,一定覺得瞳瞳short撚左


返到屋企,都五點幾
「Hey boy好失敗~不想等實在影響好大~~」我哼住黃宗澤既舞曲打開家門
已經見到rina響度煮緊飯
唔好睇rina成個十指不沾陽春水既大小姐咁,佢煮既野出奇地幾好食

「嘩,搞乜咁早開飯呀?」我放低背囊
身穿圍裙既rina轉頭道:「你失憶呀?咪講左今晚開始我地兩個要戒備嘛,隨時要跟蹤Sombras」
「唉,真係麻煩」
rina對我抱怨:「麻煩既係你呀,冇任務果陣又話冇野撈,有任務又話煩」
我響雪櫃拎左支Calpis乳酸菌,飲左一啖:「咁依家瞳瞳同我fd左嘛,我唔溫書點襯得起佢先!」
rina拎出一碟碟熱騰騰既餸菜,繼續打沉我:「算把啦你,你年年全級尾十,得返一個月點追呀」
唉屌,rina咁又係講得幾岩既,我都係入i大算啦

我望住枱上既餸菜:「嘩,我起初都估唔到你咁識煮野食架喎」
rina夾起牛肉放入口中:「細個我老豆老母長期響歐洲公幹,自己學咪識囉,你估好似你咁咩,乜都唔識!」
rina以前都講過,佢屋企人一年先返黎香港幾日,所以佢地係唔知rina做特工

我拉開話題:「係喎,一陣我地巡邏既地方係邊度?」
rina沉思一會:「大約係油尖旺果區囉,今次IID香港分區派左1000個特工輪流巡邏,一收到support team既指示就可以隨時跟蹤target」
我吃一驚:「嘩,乜原來我地IID有咁多特工架..」
rina:「boss果陣同我地講briefing你又訓著,緊係唔知啦!食快d呀你,一陣7點就要standby啦」

就係咁,我同rina即將迎來我地特工生涯第一單大任務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