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oumoon

三月十三日 晚上7時正 旺角彌敦道
「boss,我同石仔已經到旺角standby,隨時準備」rina拎住手機道
另一方既boss回應:「ok,support team一收到情報就會通知你地」
rina隨即開著私家車內,同IID support team通信既裝備
而我,就扭住軚盤,響油尖旺區一帶巡邏

時間一分一分過去,轉眼間已經9點
裝備不斷響起support team既報告,但全部都係排除個案,可疑既人數已經剩返56人




我唉左一聲:「咁搞法,全晚都分分鐘食白果喎..」
rina望望四周:「其實...如果真係Sombras既成員,佢地仲會出黎比我地發現咩」
「咁..佢地都會落七仔買野食掛,何況,support team應該都未將果d仲未離開過酒店既人排除出可疑名單以外」
rina講得岩,咁樣大海撈針法的確好難,但總比守株待兔好既...

大約十點半,我地駛到尖沙嘴漆咸道
我地全晚依然冇動靜
我已經放軟手腳,等收工
我伸一個懶腰:「唉,又準備收工,你諗下宵夜食咩啦..」
rina又敲我後腦:「唔好咁快鬆懈呀,boss一日未有提示,我地仲執行緊任務架」




「車..遊車河都叫任務呀..」
「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咇」通信裝備響起
「特工編號3674,3675,可疑名單編號062已經被天眼系統鎖定,最後一次出現響天文台道16號...」

「唔係掛,臨收工先搞呢d野..」我拎起後座既2把Glock 17手槍,並遞上一枝俾rina
rina接過手槍,並替我和自己戴上通信用既耳機:「唉算啦石仔,可能最後只係普通遊客姐」
我打開手機上既可疑名單,搜尋編號062
係一個金髮既中年男子,留住一副南歐既容貌
我地兩個做足準備,就打開車門,準備跟蹤目標





我拎住手機,睇住被support team鎖定既目標位置,大約走到翠景閣既位置

我同rina繼續追蹤住目標,距離已經拉近至100米
rina:「好人好姐做遊客會唔會黎天文台道呀....」
我:「可能黎食野姐..嗱嗱聲搞埋單野返去食宵夜啦」話雖如此,我都覺得今次似乎真係中獎

不久,目標行到一條後巷,我倆就從後跟上,各躲響後巷盡頭既左右邊
雖然燈光昏暗,但我同rina依然可以清楚見到

冇錯,就係可疑編號062,金髮男
我同rina拎住手機,將影像傳比boss
耳機響起boss既聲音:「呢個target的確有可疑,甚至可能係約左同黨,你地兩個繼續監視住佢,我即刻call backup」

佢拎住一支煙,一直吸,一直吸
到底佢係咪等緊同黨呢...





1分鐘之後,一個黑衣男人走到金髮男面前
單憑外貌,我可以斷定,黑衣男係一個年輕既華人
其後佢地兩人講左一堆西班牙語
boss利用我地手機改裝好既超強收音裝備聆聽佢地既對話
boss認真道:「asesinar..presidente....冇錯,佢地兩個就係...Sombras既成員!」

過多陣,黑衣男朝住柯士甸路離去,只剩下金髮男一個人繼續食煙
rina亦開始緊張,細聲道:「石仔,咁點呀...」
已流左幾滴冷汗既我:「我估唔到真係咁好彩中獎」
boss:「石仔,rina,你地盡力拖延佢,最近既特工5分鐘會過到黎..依家為左獲取暗殺行動既情報,你地既首要任務係生擒佢」
雖然平時打強姦犯就叻姐,但係眼前既係Sombras,犯罪集團既成員,可能係一個好強既對手
我同rina兩人既手心已經濕透

終於,金髮男向住我地躲藏既方向走近,似乎想離開




我向rina打個眼色,示意一陣由我先出手,rina再乘機偷襲
rina點了下頭

目標已經即將走到十字路口
我吸一口氣,準備作出攻擊

就響佢發現到躲響牆角既我之前一剎那,我用右拳揮向金髮男頭部,試圖一擊秒殺將佢打暈
可惜,犯罪集團始終係犯罪集團,拳頭擊中佢太陽穴前,佢已經用上臂格開我既攻擊

不過,我亦都受過嚴格既中國武術訓練
我冇容許佢有休息既時間,繼續以降龍伏虎拳既幾種手法套路攻擊佢既上盤
而rina見狀亦馬上夾擊,從右邊以腿攻擊
面對突然展開攻擊既我,金髮男只能以退為進,尋求反擊機會

格左十幾招後,我睇準時機,一下暗拳直擊金髮男既小腹




佢被我擊中後,退後幾步
正當我同rina想乘勝追擊既時候,此人居然迅速從腰間拎出一把
M9手槍?!

我同rina亦不甘示弱,卻取出各自既glock 17,拉下保險掣
金髮男用手槍指住我,同時我同rina亦指向金髮男
二對一,點都係我地有利d掛...

「發!」
忽然,一把小刀從右邊飛去我地三人,直插金髮男右手虎口
金髮男痛得大叫,鬆開手中既槍
一個身穿hoodie既身影直飛向金髮男,先用右腳踢向其左後膝,再用左拳轟向額頭,一擊將佢打昏
此人只係用左4秒,就將金髮男制服

眼見如此神速既身手,我同rina都呆住了




「d招...咁熟口面既..」我道
我望住呢個女性既身影,總覺得有幾分熟悉
呢個人幫失去知覺既金髮男扣上手銬,冷冷講左一句:「石仔,你d反應慢左好多喎」

石仔?!
「你唔認得我啦?」呢個人對住我,佢留住一頭短髮(唔係TB果類),五官標致
「新月?!」
佢叫林新月,係我師父既另一個徒弟
新月拎起手機:「可疑編號062已經成功被制服,唔該搵人黎接走佢」
我:「點解新月你會...入左黎IID架..」
「師父佢前排過大海輸到冇哂錢,股票又炒燶左,咪叫我加入IID填返數囉」
屌,師父都仲係咁爛賭,依家仲要賣新月落火坑咁仆街?
我放鬆起黎:「係呢,師父佢近排好嗎?」
新月繼續木無表情:「近排佢每日都鬧你冇本心,又話自己教識徒弟無師父喎..」

rina充滿疑惑:「吓,你地..識架?」
「嗯,果陣我同新月都係同期比我師父收養..」
講起我師父...
我出世都未見過我老豆,到我6歲果陣我老母就跟佬走,將我交左我鄰居,即係我師父
而師父就係新月個三姨媽個伯父個堂細佬個仔
雖然佢性格cool cool地,不過都算幾易相處,再加上佢同我同年,果陣都算傾得埋既
新月讀書好叻,依家好似響理工大學讀設計.而且佢功夫學得比我好,所以師父一直鐘意佢多過我

新月指一指rina:「石仔,呢個係...你既拍檔呀?」
我點一點頭:「嗯..」rina:「你好,新月小姐,我叫rina」

新月以微笑回應:「睇黎,你地都係查緊Sombras暗殺行動呢一單野喎..」
我:「明顯啦下話,唔係都唔會同呢條友打起上黎掛....係呢,你個拍檔呢?」
「我個boss講我已經夠勁,所以容許我單獨行動..」
我同rina打左個凸,互望對方
我不滿道:「唔好咁望住我呀,廢既話都係你廢咋」
rina亦馬上還擊:「新月講緊你咋!」

呢個時候,3個身穿西裝既男人走過黎:「三位辛苦啦,我地係IID support team既人,依家黎回收返目標」
新月:「我幫手帶佢返去,廢事再出咩意外」
新月抽起訓響地下既金髮男:「石仔,得閒返去探下師父啦..」轉身就跟3個support team既人離開
「嗯...」屌,返去搏比佢屌咩..




「石仔,頭先你一早拎槍指住佢咪制服到佢囉」rina一口炒麵,指住我鬧
我放低食左一半既串燒:「大佬,鬼知佢有帶槍咩,而且我唔信之後我地二打一會輸啦,你見到我一路禁住條友黎打架嘛」
印象中,我同rina每次執行完任務都一定嘈交,講下對方邊度差咁

rina停止對我既責備,邊食炒麵邊講:「喂,你果個叫新月既師妹呢...好勁架?」
我點一點頭:「果陣師父教既所有功夫,佢全部都學識哂,詠春呀巴西柔術呀甚至蛇拳呢d暗殺拳法佢都學得好精下」
「嘩,你講到你師父乜都識咁既...」
「識鬼識馬咩,除左功夫武術之外乜都唔曉,到我地兩個大左就淨係識日日同隔黎d三姑六婆打牌,周末就過大海..」
rina:「講到你師父咁得意既,講多d黎聽下丫」

我飲一口calpis:「要講既話,真係講到佛誕喎」
「唔緊要啦,當聽下故仔姐」
我嘆一口氣:「唉...咁好啦...」
rina對師父既好奇,又令我回憶起往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