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I'm Scarlet

「肥仔深!我係石仔呀,醒下呀喂!」我拍拍佢既臉
肥仔深慢慢醒來:「石..石仔?!點解你...響度架」
「我黎救你架..你冇事丫嘛」我替肥仔深剪開佢身後既手扣
「冇事...比佢地打左一身姐,不過我乜都冇爆到」肥仔深從衫袋拎出一隻usb手指
「我尋晚響佢地架車度射左追蹤器,跟到黎呢度......呢份..就係我尋晚..響呢度既電腦拎到既機密文件..你..你keep住先」
「嗯!我地離開呢度先啦」我收過usb,扶起肥仔深,走出門口
「阿昇,我救左肥仔深啦,快d幫我navigate」
只聽到阿昇既大叫:「石仔!!右邊呀!!!!!」





我馬上轉頭,一個絕對零度既成員已經從右邊遠處既樓梯走上黎
屌...咁快?

該絕對零度既成員已經,發現左我地!
「Intruder!!!!!!!!」佢大叫

係我剪鎖既聲太大?定係腳步聲太大?
不過,今鋪大撚獲啦





佢已經拎起手槍對住我倆
我用盡氣力,一邊扶住肥仔深走到前面往下一層既樓梯,一邊用裝住滅聲器既glock 17開火
幸好我響上兩個月苦練,依家既槍法已經比保護外長時大有進步
只係用左四槍,就成功射殺該名絕對零度成員

「Sorry呀石仔,我完全察覺唔到果條友」阿昇帶住歉意道
但係呢一刻,我仲邊得閒屌你呀..

落到下一層,我繼續帶住肥仔深走向出口
肥仔深:「石仔,你唔駛理我架,你帶住隻usb走先啦...」




「我...我點可以掉低你架」
我對住耳機講:「阿昇,依家情況點?」
「死啦石仔,依家成班人向緊你個方向呀」阿昇著急道
新月:「石仔,我依家過緊黎,你頂住!」
「阿昇你駛架車過黎小欖路度standby!」「ok」

我聽到身後既腳步聲越黎越大,我亦加緊腳步,拖住阿昇龐大既身軀
終於,見到出口啦...

「Enemy!!!」一個守衛既身影,響門口既右邊閃出
距離太近啦,我馬上拎出glock 1...
「吱!」
一瞬間,子彈射中守衛既頭顱,隨即倒地
但係,我未開槍,新月又未到,呢一槍係邊個射既呢?





我望上前方既小山坡上,只見一束微弱既光芒,似係鏡片反射出黎既光

係狙擊手?!
不過,冇時間理啦
「吱!」「吱!」「吱!」「吱!」
一路上,我依然聽到狙擊槍既聲音,似乎佢既攻擊目標係絕對零度
到底佢係何方神聖呢
不過多得佢,絕對零度既注意力成功比佢分散
「sniper!!!!」「get down!!!!」絕對零度既槍手明顯被突如其來既槍聲打亂陣腳

阿昇:「石仔,IID有一架backup既車已經到左康輝路,準備接target啦,你送左佢去先」
我:「ok,新月,呢邊搞得掂啦,你返去阿昇度先!」
新月:「咁石仔你..」
「放心,我冇問題架」





我身邊既肥仔深道:「石仔,今次真係...差你一個人情..」
「乜說話丫,下次請我打邊爐就得啦」

終於,將肥仔深送到IID既backup車
車上既特工展示特工執照:「target交比我地得啦」
肥仔深攤響坐位上:「石仔,你自己小心d!」
「得啦」

我跑上山坡,打算直接穿過草叢到小欖路
「砰!」
「I shoot the sniper!!!」一把粗獷既男聲大叫
咩話?個狙擊手中左槍?

響山坡上既我已經見到,絕對零度既人馬已經準備跑出醫院,打算生擒狙擊手
雖然,我唔知個狙擊手咩來頭,但係佢話哂都救左我.....




我決定,馬上跑往狙擊手既方向,打算救佢

跑左一陣,已經見到狙擊手既身影
佢禁住左臂,似乎係中左槍,正準備逃走
我馬上衝上前:「sniper,你中左槍,有冇事呀?」
一把女聲大叫:「邊個?」
草叢內光線微弱,但係依然見到




係airi?!!!!!!!!!!!!!!!!!!!!!
果個笑容滿面既長腿女神,居然係一個sniper?!!!






「airi?!!!」我不禁大叫
「你..」
我除下面具,airi大吃一驚:「石...石仔?!」

「here!!」下面傳來絕對零度守衛既聲音
「唔好理啦,快d走!」我拖住airi,從草叢奔向康輝路

終於,我地跑到康輝路,已經見到van仔既身影
我對住耳機:「阿昇,我響後面,開口!」
後門馬上打開,我拉住airi走入車內
已坐響座位既新月問:「石仔...做乜......」
阿昇睇到都呆左:「airi?!點解你?」
我:「冇時間解釋啦!絕對零度追緊上黎!」
阿昇二話不說,馬上踩盡油門,準備駛出小欖



我望望後面:「好彩,睇黎班仆街追唔到我地」
新月吸一口氣,問:「石仔,呢個拎住狙擊槍既女仔,係邊個?同埋...點解你同阿昇會識得佢?」
airi掩住左上臂,道:「我...我係石仔同阿昇既同學」
我望左airi一眼,佢自知再呃唔到我

「響8月9號當日,我同我男朋友...正正就響成威銀行入面」
「佢就係比絕對零度既流彈射中頭,依家仲昏迷緊..」
聽到呢番說話,airi既行為馬上變得合理
我將一支水遞向airi,道:「不過...你手上既狙擊槍..又點解釋?而且你既子彈可以一下爆頭,似乎係受過訓練」
airi接過後飲左一啖:「我daddy..係一個殺手」

呢一句,令我地全車三人都心裡一震
「你地唔好誤會呀,佢只係細個教過我點用sniper姐,我之前係完全冇殺過人..」
新月問:「咁..你daddy呢?佢知道你追擊絕對零度嗎?」
airi搖搖頭:「佢前年...過左身啦,我依家都係靠住佢既遺產生活」
新月聽到後道歉:「...唔好意思」

我:「你有冇車架?」「冇呀」
「咁你點帶支sniper出黎?」
airi從一個小背包拎出一個薄身既結他袋:「我用呢個結他袋帶支sniper出黎既」
就咁睇,佢支M24A3狙擊槍係經過改裝,槍管可以分拆,咁樣佢就可以將一支狙擊槍收入結他袋入面
正在揸車既阿昇問:「airi,點解你會跟到黎呢一度?」
「我凌晨一直跟蹤緊絕對零度既車隊,我用sniper射左一個追蹤器」airi拎出一個只有micro sd卡大小既追蹤器



三十分鐘後,van仔已經駛回淺水灣道既大宅
阿昇同新月落到地下室調查肥仔深既usb
由於airi左臂流緊血,我馬上將佢扶到梳化,再為佢止血
「好彩,你係比子彈擦傷姐,唔算太大問題」我拎住火酒,為airi既傷口消毒
airi有點尷尬:「唔..唔該石仔」
我笑道:「真係估唔到,你咁多野呃我喎」
airi:「咁...我都唔知你同阿昇係特工黎啦...你地都係查緊絕對零度架?」
「嗯,我地懷疑果一單劫案並唔係想像中咁簡單,因為有太多疑點..」我包紮好airi既左手:「嗯,搞掂啦」

此時,新月已經上到黎
「石仔,呢件事你打算點?」新月冷冷問
「新月你係指,救左airi呢件事?」
新月點頭,道:「佢依家知道左我地IID既存在,又知我地既目標...咁樣太過危險啦」
我:「但係..airi既目標都係絕對零度喎,頭先冇左佢我分分鐘救唔返肥仔深...」
「防人之心不可無,你唔比佢係spy黎?」
「咁你講到咁,又的確有咁既機會既,不過如果有airi擔當sniper既角色,我相信我地執行任務都會輕鬆好多」
新月撓起雙手:「石仔你既意思,即係話,你想佢加入我地小隊?」
我點一下頭:「我係從利益角度出發,頭先區區一個據點就已經有十幾人,第時既任務只會越黎越難」

airi企起身:「新月佢講得岩,你地唔信我,懷疑我既身份都係正常」
我道:「咁..只要airi搬過黎,我地每日監視住佢,咁咪冇問題囉」
新月有點失望:「唔係掛,石仔..你唔驚,佢會出賣我地咩?」

「呢層就唔駛驚!」此時,阿昇已經從地下室上到黎,手中拎住一部機器
「呢部係我地IID研究班發明既lie detector,成功率有97%,咁樣...就可以知道airi係咪spy啦」呢一刻,我留意到新月對阿昇既仇視眼神,今鋪你大獲啦阿昇

「你係咪spy?」我對住被lie detector夾住手指既airi問
「唔係」airi斷釘截鐵回答
「你係特登混入黎我地IID?」
「唔係」lie detector畫出黎既四個圖譜仍然平穩
「你男朋友係響8月9號既打劫事件內面中左流彈昏迷,係咪?」
「係」
「你既目標就只有絕對零度同埋報仇?」
「係」
「你會唔會出賣我地?」
「唔會」

我回頭一轉,lie detector四個wave都係非常穩定
「咁就證明,airi的確冇講大話啦」我道
新月:「咪住,我點知部野有冇做手腳架?」說話時更加怒視住阿昇
「咁..咁搵我試下咪知囉」我將夾夾上手指「我好靚仔,靚仔過余民樂」
只見圖譜不斷上下擺動,畫出一個不規則既wave
「嗱,部機冇問題架」

呢個時候,新月拎出手機打比boss
「boss,今晚既任務已經完成,target已經比support team接走返,target手上既usb亦成功攞到,入面既內容阿昇仲調查緊」
「嗯,呢d我都知啦..辛苦哂你地三個啦」新月開左手機既揚聲器
「boss,仲有一件事..」
「咩事呀?你講丫」
新月希望一望airi:「頭先我地三個執行任務果陣遇到一個同樣調查緊絕對零度既人,石仔問...可唔可以比佢加入埋我地..」
boss諗左一陣,道:「雖然我地IID明文上唔容許,不過今次既任務實在有d麻煩....你叫石仔聽日下晝三點帶果個人上黎丫」
「嗯,ok」

「...石仔你鐘意點就點啦,不過將來有咩意外唔好話我冇提醒你」新月自知唔夠我講,只好接受
airi:「石仔...」
「咁樣,airi你依家就係我地既拍檔啦」阿昇笑道
我向阿昇打個眼神
阿昇終於察覺到新月既怒視:「呃...呃..大家都肚餓架啦,我去煮d野食先啦...哈哈哈,新月bb你食咩呀」
「叫左你唔好叫我bb」
「都..都係一句姐,嘻嘻」阿昇依舊係嬉皮笑臉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