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意思呀瞳瞳,我出去聽個電話先」
「嗯!」

我走出時星快餐
「boss你繼續講丫」肥仔深係同我地同齡既特工,果陣同我地一齊做特工training,,,雖然係個肥仔,不過好打得下
「佢尋晚凌晨響尖沙嘴跟蹤絕對零度既車隊,去到小欖就失蹤左...」
我:「你既意思...係佢比絕對零度捉左?」
「有咁既機會,因為佢到左小欖醫院附近既範圍之後就開始失去聯絡..」
我問:「但係...新聞唔係話龍虎山,大潭先係絕對零度既據點咩?」
「傻仔,新聞講既未必係真,又或者小欖先係佢地既真正據點」




「不過,小欖呢d地方都會係據點咩?又唔係d偏僻地方」
「呢個就係重點,到底小欖果度有d咩野呢?呢個我地都仲未知...所以今晚你地三個既任務」

我代boss講埋佢:「就係要調查肥仔深,究竟去左邊...」
「冇錯...我驚肥仔深已經有危險,所以我希望,你地六點就要開始行動」boss「石仔,你地一定要...平安黎返」
「嗯...我知啦」

估唔到,當年功夫了得既肥仔深,都會有失手既一日,到底絕對零度...有幾強?

我走返入餐廳:「石仔,你聽完個電話好似怪怪地咁既?」瞳瞳問




我假裝冇事發生:「冇野呀...學校打黎confirm d野姐」
瞳瞳咬左一口漢堡:「係呢,不如...你搵日帶我上你屋企丫」
「吓,做咩....」
瞳瞳臉紅:「我見..我同你拍左拖咁耐,所以..想見下你屋企人姐」
「但係...」
「石仔你唔鐘意呀?」
「唔係...只不過我屋企..」
「你講過啦,你由細到大都係師父養大嘛,咁咪比我見下佢囉,冇問題丫嘛?」
「冇...」唉死火,冇理由帶佢去淺水灣間屋架嘛,即係焗我帶佢去師父屋企姐..
屌,d難題一個比一個難






「好啦,我返去屯門啦,你搭火車返cu啦」食完飯後,我同瞳瞳就返到火車站
「石仔呀....」瞳瞳好似依依不捨咁
我安慰瞳瞳:「乖啦瞳瞳,最多我今晚打返比你丫,再加星期六陪你行街啦」
「咁好啦!今晚我等你電話啦,bye石仔!」瞳瞳向我揮手道別

「hey boy好失敗....」我既電話再次響起
「喂,石仔,頭先打比阿昇佢話你約左你女朋友冇跟佢車,咁你依家響邊?我過黎車埋你」係新月
「哦好丫,尖東等」因為要由紅磡搭車返去淺水灣係非常麻煩


去到新文華中心,已經見到新月架bmw
「石仔,boss頭先係咪都打左比你?」一上到車,戴住太陽眼鏡既新月就問
「嗯,大概都係講返今次既任務囉..」




新月踩下油門,繼續開車:「今次既target..好似係你既朋友黎?」
「唔算係朋友既,果陣訓練同一組姐..依家最緊要既係,佢可能已經知道絕對零度某d既秘密,所以一定要儘快救返佢」
「嗯,今次...都算係我地第一次正式合作喎」
「唔計外長果次..又好似係喎,嘿」

30分鐘後,汽車已經駛到大宅
一打開門,已見阿昇坐響梳化打住metal gear「snake!talk to me!snake!snak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
「仆街!又比人發現,屌!」阿昇一怒之下掉下手掣「咦你地返左黎啦」
我道:「嘩,仲兩個幾鐘就要operation,你仲得閒打機既..」
阿昇摸摸頭:「嘻嘻,輕鬆下姐,我依家落去執定野先啦」
「嗯...咁一齊啦」

落到去地下室,我地三個就開始討論任務既詳情
阿昇從枱上既大型屏幕禁出一張小欖既地圖:「成個小欖都冇乜可疑,唯獨是呢一個已經廢置左幾年既小欖醫院」
小欖醫院舊址位置青山公路,不過響2012年已經搬遷到屯門




我亦馬上開出手機,的確,呢間小欖醫院荒廢左幾年,已經變得殘舊不堪
似乎有機會係絕對零度既其中一個據點

我企起身,指住小欖醫院平面圖上既兩點:「小欖醫院有兩邊入口,一陣我同新月各入一邊,而阿昇你就會響小欖路做backup」
「吓,唔係掛..要我響度食花生?我...」阿昇有點不滿
「屌你,你識功夫咩?你去到咪盞扯我地後腳,我地需要一個前線既metvigator,隨時比即時既情報我地,例如提下我地前面邊度有敵人咁」
「唉...咁好啦..到時我會用andphone同你地聯絡架啦」阿昇自知自己既不足
「嗯,呢個位置好重要架,冇左你我同新月都會危險好多」
新月道:「小欖醫院有兩層,咁都好易搵姐」
「嗯,希望到時一切順利」我拎出口袋中既andphone「阿昇,呢個andphone點用架?」
阿昇同新月都拎出自己既andphone:「我地呢三部andphone一早已經connect好,一陣我會用無人機偵察好目標既確實位置,再用andphone既GPS map既功能mark好位置」
潛入任務最重要既係戰略同臨場應變,戰略已經計劃好哂,剩低既就係我地三個既臨場執生能力

大約5點9,我地已經換好衫,為左方便潛入,我地三人都著住全黑衫
我同新月從地下室既槍庫拎出benjamin牌既麻醉槍,再配上滅聲器,將其放於腰間,當然唔少得帶埋剪鎖器啦




阿昇響van仔入面作最後檢查:「嘩,你地兩個粒聲唔出既,搞到我都好緊張喎」
我笑道:「有咩野都留返救完target先再講啦,阿昇你搞掂未呀?」
阿昇自信滿滿道:「搞掂哂啦,你睇下,成部van仔比我改裝到占士邦d車咁呀」
眼前既van仔已經唔同於第一次見到果陣既模樣,除左前排三個位之外,後面都已經裝上電腦,槍械,等等既裝置,後面既四坐位亦改成橫列
而車窗應該都比阿昇改過,從外面係睇唔到van仔入面既環境
我同新月坐上後面既坐位,再次檢查好自己既裝備

「好,出發啦!」阿昇興致勃勃道
說罷就將van仔駛到升降台,我問:「呢個升降台就咁樣升部van仔上去車房架?」
「嗯!係咪好似高達呢?」我輕笑一下

van仔升上車房後,閘口打開
我望望錶,岩岩好六點
我地三個既第一個任務,正式開始






我地用左三十分鐘就到左小欖,天色都已經慢慢變得昏暗
「嘩,太多年冇黎,小欖依家原來已經變到咁架啦..」阿昇望住窗外既景色
新月冷冷道:「我地唔係黎遊車河架,專心d」
「呃..係既新月bb,唔好意思」新月講一句,阿昇就言聽計從

我地將架車泊響聯安新村既一個暗角
阿昇停車後從車尾拎出一部無人機,即係十字型果d drone
佢先用andphone mark低小欖醫院既位置,再拎出控制無人機既搖控
「唔係掛,你整d野咁高科技,竟然仲用搖控」我問
「呢款搖控我改裝過架啦,d frequency高過一般既好多,保證唔會比人干擾到」說罷,佢就按下搖控上既按鈕,無人機開始起飛
同一般既無人機對比,呢部飛行時既聲音明顯細好多

「雖然我仲未研究隱型外層,不過個天咁黑應該都唔會比人發現既」
阿昇打開電腦熒幕,畫面隨即出現無人機鏡頭既影像
「咁樣就可以睇到小欖醫院到底係咪絕對零度既據點啦」
呢一刻睇住阿昇,我竟然覺得佢都幾勁下

無人機轉眼間就飛到小欖醫院既範圍
一間荒廢既醫院,理應陰森恐怖
不過,呢一度,竟然有燈光,仲要係醫院幾處都有

「唔係掛,咁即係絕對零度真係響度..」我道
阿昇啟動無人機既熱能探測裝置,可以見到二樓既其中一間病房有一個人倒響地上,門口有兩個人看守
更加可以肯定,肥仔深比絕對零部捉左響呢一度!

我同新月均整裝待發,戴上卡通面具:「即係話,target響入面啦,石仔..」
我戴上andphone既耳機:「阿昇,記得backup我地,用部無人機幫我地睇水」
「嗯,我辦事你放心啦」阿昇道

我同新月穿過聯安新村同小欖精神醫院,終於見到小欖醫院
果然燈火通明,絕對唔係一個廢置醫院
我同新月躲在草叢堆,靜觀其變

耳邊既阿昇道:「石仔,新月,我check過啦,醫院入面有15人,二樓有十個人..」
我:「15人,咁樣有d難搞喎..」
新月:「石仔,一係我引開佢地,比空檔你救出target」
「吓..咁你咪好危險...」
新月拎起望遠鏡,冷冷道:「放心,我唔會有事..阿昇,幫我做navigation」說罷就衝出草叢,走向醫院既其中一個入口,我叫都叫唔住

阿昇:「有幾個人已經察覺到新月啦,石仔,你用東邊個入口入去丫」
聽住阿昇既指示,我慢慢潛入醫院既東翼
我拎起andphone,查看到上二樓既樓梯響前面既100米
「石仔,樓梯口有兩個守衛」
「我搞得掂」
我運用boss教我既潛入技巧,慢慢走到20米內既範圍
忽然,一位操意大利文既人走到兩個守衛前,講左一大堆話,響昏暗既燈光下,我可以睇到佢地身上既軍裝,寫上「Absolute Zero」
之後三人就一齊跑往西翼部份

我:「似乎佢地都發現左,新月,你果邊點?」
新月暫未有喘氣:「冇問題,佢地只係見到我跑緊果時既黑影,不過都足以引開哂佢地」

我放輕腳步,走上兩樓
發現該兩人正於一間病房門口把關
我拎出麻醉槍,瞄准其中一人既頭顱
「招!」麻醉槍中正額頭,該守衛亦馬上倒地
「What?!Hey,wake up...」另一個守衛察覺到身邊既同僚倒地,馬上作出反應
我冇比機會佢,再以麻醉槍擊昏另一個守衛

解決兩個守衛後,我還顧四周確定冇人後,慢慢走到門前
我拎出剪鎖器剪開門前既鎖頭,慢慢開門
響我眼前既,除左一張張殘舊既病床,就只有地上一個肥壯既身影
該肥仔既全身均有多處傷痕
佢,正正就係肥仔深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