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手既速度奇快,轉眼已經跑到南寧街既另一邊
為免太招搖,我同airi響跑出大街前亦收起面具

我用andphone通知阿昇同新月:「韋志輝比人暗殺,一個cap帽口罩佬,我地追緊佢」緊張關頭,我講野都開始一舊舊
「咁我地駛唔駛過黎?」新月問
「唔好..我驚佢有車走佬,你地隨時standby!」

雖然我既跑速都唔算太慢,但始終都係拉唔近同槍手既距離
而airi,似乎就因為冇受過訓練,漸漸被我地甩開





果然,槍手響洛陽街珍寶廣場外已經準備好逃走車輛,係一部黑色volkswagen polo
由於大街大巷冇可能開槍,我只能眼白白睇住volkswagen開行油門轉出成都道,明顯佢都睇死我唔夠膽響呢度開槍
airi上氣唔接下氣咁跑到過黎:「嗄..個..槍手呢..」
「佢揸車走左..我地返去拎返架車追」說罷我已經轉身走往對面街

好彩,你個槍手精,我呢個特工亦都唔笨
我馬上聯絡新月:「個槍手揸車走左,黑色volkswagen polo,車牌係VS3901」
「好,我地追住佢先!」
嘿嘿,比我追緊果陣就話揸車走佬姐,比車追緊睇你點甩開我地!





我同airi已經拎返架車
「石仔...下..下..次..可唔可以..唔好跑到咁快呀...」airi喘住氣道
「sorry囉,下次唔跑咁快...」呢一刻仲點答你野呀,追緊槍手呀「新月,個槍手響邊?」
我地既toyota已經準備轉入成都道
同樣焦急既阿昇道:「屌你咪追緊囉!!佢上左香港仔大道條橋呀!!不過佢似乎已經發現左我地啦」
「屌,你地咁廢架!!咁都比佢發現!!!」

汽車已經駛上香港仔大道
「阿昇,我上左香港仔大道啦,你地跟到去到邊」
但答我既係新月:「石仔,大獲啦!我地頭先跟到佢去街渡果邊甩左佢,去到碼頭已經見到佢揸左大飛啦」




「屌唔係掛大飛!!??」我震驚大喊:「佢係去緊邊個方向呀?」
「東邊,海洋公園果邊」
「咁你地依家點呀?」
「我同阿昇上左架水上電單車,希望追到佢啦」我已經聽到新月背後引擎既起動聲
當然,仲有阿昇既尖叫
「啊呀!!!!!!!!!!!!!!!!!!!!!!!!!新月bb唔好開咁快呀!!!!!!!!!!!!!!!!!!!!!!!!!!!!我唔識游水架!!!!!!!!!!!!!!!!!!!!!!!!!!」
屌,咁大個人唔識游水,係咪男人黎架

屌...今次真係大撚獲,最重要既係我同airi依家得返架車,就算去街渡碼頭果邊上大飛追都係食塵
我望望倒後鏡反映既鏡像
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狙擊槍...

「airi,你支m24..射程可以去到幾遠呀?」此時我踩盡油門,以120km/h既速度響海傍道上奔馳
airi亦都被車內既氣氛感染,變得緊張「大約1...1600米..石仔你想做乜呀?」
「我要你..一陣響大橋上面,射中果個槍手?」




「做..咩呀...」airi唔太明白我講既野
「依家..果個槍手渣緊大飛,我地一陣駛到去鴨脷洲橋就應該會見到佢,到時,你就用支sniper...」我慢慢將我成個計劃講出黎
「點做到呀石仔..」120km/h既車速令airi要抓緊車門上既扶手「射個郁緊既野已經好有難度,如果對方仲要係大飛既話...」
「依家我地得返呢個辦法咋,依家日頭同要係市區,新月同阿昇都唔適宜開槍..如果響行車橋上面開槍既話,咁樣就冇咁顯眼」

airi講得岩,呢個方法真係好痴線
不過,呢個已經係呢一刻我同airi唯一可以扭轉局面既策略

10秒後,我地既toyota已經準備衝上鴨脷洲橋

「好呀,我地快到甩開哂後面d車,airi,準備啦!!」我大哮
「呃..呃...哦!」airi潛意識都知道得返呢個選擇,只好爬到後座拉開結他袋既拉鏈,組裝m24狙擊槍
「石仔,佢依家就黎去到鴨脷洲橋啦,我地同佢大約仲有200米距離」新月道
「新月!!!!!!!!!唔好開咁快呀!!!!!!!!!!!!!!」阿昇既聲浪已經蓋過新月
「靜d呀阿昇!!!!!!!」新月少有地大叫





「我同airi依家上緊鴨脷洲橋,一陣airi就會響橋上,用sniper..」
新月都被我呢個策略嚇倒:「我明你既意思,但係得唔得架」
「屌,盡力啦!!!」

我望望背後既airi,佢已經替狙擊槍裝上滅聲器
「石仔..係咪真係得架..」airi滿頭大汗,依然對呢個策略無信心
我心諗:屌,都要搏一搏架啦
我轉頭,用堅定既眼神望住airi:「你信唔信我呀!?」
airi對望住我,點頭:「嗯...」

果然,我地上到鴨脷洲橋之時,正好見到槍手既大飛穿過橋底
我急速剎車,大叫:「airi,開門!!!」
「哦!」airi思路開始清晰,做野都冇頭先咁慢半拍
幸好,呢個鐘數既橋上一個行人都冇,有既話我個策略就收得皮




airi跨過欄杆,面向住深灣既海域,為狙擊槍上瞠
此時,槍手既快艇於船堆中穿插,駛向珍寶王國,新月二人駕駛既水上電單車亦緊隨其後

airi已經拎起m24,瞄准住眼前既海域
「吱!」
可惜,第一槍只係打中快艇左邊既水面
「唔得呀石仔!」airi心急道
我已經跨到airi既旁邊:「再黎啦!!」
「吱!」
第二槍較好,不過只打中船身

我回望後面,已經聽到有其他車輛即將上橋
「有車黎緊啦,airi快d呀!打左架大飛既engine先!!」
airi聽到我既話後,專心一致,心無雜念
「吱!」





「砰!!!」
快艇後面既引擎中槍後,隨即冒煙慢駛
「airi,呢一槍係..你射架?」新月問
阿昇大叫:「新月小心呀,條友好似想拎槍呀!!」
「嗯..」airi冇太多回應,因為佢已經準備射下一發子彈

「吱!」
airi既下一槍正正就係打中槍手既右手,手上既手槍亦甩得掉進水中
「airi,有車響後面黎緊啦!!」我提醒airi,如果比市民見到airi響度揸sniper射人,聽日一定上頭條
我坐上司機位,只見airi仲響度瞄准緊:「你做乜呀airi?!!射中左佢啦!!你返黎啦!!」

「吱!」
射完最後一槍後,airi馬上將支m24從車窗掉入車廂,再跳過欄杆,返回後座
我二話不說,馬上開車,好彩呢個時間後面先有車上橋,時間岩岩好
由停車到先依家返上車,只係20秒既時間

「石仔,我上左架大飛用手銬鎖左個槍手,我依家會打比boss架啦」新月喘住氣「頭先個槍手正想跳落水,多得airi最後果一槍」
「咁阿昇呢?」我問
新月冷冷道:「佢暈船河嘔緊」屌有冇咁廢呀你

滿頭大汗既我,望望旁邊既airi,不斷傻笑
「石仔..你笑咩呀..」airi似乎頭先緊張過度,有點精神不振
「我都係第一次..做任務做到咁癲咋,哈哈」
airi拍打我既上臂:「你仲笑!頭先我幾緊張呀,你仲要係咁催我!」
「我都係臨時諗到呢條橋咋..不過我都估唔到真係行得通」
呢一種玩GTA先見到既場面,竟然響上1分鐘發生

「嘩石仔,咁都比你諗到咁樣搞掂個槍手呀..」boss從耳機中讚美我
「今鋪真係唔到你唔服啦...」我沾沾自喜,道
「d手尾我搵IID支援組去執OK架啦,你地返去休息下先啦」
有驚無險,又解決一個任務,第時r人工cv又多一樣野寫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