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者,我地四個人響中環度過左三日,每日都由韋志輝出門口跟到去政總,再由政總跟到返佢既大宅都冇發現
佢每日就係返工放工,表面上完全冇可疑既行為

今日就係調查既第四日,我同airi響阿昇既toyota上面等待
「唉,成三日響呢架車度啦,坐都坐到痺咁濟啦..」airi嘆氣
我飲住calpis,呆望眼前既政總大樓,道:「係咁架啦,正常都係食白果,果d全職既IID特工一年有90%既時間都係咁樣食白果啦,咪又係人工照袋...」
我望望手機:「丫原來都一點幾架啦,我去買m記呀,airi你食咩呀?」

「唔駛啦,我尋晚煮飯果陣特登留左餸比你呀」airi拎出兩個圓柱型既不鏽鋼真空保溫盒「成日食m記唔健康架」
我打開保溫盒,係尋晚既豉油雞翼同埋炒菜心




我冇諗到airi咁細心:「嘩你都幾有我心架喎...多謝哂」
「一場朋友唔駛咁客氣啦,唔係石仔你救左我既話果次響小欖我都未必走得甩」airi遞上一隻鐵匙

食住豉油雞翼飯時,airi問起我既過去
「係呢,石仔你係咪一做特工就同阿昇新月一組架啦?」
我搖搖頭:「唔係,雖然我同新月一早識,但係阿昇同佢都係八月先同我一組,之前我既拍檔係另一個女仔,都合作左一年幾既時間」
「女仔?」airi問
「嗯,佢叫rina,果陣因為就我返學,boss就安排左我同佢既基地係響流浮山」
airi驚訝:「嘩,咁咪即係一男一女同居?!」
我點頭:「我同佢最多都係好朋友黎咋」我亦拎出手機展示我同rina唯一一張既合照




「又幾靚女喎!」airi只在讚美rina
「係就係幾靚女,不過佢又野蠻又成日發小姐脾氣,好彩依家調去左東京,唔使再日日當我賓妹咁洗...」
airi扁嘴道:「你唔會掛住佢架咩?」
呢一問令我感到意外:「...少少咁囉,不過有時我地都會用skype傾下計既...」
rina個死女包掛住溝果個叫智也既架仔,依家邊得閒理我丫

等到三點幾,我同airi都攰到訓著左
忽然,andphone響起
「喂..」疲倦既我回答「做咩呀...」
新月冷冷道:「石仔,唔好訓教啦,韋志輝一個人入左停車場」




聽到呢句即刻醒哂:「佢係咪揸返自己架車?」airi亦比我嚇醒
「唔係,佢係揸一架車牌TC3461既白色toyota」
「ok,我地會跟住佢」說罷就馬上開車

airi問:「個韋志輝走左嗱?」
「嗯,佢仲要換左車走..似乎真係有D料到」我回答
我地已經追上韋志輝既車,相距大約兩個街口
「咁...佢到底去緊邊呀?」airi真係問題少女黎
「佢依家個方向係向住西隧方向...」我繼續自言自語
阿姐,我知道佢去邊就唔駛3日響度捕住佢啦

韋志輝既車從告士打道轉入黃泥涌峽天橋,我地兩架車亦前後腳跟蹤住
「呢條路係入去香港仔架喎....」我心想
此時,我同airi已經穿過香港仔隧道





大約五分鐘後,韋志輝既車停左響香港仔南寧街近恆星銀行既位置
我地亦將車泊響街尾保持距離,我亦通知新月同阿昇:「target停響南寧街,你地響洛陽街standby啦」「嗯」
佢本人響車行出黎既時候都四處張望,確定冇跟蹤者先起行
亦拎住一個公文袋,響恆星銀行既位置向左行入海晶閣
我拎起配槍glock 17同用開既卡通面具:「airi,一陣可能有危險,小心...響街度我地扮住情侶先,咁樣冇咁可疑」
「嗯」airi亦整理好自己既walther ppk,毫不猶疑答

落車後我同airi拖住手,響南寧街上行走,再轉入海晶閣
「新月..我同airi跟緊佢」我輕聲地向另外兩人匯報

「局長,我地委托你做既野做成點呀?」一把年青既男聲從前面既左邊小巷傳來
我同airi馬上減慢速度,慢步到轉角既位置,亦打開手機既錄音功能,即時將錄音傳送比boss
「我用哂d人情牌架啦...呢份野有哂全個香港島既銀行保險庫既資料...」
「嗯..都有d用既...呢疊車馬費你應得既,下次再有需要我會再搵你架啦」
「...其實,我唔想再同你地合作啦,最近政府d人都開始懷疑緊我啦」韋志輝苦苦哀求




「食得鹹魚抵得渴呀局長,當初你炒燶股票,如果冇我地比錢你填數,要你安排絕對零度入黎香港,你既政治生涯一早玩完啦」該年青人冷冷道
airi聽到後差d叫出聲,幸好我及時掩住佢既嘴

韋志輝知自己冇談判既籌碼:「係既..對,對唔住..」
「嗱,當我地搵到'果樣野'之後,我地就會走架啦...不過響搵到之後就請局長繼續幫下我地手啦」說罷就吹住口哨越走越遠
我迅速咁整合佢地既對話內容,得出以下結論
1.韋志輝收左錢安排絕對零度入黎香港
2.比錢佢既人唔係絕對零度
3.絕對零度會check銀行之說已經證實,但佢地仍然未知想要既'果樣野'收埋響邊

我同airi響角落睇出去,見到背住我地既韋志輝打開一個行李袋
行李袋內既,全是一疊疊1000元既港紙
boss既聲音從耳機中響起:「石仔,airi,睇黎今次得到左好重要既情報,不過仲係未知道到底佢地搵既野係乜同埋幕後黑手係邊個,試下...對佢逼供」
由於發出聲音會容易被韋發現,我用手機既訊息功能同boss溝通:「就響呢度?」
「嗯,唔係冇機會架啦..」




boss講得岩,平時韋志輝既生活毫無破綻,今次係個大好機會從佢身上取得情報
我同airi戴上面具,準備好上前制服

韋志輝大概係數完錢,關上行李袋既拉鏈,準備走向奉天街既方向
我估,佢似乎係驚行回頭路太過顯眼,所以就行另一邊路返去南寧街
我用右手向airi打個信訊,示意自己會從後制服佢,airi做出一下ok手勢

我放輕腳步,慢慢進入韋志輝後方既十米距離
韋志輝仍然未察覺,睇黎佢應該就唔係練武之人,咁就好辦啦

我一個箭步,右腳踏向韋志輝雙腿中間,右手以頸鎖式勒住佢,再用左手手上既手槍指住佢既背脊
「唔好郁」我沉低聲線,低聲響韋志輝既耳邊道,再用手槍篤一篤背脊
韋志輝被我嚇得流冷汗:「做..做乜呀..」
「放心..我唔係記者,亦都對你同d錢冇興趣,我只係想問你一d野姐..」我直接向韋講出自己既目的
韋口震震咁講:「唔..唔好殺我呀...」





「頭先比錢你果個係咩人?」
「係..個..叫A先生既人,我唔知佢真名架」
「就係佢比錢你,安排絕對零度入黎香港?」
「冇..冇..錯」
「係咪就係呢個A先生委托絕對零度,幫佢搵一樣野?」
「嗯...但係唔好問我呀,我真係..唔知到底佢想搵乜呀..」
「真係...?」
「係呀..但係A先生好似講過..果樣野係值一千..」

響呢一瞬間,我已經望到

三十米前既轉角位,一個帶住cap帽口罩既男子舉起手槍...





「砰!!!」

只係一瞬間
被我勒住既韋志輝,被一下槍擊打中胸口,馬上血如血湧
一切都發生得好突然,我用左0.5秒時間冷靜落黎
槍手....響前面!!
該槍手察覺到我,馬上轉身逃走

我馬上掉低受重創既韋志輝,追趕該槍手
「石仔?做咩事呀,點解佢中左槍既?!」後面既airi亦追上黎
我同時跟airi同耳機內既boss講:「有個開槍殺左韋志輝..果個人,應該就係A先生既人!如果比佢通知A先生既話就玩完架啦」
「冇錯,比果個A先生知道既話我地就冇哂線索架啦,就算生擒唔到,都要殺左佢...韋志輝條屍我地會搞掂佢」boss比我更緊張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