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既時候,我地三人都一語不發
可能係airi同阿昇都知我呢一刻真係灰,都唔敢講太多野

「石仔!!」一把聲音由遠至近傳過黎
正正就係瞳瞳

「石仔,我頭先whatsapp左幾次比你啦,你做乜唔履我呀..」瞳瞳淘氣道


「瞳瞳,你做乜玩毛毛蟲呀?」我低住頭




瞳瞳比我呢一問嚇到「吓...石仔你講咩話?」
「我問你做乜玩毛毛蟲呀?!!放對腳落d mk碌鳩好好玩咩?!!!」我彷如劉馬車一樣大喊
「你上莊又唔同我講,乜撚都唔同我講,你有冇當我係你男朋友呀!!!」
「次次打比你就話hall有野玩,有冇咁多野玩呀!!!」
講呢番說話既時候,我已經失去理智

一瞬間,整個世界都好似靜哂咁
只係..淨低瞳瞳既哭泣聲
「石..石仔.....」瞳瞳既眼淚不斷流下「原來...你係咁睇我既...嗚嗚」
我冇直視住瞳瞳




「石仔...我...」瞳瞳亦講唔落去,只好轉身離去

「追返佢啦,石仔」airi同阿昇不斷拍打我,叫我追返瞳瞳
但係,我依然不為所動
因為,我都唔信自己會咁惡對瞳瞳,我唔知點樣面對佢


晚上,我飲住啤酒,坐響騎樓
開始覺得,今日下晝做既事實在太過份
但係,我又鼓唔起勇氣向瞳瞳道歉,只係成晚響度拎住部手機





「飲咁多酒對身體唔好架..」
我轉頭一望,airi已經拎住一罐藍妹啤酒坐落我隔離

「airi...我...」我嘆一口氣
「我今日...係咪做得好錯?」
airi苦笑道:「如果你想我講真話既話...係,石仔你做得好錯...」

「你果下雖然只係火遮眼姐,但係就真係好hurt瞳瞳架..」airi一針見血咁指出我做錯既地方
我搖搖頭:「唉,我依家都好後悔啦,我真係唔知可以做d咩補救」
airi比起我更肉緊:「緊係盡快搵瞳瞳道歉啦,呢個時候佢未必會聽你電話架」

我撥打電話比瞳瞳,的確,佢熄左電話
「唉..真係熄左電話,咁點做好呀..」我低住頭,呢一刻真係覺得好絕望
「傻仔,你聽日直接去cu接佢啦!」airi拍打我既額頭




「哦..知啦」
airi飲住啤酒,遙望星空:「你..係咪第一次激嬲瞳瞳呀?」
我點一點頭
「講真,我睇得出瞳瞳係個好女仔黎,石仔你點都要氹番佢返黎呀」airi不斷為我打強心針

「點解..airi你咁緊張我同瞳瞳?」我輕輕一問
「吓..做乜咁問既?」airi有點困惑
「聽你既語氣,你好似好..好想幫我收補呢一段關係咁..你會唔會因為呢件事今晚訓唔著架?」我邊笑邊講
飲到臉紅紅既airi反駁:「緊係唔會啦!只不過...我唔想睇住我既好朋友冇左一段大好姻緣咋」
「我同Jonathan已經搞到咁,我唔想睇住我既好朋友冇左一段大好姻緣咋」

我八卦問一下Jonathan既情況:「係呢,Jonathan最近情況點?」
「仲未醒...呢排太多事發生啦,有時都去唔到探佢」airi一臉失望
「聽日..我陪你去探佢囉」
airi搖搖頭:「唔駛啦,你當務之急就係要氹番瞳瞳呀!你知佢timetable架嘛?」




「我知..聽日三點半」我無奈道
airi站起身:「咁你聽日食完野就去cu接佢啦...夜啦,你飲多罐就好去訓啦!」
「嗯..airi..多謝你」
唔記得邊個講過,人生低谷既時候如果仲有人聽你訴苦,比意見你既話
果個人,你一定要好好珍惜



下晝三點
為左同瞳瞳道歉
我特登坐火車到cu,響瞳瞳上堂既邵逸夫堂外等佢


等左半個鐘,門口打開
一個個打扮時尚既年青人紛紛走出lecture room




但係,仲未見到瞳瞳

終於..兩個熟悉既身影,響我前面出現
係..瞳瞳,同yuri

「...瞳瞳」我馬上跑到瞳瞳面前
瞳瞳望左我一眼,一語不發
「對唔住呀瞳瞳,我尋日係一時火遮眼咋..」
瞳瞳聽到之後冇理我,繼續行
「瞳瞳呀,我知,我係小氣,我應承你丫,我以後唔會再發你脾氣架啦」我繼續追住瞳瞳,但瞳瞳依家毫無停步既打算

「石仔...瞳瞳依家好down,你唔好刺激佢先啦」yuri將我拉停
「yuri,乜你都知..我尋日既事呀?」我有點驚訝
yuri點頭:「尋晚瞳瞳因為呢件事喊左成晚啦,雖然我都知..石仔你都係冇心激嬲瞳瞳既..」
「唉,我真係唔知點氹返瞳瞳..」親自黎cu接瞳瞳都冇用,我真係唔知仲可以點做




「放心啦石仔,我諗過多幾日瞳瞳會好d架啦,最多我幫下你同佢講好說話啦」說罷yuri就跑上前追返瞳瞳
唉,依家只能夠希望yuri幫下口講幾句


「我返黎啦..」
airi等三人都已經響大廳
「咦,又話去cu氹返瞳瞳既?」睇住時裝雜誌既airi問我
我低住頭,道:「瞳瞳佢..仲嬲緊...」
玩緊ps4既阿昇亦加把嘴:「緊係啦,你尋日大街大巷咁鬧佢一鑊,我係瞳瞳都嬲啦」
我無奈地點點頭:「都岩既,就比我同瞳瞳冷靜幾日先啦..」

「hey boy,tell me why,一加一係二都搞壞..」電話鈴聲響起
打比我既,係boss

「boss,做咩呀?」
「石仔,你地快d開電視啦..我有野要同你地講」boss既語氣依舊非常沉重

我打開電視機,boss一如已往坐正響office中間
「boss...搵我地做咩事呀?」新月放下手上既金庸小說
boss冷冷道:「果個槍手..頭先終於肯講野啦」
呢一句,成功吸引我地四個既注意

「嘩...你地四個唔駛咁樣望過黎下話..嚇死我嚎」boss笑道
我:「有野就講啦boss」
boss收起笑容:「果個槍手話自己係絕對零度既成員...佢係收到order要去殺韋志輝」
airi問:「但係絕對零度點解要殺佢?唔係韋志輝安排佢地入黎架咩?」
「個槍手話佢乜都唔知,因為佢對上一級既已經係絕對零度既總指揮官」
我思索一會,道:「如果係咁既話,果個A先生..同絕對零度可能只不過係利益關係」
新月點頭:「石仔講得岩,A先生比左錢韋志輝,而絕對零度就再派人殺佢,如果佢地只係想殺韋志輝,何必要A先生比錢佢先再搵人殺佢咁多此一舉呢..」

boss:「你地講得岩,所以我地可以假設,A先生同絕對零度當初都只係一種互惠互利既利益關係,不過似乎依家雙方都出現左問題,可能同錢銀有關」
「另一個重點,就係佢講左絕對零度既大本營,依家的確係響大潭童軍中心,不過佢亦唔知道,到底佢地搵果樣野係咩黎..」
「所以,你地既任務,就係要綁架絕對零度既車,從佢地口中繼續追查落去」

阿昇被呢一句話嚇倒:「咩..咩話?」
「我係話,你地去綁架凌晨出去『搵野』既果班絕對零度成員..繼續查落去」
airi問:「咁..幾時行動?」
「聽日,今次你地唔駛分組,4個人一齊行動,我地會有特工響童軍中心外面偵察,一有車出去就會通知你地..行動內容照舊由你地發板...係咁多啦,呢一排辛苦哂你地啦」

瞳瞳...絕對零度...A先生...
所有既麻煩都一次過湧過黎
令我成晚都心不在焉

食完飯後,新月同阿昇就落去地下室準備任務用既武器
剩低我同airi響度洗碗

「石仔,你冇野呀嘛?」airi忽然問
我扮冇野:「吓..冇野呀..」
「唔好呃我啦,睇你個樣已經知..你仲擔心瞳瞳既事呀?」
我苦笑點頭:「唉,真係乜都呃唔到你」
「咁都係既,我考dse果陣都同Jonathan嘈交,搞到自己成日亂諗野,最後考到咁既款,哈哈」
「放心啦,點都係做野最緊要,瞳瞳既事,響過埋呢一關先再諗啦...」
airi露出微笑:「嗯,石仔加油呀」
冇錯,當務之急點都係要解決絕對零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