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住呢個女仔,一語不發
「先生?先生?你冇事丫嘛」少女執起雨遮,遮住已經濕透既我
我慢慢企起身:「我冇事..」
話口未完,我又即刻跌響地下

「你傷得好重呀...我扶你返去丫」少女慢慢抬起我
「返去邊呀..」我問
「我屋企囉..」少女道:「我叫林千柔呀,你叫咩名呀?」
「石仔...石至磊」






少女將我帶返去佢位於附近既屋企,好運中心楓林閣
係一間約500呎既住宅
「放心啦石仔,我自己一個住架咋」千柔為我額頭清理傷口
雖然佢口講話自己一個住,但係我總唔相信佢可以租到呢度黎住
「嘻嘻,唔信我呀?」千柔發現到我既懷疑目光:「呢度係daddy幫我租架」
「租?咁點解唔同你daddy一齊住呀?」就咁聽,千柔應該都有d家底
千柔答:「本身我話想住hall方便返學,但係daddy話hall d人冇個好,就要我住呢度啦」聽到呢度,我即刻諗起瞳瞳

「你讀中大架?」




千柔點一點頭:「嗯,我讀ibba year1架..石仔你呢?」
「asso year1咋.中學仲要留過2年班..邊有你咁勁」我笑道
千柔搖搖手:「邊係喎..係呢,點解石仔你頭先會比果兩個紋身佬打既?」
「你..真係想知?」
「嗯...」

我將我同瞳瞳既事講哂比佢聽
「原來係咁...唔怪之得你頭先咁傷心啦」千柔都同情我既遭遇
「唉我依家都唔知點面對佢...」我攤響梳化
「不過,我最好都係問清楚佢先啦,可能只係咁岩車佢返hall姐」




「嗯...係呢,千柔你有冇玩ocamp呀?」
「冇呀」千柔答:「我覺得d game好無聊」
唉,早知我當初就專制少少啦

我唔知千柔響邊度學識功夫:「千柔,你d功夫響邊度學返黎架?」
「我半年前跟個師父學架,依家都算係略有小成既」
「好地地一個女仔,學咩功夫呀?」
千柔臉紅紅道:「其實係因為.....有一晚我響街度差d比三個色狼強姦,就係...一個戴住幪面超人面具既人救左我」
「所以我都好想學識功夫保護自己...同埋搵返呢個幪面超人」
千柔口中既幪面超人,亦即係我
半年前就係我響戴住幪面超人面具,響山東街救左千柔


「我都差唔多要走啦,千柔今晚...唔該哂你」我企起身,準確離開
「但係..出面好大雨喎,我比把遮你丫」千柔真係人如其名,好溫柔




「嗯..唔該」

同千柔傾完計之後,感覺上好似舒服左好多咁
不過,個心都仲係好痛




「石仔...點解你...你唔係同瞳瞳去..?」坐響大廳食飯既阿昇同新月見到我打開門,都嚇左一跳
我決定唔同佢地講千柔既事:「瞳瞳佢..跟左個mk上左車,似乎係佢個同學」

「砰!」呢句嚇到佢地兩對筷子跌哂落地
阿昇:「唔撚係掛..」
「你肯定冇睇錯?」新月慢慢冷靜過黎
我坐上梳化,搖搖頭:「冇,果兩個肯定係瞳瞳同佢個同學黎,我認得佢係瞳瞳ocamp既組員黎」




「唉,生日唔理條仔有去約個契家佬,咁撚賤既屌」阿昇概嘆:「嗱,我唔係話石仔你戴綠帽呀」
屌,你已經講緊啦
新月怒睥住阿昇:「阿昇你可唔可以講少句呀?」
「對..對唔住囉新月bb」

新月走過黎:「石仔,凡事總有轉機既,瞳瞳都唔知你今晚會比驚喜佢,可能佢咁岩比同學約左先姐」
「係囉,仲有機會既,仲未輸架石仔」阿昇都收一收把臭口
「唉..」雖然佢地同千柔都咁講,但係我已經對同瞳瞳既呢段關係冇信心


第二朝

「嘩石仔,你尋晚冇訓過呀?」一落樓下見到阿昇同新月兩個響度食早餐
新月馬上為我答:「尋晚發生d咁既事,你想石仔點訓呀?」
我摸住凌亂既頭髮:「嗯...訓下醒下咁囉」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此時,屋內既電話響起
我拎起電話接聽:「喂?」
「石仔..係我」係boss
「boss?做咩呀?」

「你地三個...快d黎我office,有一件好重要既事..要同你地講」
我聽得出,今次boss把聲比起以往打黎果陣更加沉重
「嗯,我知啦,一個鐘內到」
我一放低電話,阿昇就問:「做咩呀石仔,唔係有d咩大事發生下話?」
「boss...叫我地即刻去office.」
新月馬上打左個凸:「去佢度?好少有喎..唔會係d咩大件事下話..」
「唉..希望唔係啦」

大約45分鐘後,我地就揸車去到中環既office




我打開門,只見到boss憂眉苦面咁坐響房內正中間
「boss,你做咩呀?」
boss抬起頭:「唉...你地黎到就好啦」
「頭先美國IID總部果邊打比我,話美國政府有D野要搵我地」

「美國政府?!!...咩事要出動到佢地親自搵我地?」新月驚訝問
boss繼續苦瓜乾咁既樣:「我諗應該係『果樣野』既事啦,美國政府指明要你地呢一team人繼續搞呢單野」
阿昇接住問:「唔係掛...咁,佢地幾時搵我地呀?」
「佢叫我地齊人就可以搵佢,依家仲差一個..」

「咔!」
「唔好意思呀boss,我頭先食完早餐執埋行李即刻趕黎架啦...」一把女聲從身後傳來
「唔緊要呀,你既三位新拍擋都係岩岩先黎咋」

我轉頭一望
「千...千柔!?」
「石仔!!!?」
響我面前既人,就係尋晚救左我既千柔

「點解...你會響度架?」呢一句,係我同千柔一齊問既
新月同阿昇均覺得不可思議:「吓...你地識架..」
「原來,石仔你都係特工黎..」千柔慢慢回復冷靜
「嗯,做左一年幾倒啦,你呢?」
「我岩岩先升左做正式特工咋,估唔到..咁樣見返你,嘻嘻」千柔笑起上黎,同airi一樣咁燦爛

「原來石仔你一早識千柔,咁仲好啦」boss咳一咳:「呢個..就係近日升左做正式特工既林千柔,佢將會係你地三位既新拍擋」
「嘻嘻,估唔到又係靚女」阿昇繼續一貫輕挑既嘴臉:「我叫藍正昇呀,響team負責做武器,科技」
新月先怒睥阿昇一眼:「我叫林新月,你叫我新月得啦」
「你地好呀,我叫林千柔,boss已經叫左我一陣搬埋過黎你地度」
「嗯,好呀」講出呢句既,竟然係新月

「好啦,閒話講完,我地呢一邊齊人,咁就可以打去美國果邊啦」
boss拎起電話聯絡美國IID,我地四人亦於大電視前面坐好

響我地眼前既,係一個著住西裝,頭髮稀疏既鬼佬,大約五十歲
「咁多位IID香港分部既特工,你地好」鬼佬向我地點頭示好:「我叫John Warwick,係CIA既Directorate of Analysis」
「今次搵你地,係因為響3個月前,我地美國,有一塊印鈔機既電板...比人偷左」
「之後我地已經成功捉到偷走電板既人,佢係一個混入左聯邦儲備既Sombras成員,我諗你地都知道Sombras係個咩組織啦」
我地四人都點頭
「佢地,係想利用呢一塊電版,去打擊我地美國政府既經濟實力,甚至..如果電版比佢地用黎狂印美金,全球既經濟都會大崩潰」
我心想:「唔怪之得果個Sergio話值成一千億啦,原來係印銀紙既電版黎」
呢樣野上中學econ堂好似學過,叫量化寬鬆
印鈔太多,會令到國家信用受損

「再經我地CID既特工一番既追查,終於查到塊電版係比Sombras既人帶左黎香港」
「其中一個叫Sam McQueen特工將電版拎返並放左入某一間銀行既保險庫,不過一日後佢就遇刺身亡,冇人知果一塊電版最後放左響邊」
「Sombras都一樣唔知道,所以佢地就請絕對零度黎自導自演一場劫案,目的就係黎香港搵電版」
我問:「咁點解..你地唔派自己CIA既特工黎搵電版呀呀?」
「因為Sombras似乎已經掌握左我地CIA既行動...所以只能夠拜托響香港既你地」
「呢件事依家只有美國政府既高層,CIA高層,以及IID你地知道」

「哦...即係想推我地去死姐下話..」阿昇笑道
Warwick先生聽後都冷笑一下:「我知道絕對零度都係你地三個搞掂,所以我都對你地有信心」
「如果你地成功搵返電版,將佢交返比我地美國政府既話」
「你地每人既報酬金...將會係..二千萬美金,即係話,你地5人夾埋,會有一億美金」

「二...二千萬?!!!!」我地四人異口同聲
我地四個加埋
二千萬,仲要係美金,到底要幾多世先賺得到?

「咁多錢?..係唔撚係呀?」阿昇問
「對比起電版比Sombras拎到手,呢少少錢根本不值一提...二千萬一單任務,算係史上最高酬金既任務啦」
新月眉頭一鄒,問:「我點知,你會唔會走數架」
Warwick先生拎起一份文件:「呢一項任務已經得到總統審批啦,呢一份就係佢所簽署既文件,我已經fax左比你地」
boss呢個時候先走埋去fax機度睇:「屌,真係有fax到黎喎...」
佢睇左幾眼,向我地講:「嗯,係真既...」
「總之,我地美國政府係唔會呃人既」Warwick飲左一啖水

千柔問:「咁...成個香港咁大,依家點搵塊電版呀?」
「Sam McQueen最後一次聯絡我地係7月25日,佢話當日佢會去..向星銀行」
「所以,我地認為,Sam McQueen就係將電版收埋響向星銀行」

「boss,向星銀行有冇咩特別背景?」
boss馬上用電腦搵:「向星銀行係由現年82歲既洪向星白手興家創立既,全香港有145間分行」
「嘩..都好撚多下喎...點撚搵呀,依家仲要同Sombras鬥快」阿昇道
「依家的確係冇哂線索...所以,我地只能夠靠....洪向星既大仔,現任向星銀行主席洪南天」
我問:「吓...關佢咩事呀?」
「咁重要既一樣野,Sam Mcqueen一定會搵銀行最大既話事人幫佢keep好,而件事發生咁耐,我地美國政府都已經秘密聯絡左香港咁多間銀行佢地都冇回應,即係話...」
「洪南天有機會想自己袋呢一塊電版」我代佢答
「嗯..當然都有機會係佢想好好保存到我地CIA親自黎拎返啦...不過無論係邊一個可能性,你地捉佢返黎問野就知架啦」
新月問:「佢堂堂一個銀行主席,點捉呀?何況我地呢d普通人點會埋到佢身」的確,佢出出入入都有保鏢,邊搵到機會

boss於自己位坐低,答:「好巧合地,佢係中文大學既校友,兩日佢就會去中大參與一個書院既晚會」
「咁係邊個書院呀?」
「好似係...係啦,係和聲書院」
和聲...咪好似就係瞳瞳果一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