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仔..點解你要咁對瞳瞳呀?」千柔望住瞳瞳既背影
「如果佢繼續懷疑我,咁樣佢就有可能成晚跟住我,到時我地既任務唔單止會比佢打亂,瞳瞳仲分分鐘有危險...」我同千柔解釋返特登激嬲瞳瞳既原因
千柔一面認真望住我:「石仔你把口咁講姐,但我知道..你個心依家肯定係痛緊」
佢講得冇錯,我頭先對瞳瞳既呢一番說話....的確係忍住痛講
我寧願佢憎我,我都唔想佢捲入去呢d事度


「最後,希望你地咁多位同學繼續努力向上,多謝!」台上既洪南天一講完野,在場既掌聲馬上此起彼落
我挨近千柔,將手上既酒遞比佢:「千柔係時候啦..」
「但係,我仲好驚喎..」千柔把聲已經顯示出佢真係好淆




我繼續牽住佢,接近洪南天:「咁樣,睇黎我都要送佛送到西啦」
「吓,石仔你想點呀?!」千柔比我呢一句嚇倒

距離洪南天仲有10米距離
「冷靜d,記得一陣對白有咩要講就得啦」千柔已經嚇到冇野講
我感覺到千柔既脈搏開始加快:「唔駛驚架,自然d」
「準備啦,3,2.......1」

我一手就將千柔推向前,力度大得令千柔失去平衡
果一杯紅酒,亦成功穿過保鏢,倒響洪南天既西裝褸上




而我,就一早響推低千柔之後離開兇案現場

在場既人都比千柔呢一下舉動嚇親
耳邊既耳機即刻傳出千柔把聲:「對..對唔住呀洪先生,我冇心架!」
好彩千柔都係個醒目女,馬上入返戲
「唔緊要...好小事姐,我去洗手間抹返就得啦」就咁聽洪南天都係一個好nice既人,不過好可惜,一陣我地就要塔你返去

呢個時候我已經走出禮堂:「新月,我地已經搞掂啦,我依家過緊黎」
「嗯,不過...點解你地會成功既,頭先千柔明明好緊張架喎」
「多得石仔頭先大大力推我咋,如果得我自己一個既話一定唔敢倒杯酒埋去..」




我打開右邊洗手間既門口「唔好意思呀千柔...頭先情況太危急」
「唔緊要呀,依家洪南天都行緊出禮堂,佢身邊有兩個保鏢」千柔為我報告情況
「好啦,一陣見啦千柔」我行到第二格既廁格,敲左四下門

「乜你咁遲架..你知唔知男廁好臭呀」廁格內,已經換左清潔工服既新月對我抱怨
「sorry囉,好難先搵到機會落手架」

「石仔,洪南天已經見到另一邊洗手間鎖左,依家行緊過黎啦」阿昇道
「你hack左入呢度既cctv系統呀?」我問
「咁緊係啦,唔通你要我響度食花生咩」

「咔!」我同新月都聽到,外面廁所既門口已經打開
「你地兩個響呢度等我ok啦」「係既洪生」
即係話,洪南天已經入左黎





「沙沙沙」水龍頭既出水聲不斷
洪南天似乎係洗緊佢果件名貴既西裝褸
我向新月示意,要出去搵機會搞掂洪南天
新月拎出一塊毛巾,再倒左d哥羅芳落去

「咔!」
我慢慢打開門,前面既鏡已經反映出洪南天既相貌
佢亦留意到我,我倆都對對方點頭微笑
我一邊假扮gel頭,洪南天就繼續清洗西裝褸

大約一分鐘後
「呼,終於搞掂,真係比條八婆玩死」洪南天用紙巾抹好西裝褸,著好後準備轉身離開
我馬上拎出口袋內沾滿哥羅芳既毛巾,從後掩住洪南天既面

「唔..!!!唔唔唔!!!!」洪南天不斷掙紮




呢個時候新月都出左黎,幫我勒實洪南天,免得比佢走甩
大約15秒後,洪南天就冇郁,睇黎佢已經失去知覺

「呼..」我吸返口氣,繼續細細聲講野:「新月你d哥羅芳咁廢既,掩左十幾秒先暈」
新月指指我手上既毛巾:「緊係啦,你都諗轉左塊毛巾」
「屌係喎,sorry囉」我收返好毛巾:「幫手抬佢入個垃圾車度啦」

我同新月夾手夾腳,將洪南天掉落平時用黎裝垃圾既手推車度
「洪生,你冇野丫呀?!」門外傳出保鏢既叫喊
我不慌不忙,將阿昇既變聲器緊貼喉嚨:「我冇事!我好快出黎」
保鏢對呢把假聲毫不懷疑:「係既洪生」

阿昇:「係咪好勁呢嘻嘻」
「咪自己讚自己啦,咁我地依家點出去呀」新月道
我:「係喎,依家果兩個保鏢仲響門口...」





「咦?呢舊咩黎架?」
「噠!噠!」

「石仔...新月...」千柔掩住口走入洗手間
「千柔?!點解你入到黎既?d保鏢呢?」我問
千柔搖搖手上杯墊大細既圓盤「阿昇臨出門口果陣比左呢個裝住迷暈氣體既圓盤,我頭先就係響走廊角落頭掉呢個圓盤過黎架啦」
「每一個細節我都計算好哂架啦!你以為我流架?」阿昇刺耳既聲音將我地三個人嚇倒:「新月bb我係咪好叻叻豬呀」
新月無奈咁讚下阿昇:「得啦得啦你最勁啦...石仔你出去睇下有冇入響走廊」
我探頭出去,左右兩邊都冇人,再將地下暈低左既果兩個保鏢拉入廁格
我向後面兩人打個眼色:「冇問題,clear」

新月先推住手推車出去
「我行先啦,一陣見啦」新月先行去右邊既lobby:「搞掂啦阿昇,五分鐘後響返之前講埋既果個位等啦」
「ok!」






「新月同阿昇佢地搞得掂架啦,依家我地去返架車度先」我靠近千柔既耳邊:「頭先真係唔該哂千柔你呀,冇左你我同新月應該都走唔甩」
千柔伸住脷:「對比起你同新月做果d野,我呢d根本係皮毛野黎姐」

等到新月入左lift,我同千柔先慢慢行出黎
千柔細細聲問:「點解我地唔同新月一齊搭lift呀?」
「lift入面有cctv架嘛,咁樣就唔會比人懷疑我地...點解會同個清潔工一齊行出黎」

我同千柔慢慢行到返去禮堂既門前禁lift
但同一時間,最令我意想不到既事,發生左
瞳瞳同果個Andrew,一齊行出黎,同我地兩個撞到正

呢個時候唔可以引起瞳瞳既懷疑
如果唔係佢就好大機會知道我非一般既身份

不料,千柔竟先挨落我既膊頭上:「石仔..我好攰呀」
我摸摸千柔:「咁我車你返屋企先啦」
「嗯,有lift啦」千柔拖住我隻手,走入lift
不過令我在意既係,門關上前既一刻我仲見到
瞳瞳紅透既雙眼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