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件事就係咁啦..依家瞳瞳唔單止唔理我,仲響我面前講果條撚樣幾好幾好咁..」夜晚,我同千柔佢地講返今日既事
「咁...石仔你今鋪真係綠帽慘執喎..」阿昇掩住頭
新月嘆一口氣:「但係,瞳瞳佢都仲未同石仔你講果句野,我覺得仲有轉機既」
「邊句野呀?」
「分手囉...佢唔同你講,即係佢自己都唔捨得你啦」

「但係,我依家點講都冇撚用,仲可以點丫..」我飲住clapis概嘆:「千柔你話丫?點解瞳瞳同你同一間u,但係你就咁乖,佢就識埋d牛鬼蛇神丫?」
千柔好似比我嚇親:「咁..係因為我本身...內向姐..」
我講到馬尿都差d流埋出黎:「唉,瞳瞳佢以前中學都內向啦,依家咪又係咁...」
千柔拍拍我膊頭:「唔好咁啦石仔..」




我慢慢冷靜返:「sorry...我都係第一次遇到問題,唔係好識處理..」
「唔緊要..」新月行到我既面前:「不過你傷心埋今晚好啦,聽日我地就要去捉洪南天」
我捽捽眼,點頭道:「嗯...我知..」
阿昇拍拍心口:「放心啦石仔,我地三個點都企響你果邊既!」
「嗯,雖然我都係識左石仔你兩日,不過我相信..你係一個好人黎架..」千柔道
雖然今日真係好hurt,不過好好彩,我仲有呢三個好拍擋,好朋友..








依家係下晝一點,我地就開始傾今晚既計劃
阿昇打開桌上熒幕,並展示和聲書院大樓既平面圖
「我地今晚既任務好簡單,就係要捉走洪南天,將佢帶走」難得認真既阿昇道出自己既戰略

「今次既high table dinner,係響大樓既2樓禮堂舉行,2樓前後各有一個公用既廁所,廁所有一個細窗口比你地逃生,以防萬一」
「位置分配方面,今次石仔同千柔扮住partner,因為咁樣冇咁惹人懷疑..
「千柔負責響會場入面制造機會,例如好似MI3咁,倒瀉紅酒落洪南天個身度,等佢入廁所..而石仔就要一早去廁所埋伏」
千柔問:「但係...點解阿昇你知佢一定會去石仔果個廁所呀?」
「千柔問得好!今次新月bb呢,就要你..假扮男清潔工,冇..冇問題下話..」一講到呢度,阿昇即刻口震震
新月冷冷道:「我冇問題,不過你可唔可以唔好再叫我bb..」




「嘻嘻,都係一句姐,咁新月bb到時就要假扮清潔工,封左禮堂出口左邊近走廊既廁所,再去右邊既廁所同石仔會合...因為兩個人會比較容易搞掂洪南天」


我輕輕一問:「咁如果,佢d保鏢響哂門口呢?新月出黎咪好易穿煲?」
全場鴉雀無聲
「丫屌你呀石仔,我都冇諗過喎」
千柔舉手:「一係..我到時再引開佢地丫..」
「你?」新月問
「放心啦,我ok架!」
我企起身:「咁到時拜托你啦,千柔」

我響樓上換好西裝後
阿昇一見到我就鳩叫:「嗚~~石仔好靚仔呀!」
我對阿昇呢種講笑式既讚美不以為然:「屌,收皮啦..」
阿昇就將偽造既中大學生證同一舊類似舊式call機既物體交左比我




「石仔,呢舊就係我最新發明既變聲器,我已經入左洪南天把聲落去,比你以防萬一」
「你好..我係石仔,testing 123」我拎起佢試幾試,的確係變左洪南天把聲:「丫又幾似下喎」
「嘿嘿,阿昇出品必屬佳品!.........嘩!!!!好撚正呀..」阿昇忽然流哂口水咁
「乜料呀你..」

我轉頭一望
千柔著住一條水藍色既grad din裙,從一樓行落黎
短髮既千柔配上呢一條裙,馬上升左幾個level
新月一掌拍落阿昇度:「你唔好咁咸濕得唔得?」
「sorry囉新月bb」

千柔有點怕醜:「點..點呀?呢條裙係果陣grad din買架..」
「唔錯呀...都幾襯你」我竟然有d唔敢直視住千柔:「不過,你都好瘦下喎」
「我都想肥呀,但係..食極都仲係咁」
著住grad din裙既千柔,令我不其然諗起瞳瞳





由於為免人地懷疑,我同千柔自己坐車,而新月同阿昇就另外揸貨van去中大準備(其實係要去偷清潔工套衫)
成間大屋只係淨低我同千柔

我見千柔坐立不安咁,就遞上暖水:「千柔做咩呀?緊張呀?」
「唔該石仔...嗯,今次係我第一次同你地做operation,我..好驚拖累你地呀」
「第一次係咁架啦,慢慢你就會慣..何況今次任務無乜危險性,一陣你盡量扮得自然d就ok架啦」
「嗯,咁石仔你呢?」千柔飲左一口暖水
我問:「我?我做咩呀?」
「你同你女朋友既事...唔會影響到你咩?」
「冇..冇事啦,始終拎返電版既事先係最重要」我望望手錶:「都差唔多時間啦,我地行啦千柔」


大約45分鐘後,18:45
我同千柔就坐住我架type r到左中大既和聲書院




我地將車泊響附近既一個暗角
我將微型既通訊器交比千柔:「呢個就係阿昇發明既通訊器,你將佢痴響耳仔入面,就可以同到哂我地四個通訊」
「喂,阿昇收到嘛」我自己亦戴上通訊器
「收到呀,你地到左嗱?」
「嗯,新月呢?」
新月:「我依家已經偷左清潔工件衫啦,隨時stand by」
「咁好啦,我依家同千柔就入去禮堂」

行上去禮堂既途中,千柔都仲係周身唔聚財咁
「放鬆d啦千柔,咁樣係人都知你身有屎啦」
「嗯..係」

忽然,千柔撓住我左手
「千柔,你...做咩呀?」我心諗,做你partner咋喎,唔駛撓手下話
千柔笑得好尷尬:「唔..唔好意思呀石仔,咁樣..好似安心d呀」




「哦...如果咁樣你會冷靜d既話都ok丫,不過你唔好唔記得一陣你淋紅酒之前,我就要入廁所standby」
「我知啦」
千柔就咁撓住我左手,一齊行上去

響門口向保安出示完學生證之後,我地就打開禮堂既門口
「咔!」
禮堂內全部都係打扮得花姿招展既中大學生同教授,人數逼爆成個禮堂咁濟
不過重點既係,目標人物洪南天已經響度同d睇落係大人物既人響度吹水
並且身邊仲有兩,三個保鏢

我拎左一杯唔知乜既酒,懶係扮到好自然咁
「我同千柔依家入到去,洪南天亦都響度」我細細聲講
新月:「咁你地埋唔埋到佢身?」
千柔:「暫時唔得呀,佢身邊好多人...」
話一講完,洪南天就走上台上,似乎係諗住發表演說

「石仔..咁依家點呀?」千柔開始緊張,捉得我更實
我鼓勵一下千柔:「冷靜d,總有機會..」



「石仔....!點解你會響度架?!」一把熟悉既聲音響我背後傳來
我擰轉頭,眼前既係一個身穿白色裙既少女
「瞳瞳.......」
響佢身旁既,就係果日接瞳瞳收工,半年前同Sombras殺手會面既黑髮mk


佢主動伸出手,面露微笑:「你好呀石仔,我叫Andrew,我成日都聽瞳瞳講起你架」
就咁睇,呢個Andrew係奸奸地果款mk黎


我冇理佢,用我平時最憎既一個字打發佢:「哦」
Andrew繼續做笑面虎:「我唔阻你同瞳瞳啦,一陣見啦」
弊啦,瞳瞳都響度既話,佢分分鐘會跟住我
咁樣...我地既計劃一陣就會好易比佢搞亂..我應該點做
睇黎依家只能夠,激嬲瞳瞳等佢唔好因為懷疑我而成晚跟住哂

「點解你...入到黎既?」瞳瞳唔知道,我係用假冒既學生證入黎
「千柔叫我黎陪佢既,咁佢咪搵左朋友借佢張學生證黎囉」
瞳瞳有點口吃:「千...千柔?」
我舉起千柔拖住既雙手:「咪佢囉,有咩問題呀?你拖得仔黎,我唔拖得女呀?」
「石仔..你...」千柔已經比我呢個舉動嚇到呆左
此時瞳瞳已經雙眼通紅:「哦..咁..咁我唔阻你地啦,bye...」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