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一句,簡直好似一把刀插入我個心度

我忍住自己既怒火:「你...果然就係Sombras既人..」
「冇錯丫,3月刺殺印度外長,8月絕對零度襲擊,全部都係我穿針引線既,我就係Sombras派黎香港既幹部」
「本身,你同頭先果個靚女倒瀉紅酒既戰術都幾成功既,不過...」
「我一早就響洪南天件衫度裝左偷聽器啦,依家我地Sombras既人已經包圍左呢一間向星銀行啦,嘿嘿」
「我就真係好想知道,你地點樣帶住塊電版走出黎啦...祝你地好運啦」

千柔留意到我表情唔同哂:「石仔..做咩事呀?」
我馬上衝去洪南天度,四處搜索




洪南天:「你做乜撚呀?」
果然,洪南天既西裝內,有一塊直徑1cm既偷聽器
抓狂既我激動道:「仆街...仆街!!!」
「做咩呀...」千柔佢地仲未知咩事
「頭先響瞳瞳隔黎果個...就係Sombras既人!佢一早已經響洪南天身上面裝左偷聽器」
我太大意啦,冇諗到佢比我同千柔早一步落手

「大獲啦..」耳機傳黎boss著急既聲音
「依家已經有...十五個拎住步槍既殺手,行緊入黎銀行啦」
新月留住汗,問:「咁boss你call左增援未呀?!」




「call左啦,但係最快都要10分鐘」

我,千柔,新月都只係各袋左一支Desert Eagle Mark XIX
每人子彈大約只有48發

阿昇拎起andphone:「仆街啦,佢地已經入到黎銀行啦!」睇黎阿昇已經hack左入銀行既cctv
我拎起Desert Eagle上膛:「冇辦法啦,我地三個...就要響呢10分鐘頂住佢地廿幾個槍手..」
「屌唔撚係掛!!」洪南天開始失控,屈響保險庫既一角:「仆街啦你地!帶我黎送死!」
我:「你靜少少啦!」
新月二話不說,響我口袋拎出頭先沾上哥羅芳既毛巾,掩住洪南天既鼻




「唔!!!!唔!!!!」幾秒既時間就將洪南天整暈

「叮!」
停響呢一層既升降機徐徐上昇
即係話,上面既槍手已經禁左lift

我同千柔跑到保險庫既門邊,新月亦拉住阿昇走往另一邊
「嘩新月bb拖我手呀嘻嘻」大敵當前,阿昇仲係非常輕鬆
新月:「你講少陣野得唔得呀,你係咪已經hack左入呢度既cctv啦?」
「係呀,依家就算響銀行地下既control room都睇唔到呢度既情況,新月bb你想點呀」
「你一陣用andphone既note功能,將前面既槍手位置打落去,幫我地mark低敵人既位置」
阿昇拎起andphone,禁左幾下「丫新月bb你真係聰明啦」
我地三個既耳機馬上傳來andphone既電子聲音:「新月bb好可愛呀!」呢個就係andphone既note功能,輸入文字,再以聲音輸出
新月睥左佢一眼:「阿昇你專心d啦,你都唔想我死架嘛...最多我地走得甩既話...」






「叮!」
呢一下lift聲,令我地四人馬上沉默
「lift入面有三個槍手,冇頭盔,各有一支步槍」阿昇操縱住andphone,為我地匯報出面既情況

「咔!!」lift門打開
我地亦可以響地板睇到,的確有三個身影
由lift口去到保險庫既鐵門,大約只有10米
我地三人都已經拉好板機,準備同佢地駁火
「佢地有兩個人偏左,石仔同千柔搞掂佢地,而新月就射靠近自己果件」阿昇響傳送信息既同時亦有傳送cctv直播既情況
槍手唔知道我地既位置,但我地卻知道得一清二楚,咁樣既話對我地就更加有利

新月向我做住手勢,示意佢先射靠近佢既果個槍手,然後我同千柔再射殺被新月吸引既兩個槍手
雖然呢個策略有危險性,但時到如今呢個已經係最有可能同時殺哂三個既方法
此時,槍手同我地有





新月做住口型:「三,二.......

一」

新月迅急地轉身,面向住靠近自己既槍手
由於我地都可以用cctv睇到保險庫外既環境,所以我地大概都知道槍手確實既位置
新月亦早已預料對方既位置,手槍一舉,瞄准住佢既頭顱
「吱!」只係一槍,就將槍手射死

由於佢地完全冇預料到新月既突襲
果兩個槍手一時間反應唔切
我同千柔睇準時機,對住該兩名槍手連開幾發
「吱!」「吱!」「吱!」「吱!」
子彈全數打中槍手





用左三秒,我地成功解決左第一波槍手

「wow!!!新月bb好勁呀!」阿昇吹住口哨
我望住地下既三條死屍:「呼,一額汗呀大佬...千柔你d槍法都唔錯丫」
千柔摸摸頭:「過..過得去啦」
阿昇奸笑:「係喎,頭先新月bb你話如果我地走得甩既話,就...」
新月頓時口啞啞咁:「呃...我..我冇講過喎」

「叮!」升降機再度向上升
我執起地下既兩支步槍掉比千柔同新月:「一次就話可以偷到雞,第二次應該唔會咁成功架啦...依家我地用步槍啦」
「嗯..」

我地躲響保險庫內,檢查好步槍,準備迎來第二波攻勢
阿昇:「佢地入左lift啦」




「今次佢地...有5個人呀!」
千柔大驚:「唔..唔係掛...?!咁..咁點算呀石仔?」
「唔駛驚..只要我地先發制人,我地贏既機會就更大」我望住面前既lift門:「一陣一開門,我地就唔理三七廿一,直接射到佢地變蜂巢」
新月點頭:「冇錯.呢個已經係唯一可以用到既方法」
我地照舊留響保險庫後,但今次就係拎住步槍面向前

「叮!」
lift聲一響
我地三人毫不猶疑,按緊板機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咔!咔!咔!」
我地三人一口氣將彈匣既子彈射清光
而響我地面前既升降機,已經比我地射到佈滿彈窿
而五個滿身鮮血既槍手早已經倒響lift口

我拆下彈匣:「嘿,會唔會太易呀」
「咁既話,我地已經夠頂10分鐘....咳咳..」
阿昇:「新月bb做咩係咁咳呀,冇野丫嘛...咳咳,嘩屌那星做乜鳩呀」

突然,周圍既空氣都變得混濁
我望望天花版,果然,有一白色氣體正從通風口噴出
「咳咳..弊啦,佢地...應該係響通風系統度放左毒氣,想毒死我地」
新月:「可..可惡..竟然諗到用毒氣」

千柔掩住鼻:「咁即係話..依家我地點都要上去..」
我拎起裝住電版既提款箱:「嗯...繼續留住度只會毒死,依家唯一可以做既就只有上去逃走」
阿昇睇住andphone:「上面仲未落閘,只要我地一出lift向左行就可以去到出口..一陣我禁一個掣就可以控制我地架van仔衝入黎..」
「咁靠你啦阿昇」我望望地下既洪南天:「記得要帶埋佢走呀...留佢條命可能仲可以得到更多情報」
阿昇一臉不歡:「吓駛唔駛帶埋呢條撚屌呀!....唉好啦好啦」說罷就背起洪南天

「準..準備好啦嘛,要行啦!」
我地四人,一齊行入呢架充滿血腥味既升降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