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
一個留住過時棒棒頭既青年,一掌摑落少女既臉上

「做小姐?!你又話養我既?」少女摸住紅踵既面頰,流住眼淚問
少女大概二十出頭,烏黑長直髮,皮膚白嫩
「你唔做小姐我邊有錢呀!我依家爭落幾百萬街數呀!」
少女萬萬估唔到,眼前呢個一年前仲係所謂既金融才俊,原來只係個掛羊頭賣狗肉既情場騙子
不但欺騙感情,仲將佢多年做m記兼職儲落黎既錢呃盡
今日仲做姑爺仔,將自己推落火坑





少女繼續泣不成聲:「你當初..當初又話會照顧我一生一世既..」
「你都on9既!我昆你隻豬同d錢咋傻西,就係見你孤仔女易落搭先至埋你身之嘛!」
「d欠單擔保人寫左你名,依家足足3百萬,你就安安份份做小姐,咁我咪繼續養你囉!你唔好唔記得d相仲響我度呀,哈哈哈哈」
少女自知有痛腳響呢個賤男手上,所以亦只敢怒不敢言
要怪,就只怪當初被愛情蒙住雙眼


「陳生,呢個就係我地今日新黎既小姐」
身穿紅色緊身裙既少女勉為其難地,向眼前呢一個滿面油光,鼻毛亦長得幾乎到上唇既禿頭中年男子鞠躬
「老..老細你好呀,我叫小玲...今日第一日返工」




面對呢個咸濕伯父既注視,少女感到非常唔自在
呢個陳生一手摸住佢既玉背:「嘩,你d皮膚都幾滑膩架喎」

在往後既時間,陳生就不斷上下其手,撫摸少女身上既不同部位
少女呢一刻,就只係想離開呢個鬼地方
但佢別無選擇,只能繼續假裝笑容為陳生倒酒
否則果3百萬一世都還唔哂

「丫小玲你都幾好傾,聽晚我繼續黎搵你丫!」陳生笑淫淫道
「..嗯..好呀,多謝陳生」




陳生企起身,同個睇場既馬夫講左幾句
「小玲,你跟我過黎先」
「去...去邊呀?」少女呢一刻有種不祥既預感

三人離開大廳,黎到一間房間既門口
「呢..呢度係」
陳生:「呵呵,入去咪知囉」

一打開門,係一間類似睡房既房間
而重點係,果一張鋪住白色床單既床

「吓..點解..」少女開始了解到自己既處境,但仲係唔願相信
呢份工,係要提供埋性服務

「陳生,請慢用!」




馬夫將門關上之後,陳生就一手將推少女推落床上
「呵呵,呢度好似都冇試過有你呢d咁正既囡囡啦」陳生除下西裝,露出車軚般既肚腩
少女不斷退後:「唔...唔好呀..」
「比我呢個米飯班主睇中,你以後唔駛憂啦」陳生捉住少女雙手,向少女既臉蛋伸出嘔心到極既舌頭
「救.救命呀!!!!!!!!!!!!!」

「砰!!!」忽然,門口被大力推開
頭先既果個馬夫倒響地上,臉上有被打既傷痕
「放開個女仔..」一名高175,留住余文樂短髮既青年走入房間
「邊撚個呀你!」
青年一拳打中陳生既臉,將佢擊昏

「你..你係咩人呀..」少女依然心有餘悸
青年伸出右手:「黎救你既人,唔想繼續比人逼做小姐,比d咸濕佬摸既話就跟住我啦」
雖然唔知道呢個青年既來頭,但係呢一刻可以相信既人,就只有佢




少女捉住青年既手,一齊逃離呢一個鬼地方



「呼...應該安全架啦」兩人已經後門落到地下既後巷
少女依然對青年既行為感到奇怪:「點..點解你要救我呀?」

「我地搵間茶餐廳坐低先再傾啦..曾慧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