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沙嘴既某一間茶餐廳

「砰!」侍應毫無禮貌地將兩杯熱檸茶放到其中兩位食客面前
女既大約高160,烏黑長直髮,皮膚白嫩,身穿既紅色緊身裙亦引來店內各隻雄性動物既目光
男既身高175,留住余文樂短髮,亦即係我
我叫石至磊

「你覺唔覺得...我地好似好多人望住咁呀?」阿玲低住頭,尷尬道
「緊係啦,你著到咁淫賤」我除下自己既nike外套,遞給阿玲:「著住先啦..」
阿玲迅速咁著上外套,生怕繼續比人視姦:「唔..唔該」





阿玲捧住熱檸茶:「頭先...多謝你救左我呀,點稱呼你呀?」
我飲左一口熱檸茶:「石至磊,石仔」
「咁點解你..會知我個名既?」
我望住佢:「因為..我係有事黎搵你既」
「咩...咩事呀?」

「我係一個特工..」「吓!!!!!!!!!!!!!!」
呢一下將全間茶記既人嚇倒
「你可唔可以細聲少少呢?」我道




阿玲點一點頭,降低聲量:「唔..唔好意思,但係,你真係...特工呀?」
我:「嗯,我係來自一個叫IID,International Intelligence Department既國際情報機構」
「今次黎搵你,就係想要你,加入我地今次呢個『一次性』既行動」

「一塊印美金既電版比恐怖份子偷左,我地黎緊就要去美國搶番返黎」
阿玲打斷我既話:「咪住先,點解要揀我呀?我普通人一個黎咋喎」
「冇架,我地依家缺人手,我就求其響database度搵下邊d人好樣既咪揀啦」
「順帶一提,今次既任務係由美國政府委派,事成之後每人將會得到一千萬美金既酬勞」

阿玲頓時瞪大雙眼:「一...一千萬?」




「係一千萬呀,你都唔想每晚做小姐,比d阿叔摸架嘛..我知道你比你條仔屈,依家差人幾百萬..」
阿玲低住頭,似乎被我講中哂
「我..我憑咩要信你呀?唔比你係d老千仔呀?!」阿玲仍未完全相信我
「嘿..」我冇試圖解釋,只係響褲袋拎左三張照片

呢幾張相片,全部都係阿玲一絲不掛咁熟睡
上下身既私人部位亦一覽無遺

「喂!」阿玲成個人好似醒哂咁,大力地將我拎住相既手拍落枱上:「點解...d相會響你度架?」
我吹住口哨:「嗯..我響你條仔間屋度偷既,我仲順便del哂佢響電腦果d backup」
阿玲成個人好似癲左咁:「即係話,你已經睇哂所有相!?」
我:「係呀,總共有15張,有12張仲響我屋企...」
阿玲知道自己既全相都被我呢個大仆街睇哂,一時已經講唔出野
我仲故意響阿玲面前拎起d相黎欣賞:「呵呵,估唔到你雖然冇乜波,但對腳都幾撚正架喎,白白淨無性病..如果我將d相放上網..」





突然,阿玲流住眼淚,低頭啜泣:「點...點解...我人生會遇到一個又一個瘟神呀?!」
女人既眼淚真係世上最強既武器,全間茶記既人馬上望住我,大概係以為我有負阿玲
「喂..唔好喊啦..」我拍拍阿玲
雙眼滿是淚光既阿玲撥開我:「你縮手呀賤人!」
「我自細就冇daddy媽咪,比人掉左去孤兒院,之後又比個領養我既果一家人虐待...」
「到我終於大個左,諗住可以脫離佢地既魔掌,又比我遇到一個個仆街...點解呀.....」

我遞上一張紙巾:「唔好喊啦阿玲,我頭先講笑咋..我點捨得將你d相放上網呀...」
阿玲搶過紙巾:「我..我唔駛你假好心呀!」
「d相我就一定唔會放上網既,我遲早會比返哂你,不過...你都想儘快還清d錢架嘛..」
我捉住佢雙手:「只要你同我地一齊去拎返塊電版,你既人生..先可以重新開始」

「重...重新開始..?」阿玲似乎對呢個字特別敏感
「一千萬美金..你還完d錢,都仲有一大半剩啦,咁你下半世都唔使憂柴憂米..」
阿玲態度開始軟化:「但係...我咩都唔識架喎,點同你地呢d特工合作呀?」




「唔緊要...你響今次既任務擔當既位置唔需要太多技術..不過我響未來既兩日都會盡力train up你」
阿玲低頭片刻,似乎內心仍在交戰

阿玲鼓起勇氣答
「...好啦,我加入」
「真係?冇得後悔架喎」我再次詢問
阿玲點頭:「嗯...跟你..至少好過做小姐既」
我飲埋最後一啖檸茶,放低錢:「咁就當你應承架啦,行啦」

「去邊呀?」
「我地既基地」
阿玲拉住我:「但係...我d野,仲響屋企喎」
我拎出一條頸鍊同一張成年男人抱住個bb女既合照:「我既拍檔已經上左去你住果間劏房幫你執好野放左響基地啦...不過,你最貴重既都係得呢兩種姐」
阿玲馬上從我手上搶過合照同頸鍊,我忍唔住問:「乜好重要既咩?」
阿玲:「多..多事啦你!....呢張..係我同我爸爸唯一既合照黎架..」







「颯!!」我既type r飛快地穿越海底隧道
「係..係呢,石仔...點解你會做特工既?睇你個樣好似都係同我差唔多大咋喎」旁邊既阿玲問
我:「果陣諗住搵parttime,點知誤打誤撞咪入左囉,見人工幾高咪做住先囉,冇乜點解」
阿玲繼續追問:「但係..你係都要搵我呀..你冇拍檔既咩?」

「我之後果三個拍檔,全部走哂」
阿玲被我嚇倒:「走...走哂?!」
「屌,唔係死左呀...一個就去左日本,仲識到個靚仔男朋友..一個就同個有錢男朋友去左英國...另一個就最近自己辭職既」
阿玲:「係咪你份人太難頂咋?」
「緊係唔係啦...」

「咁你有冇女朋友呀?」




「...」我思索左一陣:「冇」
阿玲對我扮起鬼臉:「呵呵,真係慘囉」
「慘得過你,比條仔呃左隻豬,賣落夜總會做小姐..仲影埋淫照....哈哈講起又想拎返你果幾張相出黎睇..」
阿玲扁起嘴「唔准睇呀!你又話...」
「我話唔放上網姐,冇話唔會自用喎」
「自..自咩用呀?」阿玲似乎知我既意思
我舉起右手chok幾下「嘿嘿..咁就緊係..J下先啦」
阿玲雙手鍊住我條頸:「你試下呀!!!!!!」
「屌你放手呀,揸緊車架!你想一齊死呀....」


「呢度就係你所講既...基地呀?」將車泊響大宅之後,阿玲已經四周張望:「唔講仲以為你係李嘉誠喎...」
我拎出鎖匙:「呢間房唔係我地架,係IID」


一打開門,我既好拍檔新月同阿昇都已經等緊我地
新月叉住雙手:「乜咁耐架你地?」

我笑道:「見頸渴咪去左飲杯檸茶囉,總之帶左佢返黎就得啦」
阿玲:「你地..都係石仔既同伴呀?」
「嘻嘻,估唔到今次又係靚女喎...我叫藍正昇阿昇呀」
新月批一批阿昇:「我叫林新月,你叫我新月得啦,多多指教」
「..你地好」阿玲對兩人點點頭:「係喎,我d野呢?」
我指指樓梯「響上面其中一間房呀,我帶你去丫」

阿玲一打開房門就跳左上張床度:「嘩!張床好正喎!!!有錢人真係唔同d」
「咪話左間屋唔係我地架囉」
阿玲響床上望住我:「估唔到做特工咁嘆架喎,又有車」
「你以為啦!聽日8點起身開始training呀,我會響呢兩日內盡力教你開槍等等既技巧」
阿玲呆起黎:「嘩,駛唔駛開槍咁誇呀?」
「準備定丫,好過到時拎住槍唔識開...浴室響果度,你好好咁抖返晚啦,早抖」


落到樓下,就已經見到新月等緊我
「咦,新月,你響度等我呀?」
「嗯...」

「其實...有冇必要..要師父個女同我地一齊去搶返電版呀?」
我嘆一口氣:「咁我地d戶口比IID班撚屌凍結左嘛,冇理由叫boss比幾百萬我地去救一個唔關佢事既人架喎」

「呢個已經係...最可能救返佢人生既方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