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好快就過去。今日就係第一日UT。 

呢一星期我停哂所有娛樂,每日返屋企就係對住幅牆整理歷史知識。 

家姐問我係咪痴撚左線,對住幅牆講野。 

話冇緊張,就係呃你既。輸左可能會冇左個女朋友架。 

但除左緊張,我竟然有少少興奮。 





只要贏左,就可以抹殺Harry既小小希望,諗起都流口水。 

我好似有少少變態。 

歷史排左係第二日先考,第一日只係考通識。 

一打開份卷,屌,又係講中國,你唔悶我都悶啦老細。 

隨隨便便咁做完之後,我就偷望左肥豬一眼。 





衰仔又寫得幾落力喎,應該有溫過下書。 

之後我就安心睡了。 

第一日既UT就咁過去。 

第二日,考既係中文同歷史。 

中文只係三篇閱讀理解,識就識,唔識就唔識。所以冇乜壓力。 





今日重點係歷史。 

考完中文有半個鐘頭Break,我同Jason仲有師父佢地落左去小食部食野。 

途中,我見到Cherry。 

我向佢點左下頭,表示我有信心。 

要贏既理由有好多,但可以輸既理由一個都冇。 

食完野我地就返上課室,一入去就見到Harry,枱頭全部都係書。 

Harry:「你地有冇溫書?」 

師父:「唔溫都可以炒你啦。 」 





Jason:「要溫架咩。 」 

我冇理佢,只係笑左一笑就返埋位,拎定文具。 

今日既我,係凌駕於阿修羅既存在。 

開卷前一刻,師父突然話: 

「不如寫名果陣加型男上去。 」 

於是,我地三個都寫左五個字既名。 

一打開份卷,我嘴角失守了。 





太易玩了。 

之後兩日既UT,我都係笑住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