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咁講係咩意思。」 

「我有講錯咩?佢咁完美,而你只係一個平凡人。」 

冇錯,Cherry係非常完美,成績好人又靚,身材又唔差,人緣都好。 

而我?成績只係一般,人又毒,隨手係街都可以執到幾個。 

短短幾句說話,我心深處既不安同自卑就被佢掘哂出黎。 





我開始傻笑。 

但佢仍然繼續講。 

「佢了解你既一切,你鐘意食乜去邊,連你最鐘意既動畫係乜佢都知。」 

「但你對佢幾乎係一無所知。」 

唔好再講啦好嗎。 





「咁樣既極端對比,你同佢係埋一齊,有安全感咩?」 

我不停提醒自己要冷靜,但只要望到佢個樣,我就無法冷靜落黎。 

好想離開呢度,偏偏雙腳係呢一刻無法動彈。 

咁至少,請唔好再比我聽到啦好嗎? 

可能係我平時做得衰野多,上帝冇理會到我既請求。 





我只能默默咁企係度受刑。 

諷刺既係,佢講既每一句野,都係我一直想講出黎既。 

原來自己心入面既想法被其他人講出黎既感覺係咁唔好受。 

我好想佢收聲。 

我:「你講夠未?」 

林:「係咪比我講中哂?」 

我:「其實關你咩事啫?」 

林:「既然咁辛苦,點解仲要同佢一齊?」 





唔?佢岩岩講咩? 

林:「記唔記得我講過,我心入面有一個人?」 

唔係真既。我一定係發夢。 

我發現我既手腳係呢一刻終於可以活動自如。 

正當我轉身準備走個陣,佢又拉住左我。 

我:「唔好掂我。」 

我想推開佢,遠離呢個地方。 





林:「果個人就係你啊,魯路修。」 

佢緊緊咁抱住我。 

可笑既係,我竟然係呢個擁抱中感受到同Cherry一齊冇既安全感。 

大腦冇話俾我聽眼前呢個人講既係真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