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話過,屋企人係最好既傾訴對象。 

而家既我,或者應該搵人傾下? 

我返到屋企樓下,望上去。 

適當時候就應該要依靠下其他人。 

正當我踏前一步,準備入大廈個陣,有人叫住左我。 





「魯路修?」 

邊個呀?我已經好煩啦。 

我回頭一睇,原來係林穎欣。 

我:「咩事呀。」 

林:「無,估唔到會係呢度見到你啫。」 





我:「我住呢度。」 

林:「我都係喎。」 

我望清楚佢,佢一身白Tee短褲加拖鞋,果然係街坊。 

我:「哦?係咩?冇野既我走先。」 

林:「可唔可以傾兩句?」 





我其實想拒絕佢,但諗到佢或者可以做我既傾訴對象,我就有興趣傾。 

我:「你介唔介意等一陣,我想上去換件衫先。」 

林:「好,十五分鐘後羅馬廣場等。」 

我倆就此暫別。 

返上屋企,家姐未返,我將行裝扔哂入房再換走套校服。 

洗左個臉,個腦總算冇咁緊。 

望望隻錶,5:30 PM,係時候出門口了。 

我無特別裝扮,因為根本無必要。 





我行到羅馬廣場,佢坐係中央,身邊有兩支野飲。 

我行過去,佢拋左支野飲比我。 

林:「坐低慢慢傾啦。」 

咁既開場白,反而令我有所戒備。 

但係我都係選擇左坐低係佢旁邊。 

我:「有咩想同我講。」 

林:「估唔到你住呢到喎,平時冇撞過你既。」 





無聊既開場白。 

我:「唔岩時間咪撞唔到,冇乜野我走先。」 

林:「你好趕時間咩?」 

我:「我只係唔想哂任何時間係無謂既問候上。」 

我轉身準備走,但卻因為佢一句說話停低。 

「同Cherry一齊,係咪好冇安全感?」 

呢句說話,深深咁刺入我心。 

不知不覺間,我開始怒視住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