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一杯接住一杯咁賣,D文好快就派哂,但人龍無因為咁而大減,魯路修仍然係忙個不停。
 
佢不斷收到班客對佢個故既意見同期望,不過佢無乜表示,只係低住頭咁專心去做每一杯咖啡。
 
去到四點半左右,開始無乜人排隊,個個人都係度專心睇文同玩電話。
 
魯路修見到咁亦將手上既工作交俾另一位同事,自己帶住部電腦慢慢行返去頭先坐緊既窗邊位。
 
佢只係放左自己對腳上檯同望住外面堆高樓大廈,除此之外,佢咩都無做。
 




直頭好似一尊雕像咁。
 
好多人都望住佢,但無人出聲亦無人敢埋去。
 
聽個同事講,佢每日都係,係果個位坐到訓著,訓醒先去做其他野,日日如是。
 
佢究竟睇到D乜..?
 
我亦唔理得咁多,因為仲有貨要點,只好一陣先再去同佢傾。
 




我覺得我要好好同佢傾下。
 
我開始明白點解佢呢幾年都係無女朋友。
 
執貨執到不知時日,直至有同事叫我我先係個倉到行返出黎。
 
我:「搵我咩事?」
 
同事:「呢位小姐搵魯路修啊,佢話約左做訪問,我唔知係咪真所以問下你先…」
 




我望一望個女仔,唔?幾熟口面。
 
我:「哦…得喇無你既事喇,我會處理。」
 
我望望坐係窗邊既魯路修,原來佢已經醒左,仲用緊電腦。
 
「eh…我之前用email約左魯路修先生做訪問架…」
 
 
個女仔突然開聲,拉返我既注意力過黎。
 
把聲好似係邊度聽過..?
 
可能係錯覺掛..
 




我:「哦佢係果邊,戴住黑色口罩用緊macbook果個就係佢。」
 
女:「唔該你。」
 
佢見到魯路修之後就開始慢慢行過去,坐左係魯路修對面,兩個仲握左下手。
 
我之後就無再特別留意佢地,係間鋪周圍行下就算。
 
不過偶然都會係執檯既時候會望到佢地既。
 
個女仔好專心咁拎住支筆問魯路修野,而魯路修就keep住佢對死魚眼答問題,連口罩都無除。
 
點解個氣氛好似怪怪地..?
 
我決定要埋去八下。




 
我見到個女仔無帶野飲,我就知道自己搵到理由埋去喇。
 
我精心咁沖左一杯我最拿手既咖啡,再沖多一杯大吉嶺紅茶比魯路修。
 
我:「Hey~飲杯野先啦傾左咁耐。」
 
女:「唔該你。」
 
魯路修:「過黎做乜。」
 
我:「唔好起哂槓咁啦,想八卦你地訪問D乜啫,沖左大吉嶺比你啊。」
 
魯路修:「哦唔該,呢位小姐係黎訪問我個個故架。」
 




佢一邊除口罩一邊講。
 
我:「個個故有乜好訪問?」
 
女:「魯路修先生而家係網上好有名氣架,「寫出動人故事既咖啡師」係我地今期書既主題。」

魯路修:「太過獎了,我只係無聊先隨便寫下啫。」
 
之後都係一連串既對答。
 
女:「咁最後我想知,應該好多人都想知,呢個故事係咪真人真事?」
 
我忍唔住望住魯路修,想知佢會點答。
 
佢並無望住果位小姐,只係望住個窗飲左一啖紅茶。




 
「唔知呢,不過,我希望個結局可以係真人真事。」
 
一個模棱兩可既答案,但對方又好似收貨。
 
女:「我同各位讀者都會期待你既結局。」
 
佢講完就企左起身,似乎係準備離開。
 
我:「杯咖啡好唔好飲?」
 
我隨口咁問。
 
「嗯,好好飲,同以前一樣。」
 
嗯..?
 
魯路修:「送呢位小姐走喇美星。」
 
我:「哦哦..」
 
魯路修突然開聲打斷左我既思考。
 
我按照魯路修既吩咐,好快就送左呢位小姐落到樓下。
 
我:「辛苦哂你啦,佢份人係比較難相處…」
 
女:「唔係吖,我傾得好開心。」
 
佢向路邊揮手,截左一架的士埋黎,仲開埋門。
 
「見返家姐你,我真係好開心,咖啡既味都仲係一樣。」
 
佢背住我講,講完就上左車走。
 
佢係Cherry..?
 
難怪頭先望住佢就有一種好怪既感覺…
 
我即刻想衝返上樓,話呢個消息俾魯路修知。
 
但當我一轉身,已經見到魯路修企左係度。
 
我:「魯路修你…」
 
魯路修:「嗯,我知係佢,一開始已經知係佢。」
 
我:「咁點解你唔講?你呢七年唔係都係…」
 
魯路修:「已經唔知可以講咩好了。」
 
「明明未見到之前有好多野想講,但最後居然一句都講唔到。」
 
「可能,我已經錯過左修補既時機,一切都已經太遲。」
 
「我可以見到佢就已經足夠了。」
 
呢兩個人,明明知道自己仲在意對方,但只係因為一d小事而…
 
變成左大人,失去左當初不顧一切追尋愛情既勇氣…?
 
佢兩個,係一點交會過,之後又再次分開,以後都會咁樣落去,各自過自己既人生,但又會記掛住對方,一世咁痛苦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