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
 
「或者,係我誤會左佢,世事真係可以咁巧合。」
 
「若然當日我無掛住同若睛吹水,我就唔會只係同佢擦過。」
 
「如果我肯做多少少,我地既結局或者唔會咁…」
 
可惜既係,一切都只係如果,若然呢D假切性既野。
 




佢地兩個,就咁錯過左,係一點交疊過之後就此錯開,再無交會點。
 
其實大概係兩年前開始,我就應該察覺到件事有古怪。
 
阿妹連續兩年無搵我,我就應該主動去搵佢,問佢係咪有乜事。
 
所有野都係我唔好,係我無做好自己應該要做既事先會搞到而家咁。
 
若然我有做多一步,問阿妹發生左乜事,做乜突然唔搵我,或者就可以解開佢既誤會。
 




係我既錯,令我兩個最愛既人無法繼續相愛…
 
明明佢兩個係鐘意對方,仲等左對方五年,但就只係因為一個誤會同埋擦過,而錯過左一切…
 
如果當時我係果度…
 
「喂,過黎幫手啦。」
 
魯路修一句說話將我拉返去現實。
 




我:「咩事?」
 
魯路修:「幫我拎出邊果兩個紙箱入黎。」
 
我:「哦哦。」
 
最近佢都一直係執野又pack箱,唔知佢搞乜。
 
果日之後佢既反應平淡得出奇,簡直就好似無野發生過咁。
 
唔係佢中學同學話我知我都唔會知原來阿妹無係佢地既「約定之日」出現。
 
正常黎講佢應該會好唔開心,喊到豬頭咁先係架嘛,但佢咩反應都無,同平時一樣咁生活。
 
咁樣我反而仲驚。




 
我寧願佢喊出黎,等我知道佢係唔開心,總好過而家咁,我唔知佢諗緊乜。
 
我拎住兩個紙盒入佢房,發現佢間房好亂,一地都係野。
 
我好快就發現係地下既野都有一個共通點。
 
全部都係有關阿妹既野。
 
我:「喂魯路修..你想做乜…」
 
魯路修:「嘛…執走D無用既野囉…」

無用既野…?
 




我:「喂你覺得呢堆野無用?呢堆都係…」
 
魯路修:「啊我知道啊,但係都過左去啦。」
 
我:「喂…」
 
魯路修:「既然佢都叫我要幸福,咁我都要向前行先可以。」
 
佢接過我手上既紙箱,開始一件一件咁將地下既野放入箱。
 
我:「咁你即係會dup哂佢?」
 
我唔知點解直接就講左出黎,明明自己覺得唔應該講。
 
不過,我收到出乎意料既反應。




 
佢突然停哂手,好似停左格咁。
 
唉,傻仔…
 
明明個心就係放唔低,但又要迫自己放低。
 
阿妹啊,你係邊啊…
 
魯路修最後並無dup到箱野,只係將佢收起衣櫥頂。
 
之後既日子,我都搵唔到阿妹。
 
佢改左電話,搬左屋,Facebook同ig都block哂我地。
 




直頭可以話係消失左係我地既生命入面咁。
 
非常之絕情,居然可以狠到去呢個地步,到底係因為咩事…
 
之後好快又過左七年,魯路修都步入30歲。
 
呢幾年,佢都係幫我打理café,等我唔洗一個人顧兩間鋪。
 
最近呢一年,我見自己打理開果間開始上軌道,所以我決定交俾我班班底打理,我返去魯路修果間。
 
我以為咁會令魯路修無所事事,但原來唔係。
 
原來佢已經成為左呢間鋪既招牌之一。
 
班常客話我知,魯路修佢近呢幾年唔止管理間鋪,仲有份沖咖啡。
 
我好奇問下佢地乜魯路修沖咖啡真係咁好飲咩,居然會有fans,仲要大部分係女人。
 
本小姐我都未有fans,佢居然會有,唔通真係青出於藍?
 
D客就答我唔只咖啡好飲,咖啡背後既故事仲好睇。
 
聽落去原來魯路修佢最近一年開始寫一個故仔,叫做「我想要你,仲有你既世界。」
 
呢個故仔每日下晝三點會出新一篇,買一杯咖啡就有一份hardcopy送,送完就無。
 
我開頭以為個死仔咁識搞gimmick搞旺個場,令每日都咁多人黎幫趁。
 
直至我係櫃檯見到今日會出既新章,章名叫「開玩笑」。
 
我好快就睇哂,個心不禁寒左一寒。
 
呢個對佢黎講並唔係一個虛構故事,而係佢親身經歷過既事…
 
你仲係放唔低..所以決定寫出黎?
 
三點鐘就快到,佢亦係café既窗邊位起身,帶住部macbook慢慢走向水吧。
 
佢將macbook放入自己既袋,之後就行左去櫃檯整理一陣要派既hardcopy。
 
搭正三點,客人開始排隊,條隊好長,好似等吉野家下午茶咁。
 
當中大部分係女性,有學生又有OL,都有男人既,後生仔特別多。
 
「唔好sad end呀。」
 
「俾佢兩個係埋一齊啦。」
 
「sad end既以後唔黎架。」
 
呢D都係客人落單既時候同魯路修講既野。
 
你地都係因為唔知呢個故事係真既先可以咁輕鬆咁講出黎…
 
佢又何嘗唔想自己可以有個Good Ending?
 
但魯路修無任何表示,只係不斷隔住個口罩講多謝,然後就去沖咖啡。
 
魯路修你個傻仔…你知唔知家姐真係好擔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