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某個原因,不得不收養一公貓一母狗。

自小棲居於高檔私樓的我,從來沒有親身接觸過比掌心大的動物,對於飼養寵物,實在沒有任何認識和興趣。

我給小貓起名「阿貓」,體形較大的狗就叫「阿狗」,夠簡單了吧?沒有過往記憶的牠們,很快就接受了命名,雖然阿貓表示不喜歡這名字。

也懶得理會牠們怎樣想,反正打算盡快把牠們送走,名字方便就行了,只要替這台「手機」尋到新主人,就可以回歸那平靜的生活。

對了,忘了說,牠們並不是普通的貓狗。



異常之處嘛……實在太多,難以一次列舉,先說一個吧——

牠們,可以跟我說話。

至於原因,就是作為與我上了契約的靈物,可以進行跨種族意識交流。不得不說,論智慧而言,牠們已經快追上人類小學生程度,而且有時候還會舉一反三。

一舉反三的當然是那隻煩人小貓,相對之下那隻金毛的狗女溫順至極。

至於我,一星期前,不過是一名平凡上班族,成功需父幹,老爸給我在公司安置了一個小組經理位置,有車有女有人生,毒撚兩字與我無緣,生活上瑣碎之事不表也罷。



而這個幸福美滿的生活,被自己的好奇心一手中斷。

現在的我,是一名見習道士。

還要是義務的。

一切,都是從的士座位上撿到一部IPhone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