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源有天晚上,在歸家途中,我在路旁等的士同時,幸運地有一輛本來載客的停在不遠處,下車的是一名清麗脫俗馬尾OL,鑑於她仙氣繞體,我多看了兩眼。

遇上美女時搭訕的情節只會在《總裁我愛你》之類的言情小說出現,基於都市人與人之間的冷漠,我與她與眼神交錯都沒有便完成了的士交接儀式。

只是,上車後,甫坐下就有硬物頂住臀部。

留意一下,雖說我Facebook頭像也有變過彩虹,也不認為同性婚姻有何問題,不過我是百份百直男,所以很快我便從椅子上彈起,摸出那件硬綁綁的東西。

入手的,卻是一部典型IPhone:硬綁綁、黑色、長條狀。



邏輯告訴我,這很有可能是上手乘客(仙氣OL)遺下的東西,藉此說不定能與她有進一步交流。

即使不是,古語亦有云:「地上執到寶,問天問地攞唔到」,想了想,司機恐怕亦是同一個想法,於是我便不動聲色把電話滑進衣袋,動作之快,司機根本毫無知覺,對此我感到相當滿意。

從坐下,把電話摸到掌心,思緒運轉,直至收好電話,這過程……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基於要瞞住司機的關係,一直到進入家門我才把電話拿出來察看,首先按了下Home鍵,沒有反應,心料大概沒電,留意到這手機沒用機殼的同時,把電話翻轉來看。



這一看,不得了。

那裡,本該印有一個被咬掉一口的蘋果,現在卻變成了一個……

八卦。

這個八卦圖案,使我莫名奇妙的成了見習道士,讓我糊里糊塗的收了兩隻靈物,令我一頭霧水的踏上一程奇妙之旅。

只是,現在的我,一心懷著好奇,把電話接上從華強北買來的充電器,絲毫不知道,這個簡單動作,正式把我推往不歸之途。



確認電源已經插上,一邊好奇這電話究竟有甚麼功能,一邊踏進浴室洗了個澡,洗澡過程不作表述,過了大概半小時,帶著悠閒回到書桌前,拿起電話打開。

拿起的時候,想著應該會有密碼鎖之類,結果姆指一掃,竟然輕易進入了主畫面,乍看之下,版面正常,該有的Apps都有,看起來還似模似樣,跟正版電話相差不多。

看了一輪,不覺得這電話跟普通IPhone有何不同,於是點進相片庫一看,還未點進大圖,光看小預覽圖,就嚇得我差點把電話摔到地上。

極其詭異。

每張相片都是以不同角度拍下一些扭曲人形,那些人形每個不同,有些在頸上長著人臉的巨大腫瘤,有些沒有五官和任何體毛,有些全身上下佈滿嘴巴。

它們,全都面對著鏡頭。

光是望著相片縮圖已經感到不寒而慄,但是,膽子不小的我還是點了進去看大圖。

是恐怖電影劇照?還是萬聖節試造型?不論是那個,製作也太過逼真了點……



「佢哋係我收服過嘅每一隻惡鬼,唔好亂撳,如果唔係你好有可能會放返晒佢哋出嚟。」

忽然,耳畔響起了一把女聲。

皮膚上每一個毛孔都瞬間收緊了起來,體溫霎時顛倒,心臟猛烈收縮起來——

女聲是從電話傳來的。

「後生仔,生人唔生膽,嚇到個樣都變埋。」

這是怎麼回事?

如果是電話傳來的話……連按兩次Home鍵,赫然發現裡面有一個我早前沒有打開的APP,轉換成那個程式的畫面。



螢幕中,出現了一名黑長直的成熟女性。

而且,樣貌相當動人。

「哦,似乎見到我喇喎,孺子可教,轉數幾快。」女聲帶上幾分讚許,微笑起來,「收你做記名弟子都唔算失禮嘅……」

「吓……」

首個反應是被一連串的奇異事件所震懾,呆了半響,對方只是靜靜看著我,一副悠然自得。

有點不爽。

雖說對方是美女,但自話自說亂給我套上身份實在討厭,甚麼記名弟子,甚麼收服惡鬼,麻煩得要命。

不過,對方可是活生生跟在我進行視像對話,總不能當成廣告來電直接關掉吧。



「你係呢部電話嘅主人?」我試著把話題帶回正軌。

「嗯……你都可以咁講。」黑髮女性微微點頭,若有所思,「不過而家,你先係呢部電話嘅主人,事不宜遲,我哋開始進行訓練……」

「咪住先,」我連忙阻止她,「其實我唔係好明你講緊咩,你講白少少得唔得?」

「你望下自己隻手掌。」

一望手掌,甚麼都沒有,然後把手電轉手,卻發現自己的掌紋……消失了。

取而代之,是一個陰陽圖示。

那一刻,我徹底陷入了無奈之中。



對方之神通廣大已經讓我大腦停頓,接二連三的超展開已叫我醉倒。

「睇唔睇到?你見得到我,就代表你正式改命,從此脫離輪迴,不入天地,成為道士一員……不過以你嘅實力,見習都不如。」美女續道,「你我有緣,儀式嘢就可免則免,你叫咩名?」

我沒有回答。

雖然那種說辭實在是詐騙電話的內容,但望著那個以掌紋勾勒而成的陰陽符號(本該填上黑色處膚色較深),不得不相信對方所說的話。

這個黑長直女性,是行走於世間,專門收服惡鬼的道士?

美女道士嗎……

「喂,你有冇聽緊架?」女聲不耐煩地催促著。

「哦,哦……我叫魏康。」毫不猶豫把自己的名字吐出。

「好……魏康聽住,從今日起,你就係我,御獸派第六十八代傳人『姬畫』嘅記名弟子。」

總覺得,好像惹上了甚麼極度麻煩的事情。

而我,一點都不想被捲進其中。

「我……唔想做道士喎……」我決定直話直說,人生贏家如我一點都不嚮往光陸怪離的生活。

「點解?唔係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道士,成為道士基本上能人所不能……」

「夠喇夠喇,」我搖頭,「對於咩飛天遁地我實在冇興趣……我話晒都有車有樓有女有人生,喺香港地做到呢個程度人生都贏咗一大截,無咩必要節外生枝,你都無謂氹我喇,我都有睇過《蜘蛛俠》,一個字:能力愈大,責任愈大,你講到道士能人所不能,咁肯定亦都有能人先解決到嘅問題架啦?」

姬畫聽我說完一大輪後有點目瞪口呆,過了一會才說:「但其實你冇得揀。」

「咩意思?」

「頭先我話你『脫離因果,不入天地』,你明唔明係咩意思?」

想了十秒,果斷回道:「唔明。」

「意思係,你已經唔係呢個世界嘅人。」姬畫沉穩地說著,「如果你乜都唔做,生命就會永遠停留喺呢一刻,唔會變老,而所有人都會自然而然咁當你當成透明,去到最後,就算你喺條街度裸跑,都唔會有人留意到你。」

「有咩可能?你大我啊?」

姬畫沒有繼續說話,只是冷笑了一聲。

恐怕,她說的是真話。

「咁,我可以點做?」

「呢樣嘢唔係冇解決方法。」姬畫說,「將留喺世上嘅惡鬼收服,就可以改變呢種慢慢被世界遺忘嘅狀態,一隻惡鬼,一份業力。」

「你所講嘅業力,只要儲得愈多,道士就可以一直保持長生不老?」

「長生不老就唔會,但係業力對於道士嚟講,相當重要。少量可以保持返正常人嘅狀態,不至於最後成為人唔人鬼唔鬼嘅虛無靈體,大量就可以增強道士嘅實力。」

「咪住先……你嘅意思係,道士有需要『增強實力』嘅地方?」

「當然。」

天啊。

最後,我逼於無奈成為了一名義務見習道士,開始進行「修行」。

幸好道士這個族群隨著時代進步,對於門徒的訓練也變得精簡起來,至少我不需要有童子之身。

姬畫傳了一個PDF給我,說是天書,只要讀懂了就算是基礎入門,可以施展道士的力量,假若精通裡面所有細節,再差也能達到收徒的程度了。

我二話不說打開,結果,裡面的內容意外地有趣。

它闡述了道士、業力、符咒和惡鬼的關係和作用,由淺至深,閱讀過程毫無阻滯,一口氣速讀一遍,對於自己的處境有了一個基本了解。

首先,惡鬼,是人類死後的衍生物。

成惡鬼者,生前曾直接或間接使他人死亡,死後便會成為惡鬼。

殘存在人間的惡鬼,能根據其「惡」的程度,對人類作出一定影響,極其強大的惡靈甚至可以奪取生命。只要行動能夠影響人間,它們便會憑空獲得業力,動靜愈大,業力愈多。

而道士,就是專門收服惡鬼之人。

書中說明,任何人在成為道士那刻起,就已經不算是人類,而是半人半靈,這倒是有點加入黨才能打倒黨的味道。正因屬於半人半靈,道士亦能使用業力,而這些業力道士卻是無法自己產生,要靠真正靈體去製造。

千門百派有各式收集業力的方式,而御獸派,就是依靠靈獸來獲取業力。

相對與惡鬼,靈物是人類以外的生命體死後形成,每個靈物必定有某個原因沒進輪迴,但是它們沒有記憶,在成為靈物一剎便如同孩童一樣懵懂,但擁有學習能力,並且能夠成長。

而靈物一樣要依靠業力存活在世上,但它們與惡鬼不同,惡鬼能夠憑藉在人間製造騷亂去提升業力「上限」,不過每一份業力都相當珍貴,因為惡鬼幾乎沒有自我恢復的能力,而靈物正正相反,業力上限增長極其緩慢,但是只要存在於人間就可以相對地快速恢復業力。

所謂靈獸,是動物死後成為靈物,道士們將牠們稱作靈獸。

御獸派,主張與靈獸合作,達成收服惡鬼之目的。

以上,是我在第一遍速讀後得到的基本概念。

至於姬畫在傳PDF給我之前便關掉了通訊軟件,而我在讀過一遍後已經沉沉睡去。

「魏康,從今以後,叫我做姬師傅。」

一早起床,迎來這麼的一句話。

雖然對此我有很多想說的話,可是仔細一想,她確實是我的師傅無誤。

由於是星期日,所以我不需要上班,如果卻被強迫在家裡研讀天書。

經過之前的速讀,大致上我已經整理好哪些資料是急需惡補,哪裡是比較深入的研究,先不用理會。

符咒便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科。

沒有符咒,道士便不能使用力量。

根據我花了一整個上午去理解,以現代科學來比喻的話——符是電路,咒是開關,業是能源。

很簡單了吧?

聽起來是,不過使用方式卻是玄之又玄,甚麼意念集中之類,結果,我只是徒學形式,甚麼東西都使不出來。

本來就沒甚麼興趣的我自然很快放棄了,更何況靠父幹……星期日去孝順父母是常識吧?

姬畫對此當然不滿,但我沒作理會,反正時間多的是。

因為我從天書上發現,道士在沒有獲得業力的情況下,並不會立即消失,事情並非極度危急,放慢一點節奏根本沒所謂。

更重要的是,道士身份是能賦予以及轉讓的,雖然實際操作情況我不清楚,但這代表了——

我有機會脫離苦海!

以我的社會閱歷看來,姬畫當初恐怕是因為某種原因詐我。

不過暫時看來又不覺有何危害,所以就暫時將計就計把她敷衍過去,要是忽然失去了她的指導,只靠天書我實在沒有太大信心成為一個能獲取業力的道士。

如是者,我利用各種藉口把那部陰陽手機放在家裡,任由姬畫萬般催促,我也不作理會,該上班時上班,該約會時約會,該去玩時去玩……有空就看幾眼那部天書,生活,彷彿又重回軌道。

僅僅維持了四日。

那一晚,姬畫相當嚴肅地對我說——

「已經五日,你唔識畫符,唔曉唸咒……第一隻惡鬼,好快會搵上門。」

聽到這句,我徹底懵了。

「咩搵上門?你講咩?你……冇提過。」

腦裡卻不期然回想起在手機上看過的詭異照片,那種東西要來襲擊我?

「起初我以為你都叫做天資聰穎,基本符咒好快就上手,要應付『頭七』絕無問題,點知你愛理不理咁。」姬畫說著,「成為道士之後嘅第七晚,好大機會惹嚟遊蕩嘅惡鬼,當然,你好彩嘅話話唔定會無事。」

「但、但係呢樣嘢天書上面冇寫喎——」

「天書有講,只係你讀得太淺顯,根本睇唔到。」

這句我不得不認同,那些我總結出來的知識,其實書中描述得極為抽象,花了很多時間才完全理解。

「咁點算?」

「放心啦,一般嘅惡鬼只係憑本能行事,只不過係你頭七嗰時動靜太大,好容易惹到惡鬼,所以唔會係生死劫。至於我之前講過,根據『惡』嘅程度,惡鬼嘅力量層次唔同……一般嘅惡鬼連普通人都殺唔死,更加唔會危害到道士嘅性命。」姬畫說到話裡,話鋒一轉,「不過『死罪能逃,活罪難饒』,到時就算面對最弱嘅惡鬼,束手無策嘅你恐怕要付出一啲代價。」

本來聽到性命無恙時,心情還是放鬆了點,但姬畫又來一句付出代價,又讓我緊張起來。把那些惡鬼的突出造型和付出代價聯想起來,怎麼都不會是美好的畫面吧?

「咁我點做?我——」話未說完,姬畫就打斷了我。

「現階段可以教你嘅嘢已經教晒,以你嘅資質只要肯學,淨返呢兩日要收到一隻靈物,都有少少機會嘅。」

姬畫其實說得不錯,我的取向確實是想要逃避,這樣才一直耽誤了符咒的學習進度,沒有符咒,我懂得再多也只是紙上談兵。

符咒的基本是符籙,也就是黃紙上畫符,要準備的有丹砂、黃紙和毛筆,材料上準備也花了我不少時間和惹來各種奇異目光。

御獸派給予學徒的符咒只有一個——獸契,沒有靈獸,御獸派道士甚麼都幹不了,只有與靈獸定了契約後才算進了御獸派。

畫符,很吃力。即使以我當年曾拿過中西區青少年填色比賽銅獎的實力,畫了只有最後幾張像樣。

在收服靈獸方面,天書的介紹相當詳盡,幾乎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理解清楚。

入門御獸道士,必須依靠獸契。獸契於靈獸眼中就是上好的零食(好壞程度根據符籙質素),只要對方把整張符籙吃下,就可以定下契約。

聽起來,跟收養流浪貓狗差不多吧?

「姬師傅,邊度可以搵到靈物?」第六日晚上,我向姬畫問道。

實際上,是對著黑畫面問話,因為打開那個通訊APP,只有一片漆黑,通訊與否完全是掌控在姬畫手上。(最初的對話我其實沒有拒絕的選項)

畫面亮起,標誌性的烏黑直髮,姬畫看起來年歲不大,大概廿五六左右,還比我小了點。不過基於對方並非人類,身份神秘,難以準確判定。

「你應該未開過電話嘅影相同埋地圖功能,喺入門階段,你最好長開兩樣其中一樣,八卦鏡同羅庚。」

姬畫沒頭沒腦的說了這句,雖然我不知道兩個APP和找靈物有何直接關係,不過幾天的接觸下,我了解到姬畫從來都不說廢話,所以我打開了相機。

一看到相機左下角的縮圖,又記起那一張張的惡鬼……哦!相機是八卦鏡,用來映照出肉眼看不見的惡鬼和靈物!

那麼……

我迅速打開了地圖,在搜尋一列輸入「靈獸」,沒有結果,轉為「靈物」兩字,幾個圖釘從天而降,其中幾乎是重疊的兩顆,竟然就在我家旁邊。

此時,姬畫的聲音傳來:「你嗰幾張獸契,望落都還可以,只要係初生無耐嘅靈獸應該會搞得掂。」

一手拿起幾張符紙,套上外衣一件,趕在子夜前收服靈獸,那麼就有把握應付明晚到來的突襲!

下樓,第一時間刷新地圖,果然,兩顆圖釘已經移動到兩個街區外,稍微分辨方向就連忙追上。

靈物,泛指所有非人靈體,當中從動物、昆蟲到植物都可以成為靈物,而靈獸只是道士自創的一個分類稱呼,本質上靈獸也只是靈物。

不過,會移動的,多半是靈獸,也正是我的目標!

一邊刷新地圖,一邊緩步移動,幸好街上路人不多,沒有惹來多少目光和阻礙,結果兩個圖釘在前方後巷停了下來。

面對後街,略感陰森。

再三確定沒有跟丟,兩顆圖釘在後巷深處不再移動,我才打開相機APP,對準正前方——

踏進後巷。

目光所及,漆黑一片。一步一步前行,隱約在畫面裡見到一個模糊輪廓,佇立在街道正中,視線移開,望進實際的街道上,卻空無一物。

那,就是靈物嗎?

所謂成為道士後,從來沒有親眼見過任何靈體(惡鬼、靈物),這還是第一次接觸真正的靈異事物,在相片上看是一回事,那可以是特技化妝之類,但現場接觸又是完全不同。

說起來,假設姬畫說的一切都屬實的話,那,其實我已經不再是人類了吧?

一想起這點,就非常後悔在的士上撿了那部手機。

現況也容不得我再胡思亂想,從衣袋中抽出數張符籙,同時,終於看清楚靈獸的全貌。

一貓一狗。

小貓安靜地伏在大狗頭頂。

兩者都帶點透明,看來起有些虛幻。

小貓目測只有巴掌大小,背上劃了一道道黑色斑紋,尾巴半舉在搖晃,兩隻圓滾眼睛在審視著我。

大狗一身及地淡黃長毛,從背後看的話有誤認作狐狸的可能,兩隻犬耳垂落到頭部兩側,同時亦好奇看向我,舌頭伸出,一副憨厚模樣。

基於我對寵物深厚的認識,我完全看不出是哪個品種,不過兩隻看起來都挺漂亮的。

我矮身半跪,試探地將一張符籙向前遞出,鏡頭中那隻大狗喘息加速,過了幾秒就畢直向我小跑過來。

果然!要成功了!

誰料就在牠距離我只有兩臂距離時,頭上的小貓一掌打在狗鼻上,使後者猛然停了下來,然後,貓咪跳了下來,視線不斷在我的臉和符紙上面交替,同時,圍著我繞了一圈。

昂著頭,兩腳在行走後屁股上下搖擺,驕傲得像是國王一樣。

接著,牠停到我面前。

貓掌一出,把符紙直接撕成碎片。

喂!

眼望著手中的符紙莫名地爆散於空氣中,成為紙屑落到地上,只有在八卦鏡中才看到那是小貓幹的好事。

「呢張質素太差,換過一張……不過,我感覺到你應該有機會。」姬畫適時在耳機裡提醒我。

雖然不知道她是如何從手機裡也得到感知,但我決定相信她的說話,再遞出另一張符籙。

在小貓後方老實呆待的大狗神色一動,我循八卦鏡望向牠的方向,白毛犬頓時低下了頭。同時,自以為是國王的貓兒開始伸出鼻子嗅著那張符紙,似乎是在檢查。

這兩隻靈獸,難不成是以小貓為主導?

不是吧,那隻大狗比貓兒體形超出十倍不止(沒有誇大),竟然這般聽話,就這樣讓小不點領著自己,有趣。

過了一會,貓兒把符紙從我手上叼走,然後放到大狗面前,喵了一聲。

長毛犬見狀雀躍無比,一直盯著地上那符紙,幾滴黏稠的口水從嘴角流下,十足鼻涕一樣,顯然對於那張符籙非常有興趣,此刻卻克制地沒有任何動作。

小貓再次回到我面前,抬著頭,雙眼慵懶無比,這次不用姬畫提示,我也知道牠想多要一張了,於是我一次把幾張符紙放到牠面前,牠望了好一會兒,才把我的信心之作拿走,從地上撿起另一張符紙,再跳到狗頭上面。

意外的是,小貓選的第二張質素較好,卻留了給白毛犬,自己就開始吃著另一張。

「有啲運氣……一次過遇到兩隻冇咩戒心嘅流浪貓狗,入門嚟講絕對係一個相當唔錯嘅起步。」姬畫。

事實上,除了貓兒一開始那個舉動以外,整個過程都比想像中順利得多。

看著牠們把符紙都完整吞下之後,忽然,腦裡響起了一把聲線。

「主人?」

那是一把嬌滴滴的女聲,不知為何,我下意識就知道,那是白犬的聲線。

放下八卦鏡,因為我發覺,自己已經不需要八卦鏡也可以看到那對貓狗。

「唔好亂叫主人啊!」此時,另一把聲線也插入我的腦裡,是一把稚嫩的男孩嗓音,屬於小貓。

說罷,貓兒又給那狗鼻子一巴掌。

我有點愣住,姬畫或是天書都沒有提及過,靈獸會說話的啊?

「姬師傅——」

「嗯,你而家已經正式收咗兩隻靈獸,跟住落嚟就可以開始學『御獸訣』,顧名思義,就係利用靈獸力量嘅技能——」

「等等,」我打斷了她,「我想問,點解佢哋識講嘢?」

「點解唔識?」姬畫反問。

呃,好像難以反駁。

「貓仔狗仔?」我試著以同樣方式與牠們溝通,感覺非常彆扭,幻想自己的聲音然後說話。

「主人係咪叫我哋?」

「本王子唔係叫貓仔,蠢蛋。」

兩把聲線同時回應。

總覺得這樣下去我會開始思覺失調。

「咁你哋叫咩名啊?」

兩者相視一眼,沒有回答。

那夜,給兩隻靈獸取名阿貓阿狗,並且正式成為了御獸派道士。

但是,我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我只想回歸那美滿快樂中產生活,與惡鬼搏鬥之類非必要還是不會做,唯一希望,就在天書上提過的身份轉移!

不過眼下還是研究如何渡過頭七,只剩一天掌握御獸訣,不然單憑靈獸還是難以應付惡鬼來襲。

關於御獸訣,我早就在天書看過一遍,但內容太過深奧,根本完全看不懂。有姬畫為我解說,我才從中習得使用方式,對於固中原理,我是完全不懂,不過,這一點無礙我使用符咒。

御獸訣本質上還是使用符咒,利用預先畫好的符籙,賦予靈獸各種能力輔助收服惡鬼。

而收服的最後步驟,還是需要我親自進行。

這一步,卻是意外地簡單,只需要用八卦鏡替它們「拍照」就行。

圖庫中有一系列的詭異照片就是這個原因了。

當初第一次看到那些相片時,姬畫說過那些是她所收服的惡鬼,並且說我有機會把它們釋放,也就是說,那些惡鬼是被封印的狀態?還有,姬畫本人到底在哪裡?

不過,一心打算辭去道士之位的我,懶得深究這些問題。

言歸正傳,當晚收服了阿貓阿狗後,早已累透的我很快就睡進夢鄉,一直到翌日醒來,只見兩隻靈獸已經各自為自己找了個好地方躺著。

阿狗盡量捲縮身體,窩在床尾處,雖然說是床尾,但牠的體形實際上已經快佔了半張床。而阿貓則是惡劣得多,竟然就睡在我的頭頂上!

幸好牠們都是靈體,跟實物有點差距,對我的影響可以忽略不計。

起床梳洗上班這些就忽略不表了,唯獨要提的是,在我考慮要不要帶上陰陽手機出門時,姬畫又主動霸佔了手機畫面,叫我帶上手機,並且利用裡面其中一個程式把阿貓阿狗收進手機裡才離開家門。

那個程式有點像那些養成小遊戲,裡面有一個功能,基本上就是打開電筒,把光線照到阿貓阿狗身上,牠們的身影便逐漸模糊,最後消失,然後在手機介面裡出現了圖像化的牠們。

哦,挺有趣的。

「咦,呢度係?主人呢?明明頭先我仲喺張床上面,主人用光照一照我哋之後……」

「笨狗……我諗,我知我哋去咗邊度,呢度,好有可能係一個神秘異空間——」

兩隻靈獸進入手機後,那介面中不斷彈出字句,看來,牠們進入手機後與我的溝通方式也不同了。

就在阿貓的奇怪幻想進行到差不多時,我打斷了牠:「放心啦,呢度係我部手機入面,你哋好安全,唔係咩異空間。」

「嗯,係蠢蛋把聲喎?」

「咁主人,你記得放返我哋出嚟喎!」

「好、好……」面對這兩隻心智相當稚嫩的靈獸,實在有點笑哭不得。

難以想像依靠這樣的兩隻靈獸可以抵擋惡鬼,但從姬畫的態度看來,她沒有這個疑慮。

我沒有與惡鬼對陣的經驗,亦未曾見識御獸訣,所以不敢判斷到底有多少把握。

上班時間,我幾乎沒有怎樣工作,專心當個經理級冗員,全力鑽研御獸派天書,希望能找出轉讓道士身份的方法。

那注定很難。

和符咒不同,關於轉讓道士身份,當中引用許多我從未聽說過的概念,每個都要在網上查閱一遍,還得要細讀才能理解皮毛……這一部份看來是給那些從小學道的弟子所準備的,中途出家的我要短時間搞懂實在勉強。

不過為了回歸我那幸福美滿生活,再難也要認真研究,終日斬妖除魔的生活就只有中學生才會憧憬的吧?

不過,卻沒有我逃避的餘地。

放工時份,心裡正躊躇時,收到女友來訊約我吃晚飯,日本料理。

這女人很奇怪,任何未經煮熟的東西都不會放進口裡(包括牛排)但她卻偏愛挑選日本餐廳,只要是日本料理,除了壽司刺身以外全都可以。

雖說有點慶幸她不是盲目崇韓,但看著她咬在一個充滿奇怪醬汁的邪魔外道壽司上,總覺得我們的距離愈來愈遠。

重點是,我們之間有一個習俗,那就是每憑吃過日本料理,都必然要到她家來一發。

吃過晚飯,在網上看個電影,再溫存一下。然後,那個晚上,我大約十一點尾聲,從她家中離開,結果街上竟然一部的士都沒有,拿出電話呼叫的士台,才想起……

今天,是自己的「頭七」。

注意力被女友吸引,完全忘記了頭七惹鬼一事,雖然姬畫告訴我在哪裡都一樣,只要不是惡鬼會特別聚集的地方就不會特別有危險。

得快點回家。

剛好,一部的士從遠處駛來,我急忙攔下,上車。

這車廂,好像有點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