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換好衣服準備出門時,驀然看到飯桌上的飯壼和紙條,便走到飯桌前拿起紙條仔細一看。 

「煲了妳最愛喝的湯,趁熱喝。」 

我看著手中的紙條,然後看著前方那一扇緊閉的房門後,把紙條揉成紙團緊緊地握在手掌心中,然後拉開家門上班去。 在離開家前,我還轉身再看一次,但是那房間的門還是緊緊地閉起來。 

* * * 

在踏入醫院的一刻忽然手機訊息的聲音響起,我從手袋中拿出手機一看,只見母親傳了一則訊息給我。



 我看了看就把電話關上,放進手袋去。

 「怎麼不回訊息?跟家人關係不好嗎?」

 條爾,耳邊傳來了洪承君的聲音把我嚇了一大跳。我一轉頭只見他就在我的身旁,看來他剛才看到了我手機的訊息。 

我立刻退後一步,不滿地看著他。 

「早!」洪承君向我打招呼道。 



「早⋯ ⋯」 跟他打過招呼後,我跟他一起肩並肩地往升降機的方向走去。在沿路中有不少在大堂的護士向我們投向好奇的眼神,使我不禁直冒汗。

 希望在往後的日子不要傳出什麼奇怪的傳言就好了。

 我故意放慢腳步不跟他走在一起,但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覺了也放慢了腳步,而且臉上也露出明顯的笑意。 

他一定是故意的!他想我在醫院也過得不安寧! 

我輕輕嘆了一口氣,認命地跟他走進升降機內。 



「妳安慰了鄭興和桐桐了嗎?」洪承君驀地轉過頭來問我。 

我想起買手指餅那天晚上的情景就點點頭道:「應該是吧⋯⋯」 

「怪不得沒有護士再投訴他們了!」話畢他又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 

良久,他直看著前方道:「剛才我並沒心看妳手機訊息的⋯ ⋯」 

他頓了一頓道:「如果妳跟家人吵架了,趕緊和好吧!不然將來會後悔的⋯ ⋯」

 「叮」的一聲,升降機門打開了。 

洪承君向我笑了笑就向前方走去,只剩我一人呆站在原地。 

* * * 



「艾娜!艾娜!」陳千千推了推我的肩膀把我喚了過來。

 「怎麼了?」我疑惑地問道。 

「我喊了妳好多次,妳都沒有反應。」陳千千皺緊眉頭向我露出可憐的神情。 

她見我沒有回應就問道:「妳有心事嗎?」

被陳千千說中了心事,我不禁一僵緩緩地轉過頭著她。 

我不安地咬著嘴唇,有點猶豫問:「如果⋯ ⋯我說如果妳跟很親很親的人跟妳吵架了,吵得不能不能玩會挽回這段關係的話,妳會怎樣?」 

話畢,陳千千呆住了,雙眸有些動搖又有些落寞,好像回想起以往的往事。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想盡辦法去挽回,就算是心中會留下傷痕也好⋯ ⋯」 

她頓了頓道:「因為就算沒有和好,只有你盡過力,心中的傷痕總會有一天會結疤;相反,妳的心就會落下一道深深的傷痕,怎樣也無法癒合⋯ ⋯」

 聽到她的話,我的心隱隱作痛。

回想起那件事,不論是我還是母親雙方都有錯⋯ ⋯ 

我們雙方都避著不談那件事,沒有人道歉,沒有人認錯。我們誰都躲避著。 

如果我們繼續逃避,那麼我心中的傷痕何時才能癒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