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了!明天見!」好不容易終於到了下班換更的時間,換好衣服後我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向醫院的門外。 

一踏出醫院門外,涼風輕輕吹過,入夜後氣溫驟降,天氣開始轉冷了,我用手輕擦著雙臂為自己增添溫度。 

正當我要走向車站時,我看到了陳千千在一旁呆站著,抬起頭仰望著天空,原本臉上總是露出甜甜微笑的她,現在竟露出了悲傷的神情。 

這是我不曾見過的千千⋯ ⋯ 

條爾,陳千千察覺了我,露出了牽強的笑容向我道:「艾娜,要不要一起去吃點東西?」 



*** 

「請給我兩罐啤酒,謝謝!」陳千千把點餐紙交給一名侍應道。 

 淺藍色的牆身上掛著一幅又一幅的掛畫,天花上掛著數盞昏黃的燈光,看起來充滿格調。細少的店內只放著數張鐵製的桌子和椅子,如果沒有人告訴你,你一定會以為這是一間細少的酒吧,而不是一間小本經營的串燒店。 

正當我四處張望時,一碟又一碟的串燒已經送到桌上,香味撲鼻令人垂涎。 陳千千沒有拿起串燒,反而拿起啤酒罐,一口一口地喝,而且喝完後又向侍應要了數罐啤酒。 

我把最後一口的雞肉串送到嘴裡後便停了下來,一直看著坐在我對面的陳千千。陳千千好像有點醉了,雙目有點迷濛而且雙頰也變得緋紅。



 這樣的千千我不曾見過,平日的千千總是笑臉迎人,從不在別人臉前露出失態的樣子,而今天的她有點反常。 她把最後一口的啤酒送到嘴裡後,便自然地伸手想向侍應要多數罐。我見狀便壓下她的手,正視著她的雙眼道:「千千,妳今天是怎麼了?」 

從今天我向她問了一個問題後,她就好像有點不對勁。 陳千千聽到我的話後頓了一頓,然後把手放下慢慢地嘆了一口氣。 

「記得今天你問過我的問題嗎?」 

她見我沉默便繼續道:「我呀⋯⋯心中一直有道傷痕無法癒合⋯ ⋯」 

「不知道妳面試時護士長有沒有問過妳一個問題?」陳千千一邊說話,一邊用食指畫著啤酒罐上的邊緣,像是回憶起面試那天所發生的事。



聽到她的說話,我已經猜到護士長問她什麼問題了。


「妳因為什麼而想當護士?」陳千千緩緩地把話吐出。

看著優秀的千千,沒想到她也曾被護士長質疑過,她在面試時到底曾經發生過什麼事?

我沒有說話,靜靜地聽著她的傾訴。

「我呀… …在中學時有一個很好很好的男友,他很開朗陽光,他很愛笑很會哄人,我以為我們會一起升到同一間大學一起畢業,會一直一直在一起… …」

她用力深呼吸了一下,用手捂住了胸口的位置,肩膀微微發抖:「可是他卻患上癌症了,他變得低沉,消極甚至脾氣也變得暴躁。我以為我和他的家人一直陪著他,他會勇敢地去面對… …」

「可是他卻要安樂死… …」陳千千的聲線開始變得哽咽,雙目也變得紅紅的。

「我跟他說如果他一定死的話,我會恨他的!一直會恨他直到死為止。」她把話說到這裡時,淚水已經止不住,她捂住臉痛哭起來。



「嗚… …直到他進行安樂死時,他一直都認為我恨他,他都不知道我是多麼的愛他… …」

「我愛你還有對不起這兩句話我已經無法告訴他了… …」

看到她痛哭的樣子,我從手袋裡拿出紙巾給她讓她擦乾。

看來在今早的對話中,我把千千這心中的
傷痕再一次受傷… …

「因為就算沒有和好,只有你盡過力,心中的傷痕總會有一天會結疤;相反,妳的心就會落下一道深深的傷痕,怎樣也無法癒合⋯ ⋯」

聽到她的經歷,我終於明白到她說那番話的意思。看來她到現在一直一直都後悔著,後悔沒有理解他,後悔跟他說了一些氣話,後悔沒有告訴他自己內心的說話 … …

看來她怕我會跟她一樣會後悔,才會對我說那番話… …



可是… …我可以鼓起勇氣… …

可以讓心中的傷痕結疤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