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永太太進入了病房後,我坐在護士站內不時注視著永澤獨立病房的方向。 

不知為何內心一直有不好的預感,從剛剛永太太那用手護著腹部的動作告訴我,她有可能懷孕了,但是她的丈夫卻申請了安樂死⋯⋯ 

她的丈夫知道她懷孕嗎?以永先生現在的精神狀態會不會像上一次那樣胡亂掉東西?甚至動粗?如果永先生真的對她動粗的話,那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剛好陳千千回到護士站,她看到我一臉擔憂的樣子就把手上的記錄板放在桌上,然後問:「艾娜,妳還好吧!剛才明明還在發呆,現在怎麼看起來很緊張?妳真的沒事吧!」

 我一直望著那病房方向道:「千千,妳現在有空嗎?先替我看著護士站,我先離開這位置。」話畢,我就離開護士站,但沒走幾步千千就拉著我問:「妳去哪裡呀?」 



「我擔心永太太,所以我去永先生的病房看看。」 陳千千聽到我的話就立即捉著我的手臂:「妳還自己一人去?妳忘記了額上的傷嗎?」她搖了搖頭,然後向走過護士站的實習護士招了招手,讓她先替著我的位置。

 「我跟妳一起去。」千千轉過頭來認真地道。 

聽到千千的話,我的內心像是有一股暖流流過,我向她露出微笑,然後跟她一起走向永澤的病房。當我們走到病房門外時,果然聽到從裡面傳來陣陣的吵罵聲。正當我們二人嘆氣時,忽然傳來一聲巨響,等不及敲門我就立刻推門而進。 

一推開了門就如上次那樣,地上又佈滿雜物,而且永太太則紅了眼眶站在一旁。他們二人看到我們的出現就露出了愕然的神情,像是沒有想到會忽然有人衝到房間內。 永澤一看到我的出現,原本想破口大罵,可是當他看到我額上的紗布,可能內心存有歉意,所以語氣不像之前那麼重。 

「沒有妳們的事,請妳們離開!」永澤指著門口的方向道。 我跟千千望著永太太只見她向我們點了點頭示意,看到她示意沒事我們就只好離開。可是當永太太把湯壺遞到他臉前時,他一手把湯壺推到地上,溫熱的湯頓時灑滿一地。永澤跟永太太頓時呆住了,永太太望著地上的湯水,淚水慢慢凝聚在眼眶然後脫眶而出。 



她一直默默地掉眼淚,沒有說過一句話,讓人看得非常心痛。永太太想要蹲下清理地上的湯渣和湯水,永澤一看到她的動作就拉著她道:「妳也給我離開。」 

太太被他一拉,腳步不穩不小心被地上的水給滑倒,整個人跌坐在地上。她臉色發青,雙手撫上腹部痛苦道:「我的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