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青年身穿著籃球服,黝黑的臉上透出一絲的紅暈,看來是剛剛跟朋友打完籃球,看起來有點高,應該是高中的學生。

「不要跟我說話。」那名青年握緊拳頭,怒視著李梅道。

聽到那青年的話我頓時呆住了,我沒想到會有人敢用這種語氣跟李梅說話。我不敢想像他們之間是什麼關係和發生過什麼事。

聽到那青年的話,李梅臉上露出了難過的神情,她緊握著手推車的手把,身體微微顫抖。

「嘉海……」李梅向嘉海踏前了幾步,他一看到李梅的靠近,就立即退後數步,表現得非常抗拒。



嘉海撇了撇嘴,毫不客氣道:「不要靠近我,我不想見到妳!」當他看到李梅眼眨淚光時就愣了愣,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他立刻轉過頭不再跟她對上視線。

「我跟嫲嫲是永遠都不會原諒妳的。」話畢,嘉海就轉過身往出口的方向走去,只剩李梅一人呆呆地望著嘉海的背影,直到嘉海離開了超市,李梅呆望了許久才回過神來,當她轉過身時我來不及躲開,就與她四目相望。當李梅看到我的出現時,臉露尷尬的表情,伸手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 * *

「我沒想到會碰到妳……」李梅喝了一口咖啡道。

在超市跟李梅相遇,我們結賬後便到商場內的咖啡店去。咖啡廳內播著柔和的音樂,香濃的咖啡香氣在室內圍繞內,當你深呼吸時就能嗅到,使人能放鬆心情,可是此刻的李梅卻是相反,整個人都繃緊著,像是被別人發現了秘密一樣,處於緊張的狀態,無法放鬆下來。



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捧著咖啡杯,小口小口地喝著,咖啡的蒸氣冒起,模糊了我眼前的視線,看不清坐在對面的李梅,就如我看不透她的過去一樣。

李梅低下頭雙手握著陶瓷製的咖啡杯,緩緩地嘆了一口氣道:「剛剛的那個男生叫嘉海,他是我的兒子。」

聽到李梅的說話,我難以置信地瞪圓了雙眼,因為我沒想到李梅結婚了,而且有一個這麼大的兒子。

她看到我驚訝的表情苦笑了,眼睛有點濕潤,像是因爲回憶起過去而感到有點傷感。

「在幾年前丈夫患上癌症,他求我簽下安樂死的同意書……」



她停頓了好一會,才開口道:「我簽了。」

話畢,她抬起頭直視著我,想從我的眼眸底看出我的想法。

「當我簽了這同意書後,我的兒子跟奶奶都不認同我的做法,說我害死我的丈夫,說永遠都不會原諒我。在那之後,嘉海他就一直跟奶奶一起住……」


「我已經失去當母親的資格。」

我沒有想過李梅曾經發生過這種的事情,被兒子及丈夫母親怨恨的她……

她的心情一定很複雜,也不知該如何面對。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如此脆弱的李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