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 31. 改變

「姐姐,我們好久不見了。」曾桐桐躺在床上,勉強地張開乾燥的唇瓣,氣若游絲道。

看到桐桐的身體每況愈下,不安感在內心不斷地擴大,因為此刻的桐桐跟田協材很像,因化療而令頭髮掉光,身體變得非常瘦削,臉色枯黃,臉頰也變得凹陷起來,看起來令人覺得他已經時日無多了。

「對呀……」我替他蓋好被,一旁的鄭興緩緩地嘆了一口氣,望著桐桐的眼神充滿擔憂。沒有想到短短的日子,原本開朗活潑的小朋友竟變得如此虛弱。

要不是林從欣告訴我,在我這些天調到別樓層工作,曾桐桐不斷地提起我,說想要見我我也不知道桐桐他竟變得如此模樣。



他嚥了一口口水,用著沙啞的聲線道:「姐姐,多點來找我玩好嗎?」聽到他這句說話,我立刻抬頭跟鄭興對上了視線。他的語氣帶著哀求,像是害怕自己已經沒有時間。

我還沒有回應他,他已累得慢慢閉上雙眼睡著了,如果他不是還有鼻息,我還以為他連媽媽一臉都沒見就這樣離開了。

在桐桐睡著後,鄭興就嘆了一口氣,望著熟睡中的他有點感慨:「我還以爲像我這種一把年紀,會比年輕人更早離開,怎料……」他搖了搖頭望著我。

「他的媽媽還是沒有來過嗎?」

鄭興搖了搖頭示意。



***

探望過曾桐桐後,我就離開醫院,在離開醫院時在大堂中剛好碰到了李梅。李梅看到我時露出了微笑,這是我從沒見過的笑容,不像以前的冰冷,反而有一絲的溫暖。

「護士長,下班了嗎?」我跟李梅肩並肩地在大堂往門外的方向走去,寧靜的大堂內迴響著皮鞋跟地板摩擦的聲音。

「對呀……」李梅回應道。

也許是因為上次在超市相遇,讓我知道了護士長的事,讓我感到跟護士長之間的隔膜好像都消失了,讓我知道護士長並不是毫無感情,只有理性一面的人。



正當我們踏出醫院,自動門打開的時候,李梅開口打破了此刻的沉默:「妳變了… …」

聽到這句說話,我轉過頭來望著她,可是李梅卻一直望著前方,露出微笑:「妳跟初次來到安樂院時相差了許多,妳現在應該不再輕視那些主動要求安樂死的病人,對吧。」

我愣了愣停下了腳步,沉默了起來。

「因為每個人背後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原因,才會使他們有這樣的選擇。這樣說妳開始明白到當初面試時問妳的問題嗎?」

話畢,我抬起頭望著天上的夜空,回想起面試那天她提到的問題沉思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