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你還是愛你」?那不是我預設的鈴聲音樂,我拿起了電話看一看來電者是誰。
 
屏幕顯示:程若珍
 
「若珍?」我的內心不禁寒了一寒。
 
我沒有多想便按下了接通鍵,接聽的會是若珍的聲音嗎?
 
「DO……..DO………」
 


就像整蠱電話一樣,當我按下了電話的接通鍵還把耳筒放到耳邊的時候,對方便立刻掛了線。
 
說實話,我舒了一口氣,感覺很矛盾,我很想再一次和若珍談電話,可是理智上告訴我若珍已死,如果真的接通了,那我便是接通了來自陰間的電話。
 
我思索著那首歌的歌詞,「沒有你,還是愛你,同在這裡再呼吸這空氣……」,或是代表若珍如司徒月所說,她真的在我的身邊,而她只能透過歌詞與我聯絡?
 
如果,上天真的賜予我一個機會與逝去的人聯絡,這個潘朵拉的盒子我夠膽打開嗎?
 
「叮噹!叮噹!叮噹!」突然之間,強勁而快速的門鐘在響鬧著。
 


阿俊和阿健?我立刻走過去開啟木門,只見前方有一個保安員喘著氣的不停按著我的門鐘。
 
「出…..出事啦!文生,你兩位朋友發生左意外呀!吓!吓!」保安員喘著氣說。
 
「意外?咩意外呀?」
 
「同你好熟嗰兩個朋友呀!佢地響地下出左事呀!你快啲黎睇下啦,我地報左警架啦!」
 
「好!我而家黎!」我拿了銀包和電話之後,便跟著保安員往電梯的方向走過去。
 


我心亂如麻,他們出事是因為我嗎?會否是那個殺人兇手想斬草除根,本應想把我殺掉,可是不知出了什麼原因而讓阿健他們成為了我的替死鬼?
 
「叮~~」在等候電梯到來的同時,突然之間,本應戴在手中的結婚戒指跌了在地上。
 
我立刻蹲在地上把它拾起並戴回手指上,印象中我戴了戒指之後,從未發生過戒指突然之間跌下來的事,不知怎的,內心有一種「唔老黎」的感覺圍繞著自己的思緒。
 
進了電梯之後,我和保安員便乘電梯往地下進發。
 
「你又點知出事既人係我朋友呀?」我說。
 
「佢地成日同你一齊上你屋企架麻,我認得!做我地保安員最緊要既就係好記性。」保安員說。
 
「咁你記唔記得我太太出事嗰日有咩可疑人士黎過?」
 
「我唔知呀,嗰日我放假,不過文生你都唔好咁難過啦,生死有命,惡人自有惡報啦。」


 
「我明架啦…….」
 
電梯很快的便到達地下,我跟著保安員往他們出事的地點跑過去,只見一大班警員已經到達並在封鎖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