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的士後,我便急步的往司徒月的病房走過去。
 
「先生,唔好意思,未到探病時間,你唔可以黎探病架!」當我想進行病房的時候,門外的護士走過來說。
 
「唔好意思,不過可唔可以睇下8A床位既病人起左身未?我有急事想搵佢!」我說。
 
「啊~~夜神月呀?佢起左身,你等一等,我叫佢出黎搵你。」
 
夜神月?我想這大概是司徒月的花名吧,我說:「係……冇錯,麻煩你通知佢一聲我響呢度等緊佢。」
 


我坐在病房外的座椅上,很多人愁眉深鎖的在出出入入,我知道在早上的時間到來的人不會是探病,他們大多來是趕來看親人的最後一面,或是剛接獲親人遇到意外被送到醫院而趕來探望。
 
在醫院待得久了,開始佩服這裡的醫生和護士,他們在這裡工作,見證著那麼多人的生離死別,換了是自己,說不定一早已經得到情緒病。
 
很快,司徒月已經穿回自己的衣服行出病房。
 
「你冇事啦?」我站起身說。
 
「我?冇事啦,好小事啫。」司徒月輕鬆地說,像是不把昨天被鬼上身當成是一回事。
 


「我今次搵你,係想你幫我架,我老婆死左,我想知邊個殺佢呀!」我捉著司徒月的手說。
 
「咁兇險?不過我只係見到鬼,但係聽唔到佢地講野,所以好難問係邊個人殺你老婆喎,再講呀,你老婆唔響到!」司徒月不停的四處張望。
 
「唔響到?咩意思?你唔係話佢跟住響我後面咩?」
 
「我而家真係見唔到佢呀,你想問都冇用啦。」
 
我哀求著,並跪在司徒月的面前,捉著他的褲腳說:「咁點呀!你一定要幫我呀!我唔可以俾我老婆同埋阿健死得不明不白架,我一定要搵到個兇手出黎呀!」
 


司徒月見狀立刻扶我起來並說:「我一定會幫你,不過我能力真係有限,你知我聽唔到鬼講咩,我又唔識搵佢地出黎,不過,我知呢個世界上面有一個人可以幫你,不過………」
 
「不過咩?」
 
「呀………一言難盡,佢個人好公道,你同佢傾下想佢點幫你先,之後佢就會再同你傾條件,到時唔啱你走都得。」司徒月面露難色的說。
 
聽了司徒月的說話之後,我第一時間想到的就只有「老千」這兩個字,可是現在的我想找出兇手實在是無計可施,「找鬼問兇手」這個方法如果真的可行的話,即使要我花光所有錢也在所不計。
 
再說,現在的我,還有什麼可以輸?
 
失去了最愛的若珍,最好的朋友,工作也失去了,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輸,即使死或同歸於盡,我也一定要找到殺害若珍和阿樂的兇手!
 
「好!我信你!我同你一齊去搵你所講既人。」我說。
 
「既然你咁信我,我亦都答應你,響我能力方面做到既野,我一定會全力協助!」


 
說完,我便和司徒月一起到醫院外乘的士找那個「世外高人」。
 
<< 被騙的人感到快樂,那有時候說謊並不是一種罪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