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曦,你係我既好兄弟,接落黎我會講俾你知我生前究竟發生咩事。」
 
我深呼吸了一下並整理自己的思緒,之前我還在糾結著阿健的死與自己是否有關係,很快我便可以知道事實的全部,而最重要的是我可以幫阿健捉拿到兇手,好讓他可以安息,這個亦是我唯一可以做的事。
 
「阿曦,我都唔知應該從邊到講起,不過你記住聽到我所講既野之後,一定要冷靜,仲有,千萬唔好再諗報仇既野,唔好再有任何既仇恨,你一定要應承我!」阿健(嚴國旋)說。
 
「好!我應承你!」
 
「其實,我係俾阿俊佢殺死架……..」
 


聽了阿健說出兇手是阿俊之後,我呆了一呆,阿俊不是同樣也遇襲受傷嗎?我還記得從當日的現場環境看來,地上沒有什麼兇器會令到阿俊的頭部造成嚴重傷害,亦即是說要把阿俊弄傷,就一定要有第三者在現場,如果阿俊把阿健殺死,那麼又是誰襲擊阿俊?
 
「我唔明你講咩!點解阿俊要殺你?我地三個唔係好兄弟咩?點解!?」
 
我從來也沒有想過兇手竟然就是阿俊,這個完全超出我預計的答案,我除了感到錯愕之外,已經不知道可以說些什麼。
 
「你應該仲記得,出事嗰晚你響Whatsapp同我地講你有捉拿兇手既辦法仲叫我地上黎會合你,阿俊約埋我響附近一齊行去你屋企,就響嗰個時候,阿俊佢從背後偷襲我,將我條頸扭斷左。」
 
「點解阿俊要偷襲你?唔通若珍既死都係關阿俊既事?」
 


「阿曦,記唔記得我之前成日同你講你要對若珍好啲?」
 
「我記得!我仲話因為要做野冇辦法陪佢,你仲話我唔緊若珍。」我說。
 
「其實我之前已經同你講左好多次你忽略左若珍,但係你自己成日都愛理不理,以為自己要做野就大晒,你知唔知女人要錫架?」
 
再一次,面對著阿健的質問,我無言以對。阿健說得對,女人和若珍的確需要愛錫,我的確因為工作忽略了在家一直默默支持自己的若珍,現在的我,再一次聽到阿健教訓自己的說話,我在想原來忠言往往逆耳,之前我根本沒有當過阿健的說話是一回事。
 
「即係點?你都仲未解釋到阿俊點解要殺你。」我說。
 


「講左咁耐你都仲未明?阿俊同若珍有染呀!」
 
「有染!?」我感到十分之震驚,我還看到坐在附近的司徒月和天佑聽了後,也打了一個突。
 
「係,你成日出去做野唔返屋企陪若珍,我估若珍可能因為悶既關係,成日約我同阿俊食飯,初時我,阿俊同若珍三個一起出街食飯,慢慢,我就發現佢地兩個已經開始偷偷咁樣約會……..」
 
聽到這裡,我的心臟來了一下下的悸動,我感到我的內心在淌淚,最愛的太太居然和自己的好朋友有染還被蒙在鼓裡,那種被人出賣的感覺讓我有點透不過氣來。
 
為怕阿健看到我太激動而不把事實的全部告訴我,我決定壓抑自己的情緒並顯示出一副不太在意的樣子說:「你繼續講落去,我接受到。」
 
「講返嗰晚,我見到阿俊之後,我問佢,若珍係咪阿俊殺既,我勸佢自首,初時佢都坦白咁樣承認仲同意話上黎搵你認錯去自首,但係點知突然之間阿俊就殺左我啦!」
 
「即係話殺死你同若珍既人就係阿俊?」
 
「係!」阿健(嚴國旋)說。


 
「阿俊殺左你,你唔憎佢咩?點解你仲要我放低,唔好諗報仇?我真係唔明!」
 
「冤冤相報何時了?我相信好多野都係整定,你地係我既好兄弟,阿俊佢可能一時間睇唔開先會咁,更何況佢已經受到應有既懲罰,再講,如果你真係打算報仇,咁你既大好前途,你既事業人生就會被摧毀,咁樣做值得咩!」
 
「殺左你同若珍,兩條人命,佢都只係俾人襲擊昏迷不醒,咁都叫做受到應有既懲罰?」
 
「阿曦,你之前先應承我唔會激動,唔會尋仇,你而家想反口?係咪想我走都走得唔安落?」
 
「放心,我應承你就一定會做到,只係我一時間接受唔到啫…….
 
「既然係咁,我可以安心咁走啦,記住你應承我既野,我會保佑你!」阿健(嚴國旋)說。
 
我向著阿健(嚴國旋)點頭笑了一笑。
 


突然之間,房間內的寒氣消失掉,我在想阿健的鬼魂或許在我點頭微笑之後便回到了陰間。
 
房間內又回覆到一片沈寂,或許其他人和我一樣,對於阿俊是兇手感到意外,又或者對於一個戴了綠帽的男人來說,他們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安慰的說話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