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行返轉頭果陣就見到啊敏仍然座係車上面唔出嚟,仲用一個好嬲嘅目光望住我。

我望住佢講「妳係咪唔舒服?做咩仲座喺度?」

『話你呀!一啲風度都冇架,落車都唔識過嚟幫我開門。仲有呀……』

啊敏一反常態咁話我,又話我冇男人風度唔關心佢之類。成個感覺佢變左另一個人咁,再唔係之前果個聽話嘅佢。

返去實炒左妳!!



『炒左我?乜你有出過糧俾我咩?』啊敏望住我。

「點解……?」

啊敏指住我話『點解知你諗乜嘛!其實我一早就知,只係我唔出聲啫!!你似住我鐘意你,就當我工人咁洗。』

老實講,公司成立後大多數嘅case都係咁啊敏一手搞掂。要我出手嘅,呢次根本就係第一單。

「唔係咁架……」



『唔係?咁你幾時有當過我係女仔?幾時對過我溫柔?幾時關心過我?』

「咁我有女朋友嘛!」

『果個女人?哈…』

啊敏講完呢句之後就自己落左車。佢拎住本筆記簿周圍咁望。

「妳周圍咁望咩?而家大霧成咁。」



我完全咁被無視,直至一聲巨響。呢一種聲係…… 鎗聲。

我大叫「快啲伏低,有人開鎗呀!!」

『喺空地伏低有用咩?少爺果然係少爺。』

啊敏對住我冷笑,感覺成個環境突然低左幾度。

呢一種寒係由我内心恐懼而來~

見佢微笑咁話『呢度本來係一個戰場,邊個叫你介入唔屬於你嘅事?』

我驚叫「戰場?香港邊有仗打?我只係嚟查案,想搵返個失踪嘅人。」

『我知!唔係我都唔會同你一齊嚟呢度。』



「妳到底係邊個?妳唔係啊敏!!」

呢個"啊敏"再對我冷笑~

『你連我都唔認得?我係你師妹啊敏。』呢個人開始大笑啦!!

「妳唔係!!佢唔會用啲咁嘅語氣同我講嘢,仲有妳一定答唔到我地之間嘅事。」

『哈……』

『你仲記唔記得我點幫你搞掂啊婷個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