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只係片段關係~

我跟左佢地喺個山度不斷打轉都完全唔覺得攰,不過………

『死啦。我地係咪行過呢度,不如行返上去啦!』啊禧自言自語。

冇呀… … 我一直跟住你地。

小燁講「沿住前面條水路轉灣行。」



點解小燁咁清楚呢度既?明晚偏離左原定路線架…

『唔係呀!我地行過呢度架…… 好邪!密林點會咁凍架!』啊禧不斷對小燁講。

佢講得冇錯,呢度真係異常既低溫…

溫度低到連我都感覺得到~~

佢地冇停過步。



兩個鐘後,佢地終於行到"有屋"既地方。

果度啲屋跟本就全部都荒廢晒~

小燁充滿信心拍一拍心口咁講「都話冇信我冇錯架啦,睇下!果度啲屋開晒燈架。我入去問下人到底點出返去。」

咩話邊有燈??…… 小燁唔好過去……

遠距離我而經見到有個身影……



係果個女仔…… 想殺死我地果個……

停呀!停呀!唔好入去!!!!

但小燁直接穿過我行左入去~

…… 小燁…… 我救唔到小燁……

~~~~~~~~~~~~~~~~~

畫面由間屋變返做白色既世界~

"咁妳而家知道所有嘢既起因啦!"

眼前既無數既光點聚集埋一齊而慢慢形成個身影~



佢繼續講"咁妳而家願意做選擇未?"

縱使所有光點聚集後,佢都只係得個灰灰地既人型~

唔好話樣,連佢性別都分唔到!?

「未!我仲有好多嘢未知,搞清楚前我係唔會做任何選擇!!」我好肯定咁講 。

直覺就我知,只要唔答應佢~

佢就要一直回答我既問題…

如果唔係咁,佢就會一直由我喺度~



佢雙手抱住自己個頭"呀!有咩就快啲問啦……問啦!"

果然~

「我想知小燁同佢約定係咩?本簿又係咩一回事?」

呢兩個肯定係大家想知既事!!

"okok"

畫面一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