佢地出嚟果陣係互相對峙既樣~

不過~~

「小燁!!」

今次佢再唔係背對住我,而家轉身對我微笑。

「你知唔知……你知唔知……」



我太興奮啦,興奮到連說話都講唔清。係咁流眼淚~

將小燁緊緊咁攬住~

小燁佢溫柔撫摸我既長髮『Mika, 我咪講左唔好好嚟既!做咩要咁執着?』

「因為要你履行當日既承諾!」

我將佢攬緊~



偶然間發現…… 果一隻充滿傷疤既手~竟然係……小燁隻手嚟。

『Mika,我諗妳已經發現左… 對唔住!』小燁低住頭咁講。

我一路攬實小燁一路講「咁又點啫?你而家跟我返去咪得囉。我地返去一齊生活。叫埋飛揚子霖一齊去玩啦。係啦,仲有啊月啊晴。」

小燁完全冇出過聲,只係攬得我更實。

『恩愛時間夠晒鐘啦我諗!』果個女仔出聲



佢既視線慢慢由小燁身上轉至我身上~

然後再講『當初係你要求我俾力量你報仇,話咩後果都冇問題架。唔通你而家想返口?』

『係我係咁講過,但唔代表你可以傷害Mika。唯有佢,我係唔可以……』小燁未講完。

佢就再一次伸出佢雙手既長爪向我衝過嚟~

「你想點……呀呀!」佢太快啦,我跟本就嚟唔切反應。

又係冇感覺既?

但今次我本能咁流左眼淚~

因為我見到既係小燁用自己身體緊緊咁攬住我,為我擋下呢一記。



而佢自己就…就……

身上留左條好長既傷痕!!

『我話過對妳既係一生承諾,哈。不過對唔住我先行一步。我愛妳,家蔚。生存落去,完成我最後既願望』小燁安慰我咁講。

但佢個傷口跟本深到止唔到血~

「唔好,拋低我自己一個。」眼淚跟本就停唔到。

我由哀傷目光轉到仇恨眼前呢個女人!!

個女人講『唔洗咁望住我,下一個就係你。』



我知道自己跟本冇能力逃走~

我更加唔願意放低小燁~

我決定拾起起上匕首向呢個女人復仇!

…………

……



身體被長爪刺穿,眼見自己既鮮血喺地上抗散。

「好痛~我而家嚟陪你啦,小燁。」



唯一想既係再掂下小燁~

但係~

「呀!!」

個女人重重咁踩住我隻手~

仲講『咪話左恩愛時間已經結束咩!Sam 我地走。要你做……』

意識開始流走……

世界開始變得白芒芒~



"佢用上自己生命嚟換取妳一次選擇,記住妳只有一次機會。"

「到底又係邊個?」

"呢層唔重要,最多……"把聲諗左諗再答我"最多話俾妳問兩個問題!"

「小燁而家點,佢喺邊?」諗都唔諗就問左呢個問題。

"佢咪幫妳擋左下咩?"佢好冷靜咁講。

小燁死左?

佢真係死左?

控制唔到自己眼淚「唔會係真架。唔會架……」

"呢個係事實,無論妳信定唔信都好。好啦,快啲問埋第二條問題。"聽得出佢有啲唔耐煩。

係喎!!!

啊賢呢?

仲有啊Sam?

啊敏又點呀?

到底發生左咩事?

小燁又點會咁架?

把聲輕挑咁話"嘩!妳一次過咁問多嘢唔啱規距喎。算賣次大包,見係佢連條命都俾埋我,哈。世界上竟然有人咁傻。為左人地幸福而犧牲自己。"

語音一落,世界再唔係白茫茫咪都冇。而係一條山路。

係小燁同啊禧行山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