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明!點呀你?阿明!」
 
我一聽就知道呢把熟悉嘅聲音正正就係阿盈,大概差唔多兩年無聽過。點解會聽到佢叫我?唔通我死咗而撞返佢?定係我一直都發緊夢,其實所有嘢都無發生過?
 
無錯喇,一定係發夢,我已經好累,好眼瞓,阿盈不如唔好叫醒我,比我瞓多一陣好嗎?
 
「唔好理佢呀!走呀!班怪物嚟緊呀!」突然有一把哄亮嘅叫聲加插入嚟,令我從模糊之中伴隨住渾身缺乏力氣同帶點肌肉酸痛嘅感覺慢慢醒來。
 
我張開雙眼,驚見阿盈喺我身旁,而且佢滿身傷痕,究竟發生咩事?
 


「走呀!」一把哄亮嘅叫聲再次呼叫。阿盈見我醒返,即時將我隻手搭喺佢膊頭身上然後扶住我走。我向後一望,只見遠方有一堆白煙向我地飄近,並發出「沙沙」嘅聲音,我腦海即時意識到又係嗰班「山魅」。
 
雖然我身體十分虛弱,但我徹徹實實地知道身旁嘅人就係阿盈,事隔幾乎兩年,終於可以搵返佢。但係……佢呢身裝束正正就係當年書展所著嘅一樣,唔通佢一直喺西貢結界入面迷路?
 
「快!入嚟呀!」原來呢把哄亮聲音就係眼前呢個阿伯,佢企喺一間破爛死屋門前揮手等著。接著,我同阿盈就衝入間屋逃避「山魅」嘅追捕。
 
入屋後,阿盈扶我坐低。屋頂已經破爛,令月光嘅光線透入,總算可以睇到嘢。
 
「阿明!你見點呀?你點解會喺到嘅?」阿盈緊張地問。
 


我捉緊阿盈隻手說:「我搵咗你兩年喇……終於搵返你。」當我講完呢句說話時侯,身旁幾個男女即時大叫:「唉!又過兩年呀!今次無喇!死梗呀!」
 
「阿明,你岩先暈咗,會唔會影響咗你記憶?」阿盈關心地問,但我從佢表情同聲線得知,佢不斷掩藏住內心嘅恐懼。
 
我搖搖地說:「我真係搵咗你差唔多兩年,你仲記唔記得書展嗰日你突然話爆Case而走咗?嗰日之後你就失咗蹤……我為咗搵你,去咗你間機構打工,仲惹埋好多古靈精怪嘅案件……不過點都好,呢家搵得返你,證明你無事就好!」
 
阿盈聽完我解釋後,反而無咩太大驚訝,只係有種氣餒嘅感覺,身旁嘅人亦都一樣。我留意到佢地有啲人嘅衣著同髮型都比較老套。腦海突然有種念頭,佢地會唔會已經失蹤咗好耐嘅人?
 
「其實書展呢一日,對我嚟講只係前日嘅事。」阿盈淡淡地說。
 


「咩話?前日嘅事?」我驚訝地問。
 
「我喺西貢盪失路咗兩日,而佢地有啲人甚至成幾個星期……我地都嘗試過想走返出去,但發現出面有班怪物喺到,而且我地走極都係回頭路,所以每次都會匿返入嚟,而電話……」阿盈拎住一個無任何電源反應嘅手機。
 
「幾個星期?佢地點捱到呢家?」
 
阿盈望一望我,眼神帶點恐怖地說:「奇就奇在我地唔會有任何肚餓缺水嘅感覺。」
 
突然有個一身行山裝扮嘅阿叔走嚟急問我:「你有冇電話喺手?有就快啲報警搵人嚟救我地。」
 
我如夢初醒,即時喺褲袋之中拎出手機,已經仲有些少電源。身旁所有人都好期待,將所有希望放喺我呢個電話身上。
 
雖然電話仍然顯示「沒有訊號」,但我仍然試下打999報警求助。
 
可惜,當我打999後,電話一直都無任何反應。有個女人即時搶去並說:「比我打!」


 
點知,佢左按右按,似乎搵唔出打電話個制。個行山阿叔又搶走部手機說:「你邊識用智能電話呀!你嗰年仲用緊Nokia咋!」但係個男人不斷打電話求助都無任何反應,最後大家失望地各自搵地方坐下。
 
呢一晚,我同阿盈講哂我過去一年所遇到同發生過嘅事,而阿盈亦都同我講佢所知嘅事情,大概我都掌握到個情況係點。
 
原來阿盈喺機構開始做咗無耐就已經接觸到唔同古怪嘅案件,但奈何中心好多同事包括主任都充耳不聞,只係話呢類案件都係啲人無聊同玩嘢,但阿盈唔信,於是自己秘密地去跟進呢類案件。而最近亦為咗查吳嘉欣而再次嚟到西貢……
 
「咁呢班人係咩人嚟?」我意指屋內嘅人。
 
阿盈解釋說:「盪失路嘅第一日,我就撞到佢地,原來佢地都同我一樣盪失路,為咗互相照應咪一齊行,後來就已經遇到班怪物……姐係嗰埋白煙,有時侯我地有人走唔甩比埋白煙包住,之後就搵唔返佢地。呢間屋我地都係行行下搵到,似乎班怪物唔敢行入嚟……」
 
「但佢地衣著同埋岩岩嘅反應……」我問。
 
「唉……我地雖然唔知發生咩事,但我地都知道我地時差有問題,有人係十年前,亦有人係三年前……我地都好著急究竟係咪去另一個時空。」
 


「咪住!」我突然諗到一樣嘢而感到事態嚴重。
 
「做咩?」阿盈問。
 
「你話書展係前日,姐係目前為止你只係盪失咗路兩日?但係對於我嚟講,你已經唔見差唔多兩年,姐係話結界個時差係一年……」
 
「結界?咩結界呀?」原來阿盈唔知道結界嘅事。
 
我即時企起身,對住大家講:「大家聽一聽我講,我叫阿明,係一個社工,亦都係阿盈嘅男朋友。我想同大家講,我幾肯定我地已經入咗結界,而結界嘅時差都同現實唔同,有人可能已經過咗十年,廿年甚至三十年!所以如果我地再唔出返去嘅話,出面個世界就會過得愈耐!」
 
「喂喂!你講清楚啲!咩係結界呀?計我話我地可能趺咗入啲咩時間空隙而穿越時空。」有個大肥佬企出嚟說。
 
「唔關咩穿越時空嘅事,而係結界!西貢有好多結界會令你迷路走唔返出去,現實世界亦都搵唔到你而失蹤呀!」我激動地說。
 
「咁姐係咩係結界呀?」個女人問。


 
「結界咪姐係……唉!總之我地要快啲出返去!」一時之間我都答唔到呢條問題。
 
個阿叔拍一拍我膊頭說:「我就係一個行山教練嚟,我喺西貢行咗十幾年山都未聽過結界呢樣嘢,計我話,不如喺到等人救我地喇!」
 
「係喇!出面有班怪物喺到,一陣出到去比班怪物食咗咁點算?我地留喺呢間屋到又唔會肚餓又唔會死,留喺到自然有人嚟救我地喇!」
 
呢刻我就更加著急,於是我拎出三個銀仔出嚟大叫:「你地唔信嘅話,我可以用易經幫大家占卜,你地就會明白我地呢刻係幾咁危險。」
 
個女人即時帶有嘲諷語氣取笑我:「車!講咁耐原來又係一個神棍痴線佬,大家都係早啲瞓喇!聽日再等下有冇人救我地!」
 
我嬲到將三個銀仔擲落地下激動地說:「你地要點先明呀!你地失咗蹤好耐架喇!無人嚟救我地呀!」
 
「就係因為我地失蹤,出面嘅人先會繼續搵我地呀!一陣跟你出去死咗咪無人救我地?咁我地咪搵自已笨柒?早啲瞓喇!」接著一個接一個咁搵個地方瞓覺,無人理我。
 


「大家!你地聽我……」我話未說完,阿盈就輕輕捉緊我手示意我唔好再講落去。
 
「但係……」我無奈地對阿盈說。
 
「我地琴日已經無咗兩個同我地一樣盪失路嘅人,而佢地之中亦都見證過唔少想走出去嘅人……最後都無返過嚟,我諗大家都唔會再想出走。」阿盈解釋說。
 
「阿盈,你肯唔肯同我走?你已經唔見咗差唔多兩年喇!你再留喺到嘅話……而且我之前都入過結界,我知道點走得返出去!你信我!」
 
「我信你,我同你走。你搵咗我咁耐,我無理由唔跟你走,係咪?」阿盈溫柔地說。阿盈見我咁激動,神智有點亂,一句說話就已經令我情緒開始冷靜落嚟。
 
「嗯,我一定會帶你返出去。」接著就拖住阿盈隻手離開呢間屋。
 
「你地真係要走?」守住門口嘅阿伯說。
 
「係,阿伯你跟唔跟我地走?」
 
「唔走喇,我幾廿歲人就算出返去都唔知個世界變成點!你地後生唔同呀,大把世界!」
 
阿盈行前捉緊阿伯隻手,然後說:「伯伯,你要小心啲知唔知?」
 
「你地兩個都係呀!」
 
我轉身望一望屋內其他人,然後再問:「你地真係唔走?」
 
「……」屋內一片寂靜,似乎各人都無意欲離開呢個地方,仍然奢求會有人嚟救佢地。既然係咁,唯有我同阿盈兩個人離開。
 
由於阿盈較早前不斷喺呢個結界範圍游走,所以大概掌握到附近有咩嘢同有咩路可以行,但有時侯周圍環境會不斷改變,明明呢一刻無高樹大石,但轉眼間已經叢林密佈,令佢好難掌握確實位置。
 
「我印象中呢度係大蚊山,再過多少少就會到蚺蛇尖。唉,平時呢條路好多行山嘅人會經過,但我沿途一個人都見唔到。」
 
「或者等到天光之後會有人經過,呢家我地可以做嘅就係嘗試下突破結界邊緣出返去。」
 
雖然我同阿盈漫無目的咁行,但沿途之間我地個心靈竟然定咗落嚟無咁驚,亦都無咁著急,可能我太耐無同佢傾計而比較珍惜呢一分呢一秒,而阿盈對我亦都無一種患得患失嘅感覺,我只係消失喺佢面前兩日,所以都無咩激動表現。
 
「阿明,我唔見咗咁耐,你有冇識其他女仔呀?」阿盈突然將話題轉移。估唔到女性去到呢一刻都仲關注呢樣嘢。
 
「無呀,邊有呀。」雖然我腦海剎那間閃過Karen嘅畫面,但講到未我都未同佢一齊,所以我都唔算出軌或搵第二個。
  
突然,阿盈停低腳步,好認真咁同我講:「如果我真係失咗蹤,你唔好等我,你要搵一個會識照顧你嘅人,知唔知?」
我一時之間唔到咩反應,所以含糊答應。而阿盈則笑說:「同樣地,如果你失蹤,我都會搵第二個男人,呵呵。」
 
阿盈呢刻心情仍然輕鬆,或許佢已經見慣風浪同奇怪事情,又或者有我喺佢身邊吧?
 
大概走咗幾個鐘,我同阿盈身體上竟然無任何異樣,連疲勞感覺都無,我都分唔到究竟係因為我見到阿盈而令到身體放鬆定係結界內唔一定令你身體受到虛弱?
 
「天光喇!」阿盈指住天空,咁我地就唔洗摸黑咁行。
 
我望住天空,一陣涼風吹來,早晨嘅氣溫真係好舒服,如果呢刻唔係困喺結界你話幾好呢?
 
「嗯!?」有一陣燒濃嘅味道傳來。我同阿盈都同時聞到,然後發現遠處有零碎嘅濃煙慢慢飄向天空,係咪有人燒嘢?
 
於是我同阿盈急步走上去,而濃煙味道亦漸漸強烈。當我地推開眼前叢林時,只見阿Ray企喺燃燒嘅樹木。
 
「阿Ray!你無嘢呀嘛?」我急問,上次佢跌咗落山坡之後就失去聯絡,我打從心底覺得佢應該死咗。
 
阿Ray轉身望我,佢雙手仍然被手扣扣上。但手中拎住一支打火機。
 
「班仆街諗住用結界封我地呀嘛,我就燒哂呢度啲樹,用火攻拆佢結界,出面嘅人見到有煙同火一定會嚟救我地。」接著阿Ray行埋嚟交個打火機比我,話雙手唔係咁方便,想我幫手。
 
我見呢個方法都可以一試,於是繼續燒其他樹同草叢,而阿盈亦都拎起樹支繼續放火,剎那間火光紅紅,火勢不斷擴大,濃煙四起。為咗安全起見,我地都退返去安全範圍等待人救。
 
「點解你會喺到?阿明佢搵得返你?咁你見唔見到我細妹呀?」阿Ray見到阿盈後追問。
 
「細妹?我為咗吳嘉欣先嚟呢度查咋。」
 
「呢家唔係講呢啲說話嘅時侯,火勢愈嚟愈大,要再走後少少。」我拉著各人慢慢離開。我地三人滿身傷痕咁望住眼前堆火不斷燃燒,呢刻我地都有各自想法。
 
果然,「火攻」呢一招真係吸引到外面世界嘅人注意,開始發現有無數直昇機喺上空盤旋,我地三人即時向天揮手大叫:「救命呀!救命呀!」
 
我興奮得緊緊攬住阿盈,然後激動地喊住說:「我地以後都唔好理呢啲古怪嘅事好唔好呀?我唔想無咗你,我只係想同你安安穩穩咁生活落去,好唔好呀?」
 
大概阿盈深深感受到我唔見咗佢呢兩年日子,於是佢亦都緊緊攬住我說:「嗯!我應承你。」
 
接著,直昇機派人落嚟救我地,將我地三人慢慢吊起送落山腳,再由救護車送我地去將軍澳醫院。喺救護車上面,我緊緊捉緊阿盈隻手,大概所有事情都已經告一段落了。
 
突然救護車內傳來「沙沙、沙沙」聲音,但車內無人有反應,而且我認得呢啲聲音係來自「山魅」,但點解會喺呢度聽到?
 
「你聽唔聽到沙沙聲?」我問阿盈。
 
只見阿盈無望向我,我望望救護員,佢地用一雙恐怖嘅眼神望住我,我再望一望阿Ray,只見佢呆呆咁咀嚼緊一樣嘢,我行到佢身旁拍一拍佢,然後問:「喂,你食緊咩?」
 
阿Ray慢慢轉個頭望向我,原來佢咀嚼緊自己條脷!我即刻嚇到叫救護員,但轉身一望,發現阿盈同班救護員都咀嚼緊自己條脷……而車內「沙沙、沙沙」聲音愈嚟愈大聲同刺耳……
 
「……」
 
我望開雙眼,我發現仍然身處喺密林之中,白煙已經圍住我整個身體,「沙沙、沙沙」聲音不斷圍繞住我身旁發出。頭先究竟發生咩事?
 
我呆呆咁拎起部電話,發現仍然無任何訊號……但不知不覺間我竟然會打咗比Karen,而我腦海呢刻最記掛嘅竟然係佢。
 
奇怪嘅事發生,電話竟然接通咗。我即時定一定神去聽。
  
「喂?阿明你打嚟呀?你呢家喺邊呀?」Karen急問。
  
「Karen!你聽我講!我呢家喺西貢山上面呀……我諗我喺大蚊山去蚺蛇尖附近呀!你快啲搵人嚟救我丫!」
 
「好好好,我再報警搵你!你呢家點呀?你唔見咗成六年喇!」
 
我整個人嘅身體都發軟,我呆呆咁問:「咩呀?六年?我唔見咗六年?我只係……只係唔見咗幾日姐!?」
 
「你唔見咗好耐喇……你知唔知道你阿爸三年前個腦生腫瘤死咗喇……你阿媽太過傷心,呢家瞓喺醫院呀……佢仲日日報警叫人去西貢搵你呀!」
 
「…….」我聽到後,腦海一片空白,完全唔識應對。原來我已經失蹤咗六年,阿爸死咗,阿媽仲以為我仲在生…….日掛夜掛……期望我有一日會返去……
 
「阿明!喂!阿明!你呢家唔好郁,我即刻報警!同埋伯母知道你無事一定好開心架!」
 
我望一望身旁堆白煙不斷圍繞住我,大概頭先所有事情都係幻覺,係一班「山魅」造成,我已經……我已經走唔返出去。
 
「Karen,唔好收線。我唔知道收咗線之後會唔會再打到比你又或者唔知過咗幾多年……你唔好同我阿媽講我打過比你。」
 
「點解呀?」
 
「我入咗結界,我知道要你地搵到我嘅方法……只有一個。麻煩你將呢個消息話比我阿媽聽,等佢可以了咗件心願,唔好再記住我……」
 
「阿明…..你唔好傻喇!我地一定會搵得返你架!阿明!」
  
「Karen,唔該哂你。」說罷,我就收咗線。我見電源得返幾%,我走到一裸大樹底下,然後用最後少少電源為自己拍攝一段影片,希望執到呢部電話時侯,可以將入面嘅事公開出去。
  
接著,我喺褲袋到拎出一把萬用刀,然後毫不猶豫咁割脈。因為我多一分猶豫,身邊嘅人就多一分傷感。
 
我呆呆咁望住啲血慢慢流。我知道,我最後或者可能走得出呢個結界,但係,如果我繼續留喺結界多一日,出面就唔知過咗幾多年,我屋企人,我身邊嘅人每一日都為我究竟係咪生存而擔心,我唔想再令佢地咁傷心同記掛住我……
 
只有死,出面嘅人就會搵得返我。
 
此時,白煙再次包圍住我,模糊之中見到阿盈,Karen、阿爸阿媽、陳詩文、何芷盈、劉啟明夫婦……好多好多以前曾經幫過嘅人一一出現喺我面前。
 
「哈……你班仆街山魅總算待我不薄…..」
 
「……」
 
警方在西貢蚺蛇尖,發現六年前失蹤人士的遺體林頌明。警方是透過遺體身上的身份證及身上一部手提電話,確認身份。
該名死者於六年前於西貢大枕蓋附近失去聯絡,當時失蹤人口調查組分隊第四隊包括有一名高級督察,兩名沙展,一名警員於同日失去聯絡,惟一星期後發現他們的屍體。
 
「老婆!頭先警局送咗部手提電話嚟呀!」karen老公剛接過掛號,然後拆開其郵件。
「嗯,當時我要求佢地完咗單Case之後就比返阿明個遺物我。」
「點解唔交比佢媽媽?」
「因為電話入面有條片係阿明出事嗰日拍,我想睇一睇先再比返伯母。」Karen意示叫老公行開陣,然後入房靜靜地觀看。
「......Karen,記住......」片中只見阿明呆呆面向鏡中。
睇完影片後,Karen忍著淚水,然後緊握拳頭說:「我會的。」
《失蹤》
第二季 第八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