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求助個女仔所提供嘅電話,顯示地址為坪石邨黃石樓三十樓十二室,於是我就拎上職員證趕到黃石樓地下。當我到達後,我為大門口道閘感到迷茫,因為我唔知道大閘密碼係咩,而呢個時候又無居民出入,時間一分一秒咁過去,我都開始著急。

於是我拍左幾下大閘塊玻璃,吸引到入面個保安阿姐注意,然後我作勢遞上我張證件,佢可能以為我係警察,即刻急急腳咁走黎為我開門,而我就食住個勢比個錯覺佢。

「我係林Sir,我有事要上一上去!」我趁佢未問嗰刻先閘住佢唔比佢問。佢只能夠眼白白咁望住我搭Lift走。

喺部Iift入面,我係到諗緊一樣野。

如果一陣個女仔嘅老豆已經返左黎時候,我應該要點做? 雖然心口有個勇字,但我都要考慮一下我嘅安全。望住樓層慢慢上升,我都唔諗得咁多,但願呢個求助電話係虛報。



踏出Lift門後,入夜後嘅氣氛顯得十分恐佈,由於舊式屋邨關係,燈光非常微弱,而且十分寂靜,只係隱若聽到有人炒菜同電視機嘅聲音。

我慢慢搵下十二室係邊到,然後一步一步咁行去十二室。

呢個時候,Whatsapp突然響起,響亮得傳遍整條走廊。

" 個女仔話老豆返緊去 "

原來係karen send過黎,睇黎我要快啲,因為如果佢老豆返左黎,我都唔敢想像佢會點。



我邊數住門口號碼邊行,九......十.....十一.....十二室

終於到左十二室,但我停左腳步,因為我覺得好奇怪。屋內竟然有好多人係到,而且仲打緊麻雀,從聲音判斷,入面人數多過五個人,而且仲有唔少師奶係到,試問係呢個環境底下,求助女仔點樣比佢老豆性侵呢?

呢個時候我反而有點鬆一口氣,照情況睇黎似係虛報多。於是我Whatsapp再問Karen

" 到左十二室,有好多人,好嘈。你聽唔聽到有麻雀聲? "

Karen亦回覆 " 聽唔到,好靜。個女仔喊得好勁,佢真係好驚佢老豆返黎 "



喊得好勁? 哈,似乎都扮得幾逼真。我走到走廊盡頭,呢個位置可以望到外面,我再望一望自己身處嘅位置,寫住黃石樓,咁姐係無錯喇。

正想收隊返中心之時,Karen打黎。

「喂,Karen?」

「個女仔話見到閉路電視見到佢老豆出現,驚到收左線。」

「哦......可能佢玩夠呢!? 我到左十二室完全唔係?回事,應該係虛報。」

「但佢反應唔似......」

「咁啦,我打比佢,如果個電話係接通而且係當事人,咁姐係佢無講大話,但如果係假嘅,通常都係亂作一個電話出黎玩我地。我打去睇睇。」

「嗯,你要小心,隊長佢地返緊黎。」說罷就收左線。



而我亦根據求助女仔所提供嘅電話打去,電話內傳出" Do...Do...Do"嘅接通聲音

「喂.....」此時電話傳來一把喊得好勁嘅少女聲音,以一把震抖嘅聲音回應 。

「呀.....唔該係咪阿盈呀?」

「我係呀.....係咪中心社工呀?求我呀,阿爸就黎返呀!」

咦? 個電話係真?? 

「你冷靜啲先,我已經到左黃石樓三十樓十二室,但係......」電話所傳來嘅環境完全無任何人聲同麻雀聲音。我即時跑返去十二室門口,屋內大大聲傳來一把師奶響亮聲音 "食呀!哈哈!通殺!"

但電話仍然只有少女嘅嗚呼聲。我急問:「你係房到?你屋企有邊個係到?」



「我咪講左囉......屋企得我一個呀.....救我呀!阿Sir你係邊呀?」

「我? 我係你屋企門口,但係屋入面好多人喎!」

「我見到老豆出Iift呀......我死得喇....我唔想比老豆攪呀....好痛呀....救我呀!阿Sir你係邊呀?」

出Iift? 我望向遠處Lift嘅位置,如果正如佢所講係真,佢老豆應該好快出現係我眼前。呢個時候我心跳開始加速,手汗都出哂黎。

我吞一吞口水,冷靜諗下。即使電話係真,都唔代表件事係真,可能佢用另一個電話打黎玩我地,因為我百分百肯定我就係黃石樓三十樓十二室!!!!

電話傳來數下按門鐘聲音。

呢幾下嚇得我全身震哂,呢幾下按門鐘聲音不但代表佢口中所講嘅老豆返黎,亦代表求助女仔所講嘅處境係真!

「點解有門鐘聲? 我係你門口呀!根本無人禁鐘!!」我激動地說。



「點算呀!阿Sir!我唔敢開門呀!點算呀!」少女阿盈情縮開始失控,激動地問。

"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門鐘亦可以急速地響,仲隱若聽到一把男人聲音

" 開門呀!死女! "

「救我呀.....我應該點做呀?」

「無事?,你老豆禁鐘姐係佢無鎖匙喇,你千其唔好開門!知唔知!」

「嗯嗯.....」



我左望右望,拎住電話不斷係走廊到來回跑,無論點睇都好,我真係無去錯位置呀!?

「你個仆街女!你同邊個傾電話呀!好再我門口底收埋條鎖匙姐!即刻同我收線!」一把中氣十足?阿叔聲音出現了,明顯地佢老豆入左屋。

少女阿盈嚇得收下線,但仍然收唔哂,令我仲聽到屋內情況。

呢個時候,我跑到去十二室門口,瘋狂地按下門鐘,然後大叫:「唔該!!唔該!!」

開門嘅係一個師奶,用一個好似我阻佢發達嘅目光望住我,然後問咩事。

我從佢身後睇,發現的確好多人係到......而且都無任何少女。

「我想問下阿盈係唔係到?」我問。

「咩盈話?邊個呀?」

呢個時候我都幾肯定阿盈絕對唔係呢間屋入面,於是我話攪錯就算。

我係袋到拎埋另一部手機,打去中心同Karen講

「Karen!!出事!佢老豆應該返左黎!但我去到佢地址門口根本搵唔到佢!」

「佢真係講左話住係坪石邨黃石樓三十樓十二室....我問左好多次喇!」

呢個時候,電話傳來阿盈痛苦叫聲,我停下腳步,呆呆咁拎住電話呆企,因為電話傳來不但係阿盈痛苦嘅呻吟聲,而且仲有畜生一樣嘅老豆獸性聲音。

我緊握拳頭,咬牙切齒地對住電話大叫:「停手呀!!!!!你個畜生!!!」

但無奈地,無論我點叫都好,痛苦聲音從未消失。

大概十分鐘後,聲音消失了。最後我只係聽到佢老豆講左一聲

"死女,電話咁放嘅咩? " 接著就收左線。

我雙腳發軟地跪係地下,腦海不斷浮出少女被侵犯嘅聲音,究竟點解會咁?

我呆呆地落到地下,保安阿姐捉住我問:「阿Sir,發生咩事?」

我正想解釋時候,突然外面傳來一下巨響,令大堂所有人都望向出面。

我同保安阿姐行出去睇一睇時候,我比眼前所見到嘅嚇到雙腳無力地跪下。

而保安阿姐亦嚇得大叫:「呀!有人跳樓呀!!!」

我行前一睇,只見一名少女衣衫不整地瞓係地下,血面績亦慢慢地擴大。

呢個女仔......會唔會.....?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