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嚇到呆哂咁望住個瞓係地下嘅女仔,我打從心底已經知道對方已經死左,但我仍然摸摸褲袋拎出手機報警。

「唔該.....呢度係坪石邨黃石樓地下,有人跳樓......」我發覺我講野開始口窒窒。

點知電話裡面個女警好似好無氣咁講:「坪石邨呀嘛,有人報左警,警察已經去緊。」

此時,保安阿姐捉緊我隻手緊張地問:「阿Sir!呢家點做好呀?」

「我唔係差人呀.....我社工黎架!」



「社工!? 你又話係阿Sir!」

「咁社工都係叫阿Sir呀嘛.....我由頭到尾都無講到我係差人。」

「咁你岩岩上八樓做咩事呀?」

「我收到個求助電話,所以我.....」

咪住,八樓? 咩八樓呀? 我唔係上左三十樓咩?



「阿姐你岩岩講咩? 咩八樓呀?」

「我仲以為你係阿Sir,急急腳咁衝上去,我咪睇下你搭去邊層囉!我見你係八樓停左呀!」

「阿姐你係咪睇錯呀!我去左三十樓呀!」

「肯定你係去左八樓呀!」

我心突然寒左一寒,我即時起返身跑返入去大堂望一望岩岩所搭嘅Iift,然後重新搭多次。我按下八樓,大約十秒就到左,但我頭先去三十樓明顯我係時間耐好多,所以我一定唔會去左八樓。



搭出八樓,我慢慢走到十二室,見到有家人好正常咁睇緊電視食晚飯。點解保安阿姐會話我去左八樓? 之後我再搭多次Iift上三十樓,恐怖嘅事發生了。

踏出Iift門後,一陣死寂不安嘅感覺湧埋黎,我吞一吞口水戰戰兢兢咁行去十二室,當我慢慢走近時,頭先所聽到嘅麻雀聲消失左,數把師奶叫喊聲亦消失左,當我企係十二室門口時,鐵閘關上了,但大門是打開,屋內燈光很微弱,但我仍然睇到屋裡擺設同我岩岩睇到嘅完全兩回事,就好似換左另一間屋咁。

當我冷汗盡出,雙腳早已發軟得不能站立時,突然大門出現一個人,嚇得我退後幾步,呢個人拉開鐵閘呆呆咁望住我。

我地互相對望,我完全講唔出野,更加唔知點做,直至佢講左一句說話。

「我個女岩岩跳樓死左,嘻嘻,佢阿媽一定黎接佢走.....真係架,佢阿媽都係跳樓死,個死女跟佢阿媽一樣咁死,真係架!」

呢把聲我肯定係少女老豆,我電話認得出呢把聲,加上佢叫「死女」我就更加肯定。

「你係阿盈嘅老豆?」

佢無回應我,只係不斷重復頭先所講嘅野。此個時候,有幾個警察同個保安阿姐走近。



「阿Sir!係佢呀!係到扮警察呀!」

當少女老豆見到有警察黎到,即時跑返入屋想關返道閘,我即時同佢鬥力唔比佢關上,佢見到後亦好快放棄走到屋內,我拉開道閘跟佢入去,只見佢跑到窗前,想跳落去。

「先生!你冷靜啲呀!」成班警察亦跟隨入屋。

少女老豆突然轉個臉望住我,雙眼起白,口水直流,然後竟然出現一把少女阿盈聲音對我說

「阿Sir,你遲左喇。」說罷,就跳左落去。

在場所有人都靜哂,我諗大家驚訝嘅並唔係眼前呢個人係我地面前跳樓,而係岩岩好似撞左邪咁以一把少女聲線同我講嘅說話。

係警署錄完口供後,已經零晨三點幾了。警方認為我無可疑,所以將我放左。但我口供上講左我係去左三十樓十二室發現嘅係一個打緊麻雀嘅家庭,但警方睇返閉路電視搭Iift時間,顯示我的確大約去左八樓,而唔係三十樓。離開警署時,阿Sir提提我一野樣。



「我睇你都黑黑地,份口供都幾亂,我勸你拜下神喇。」

對於阿Sir嘅提醒,我沉思了。

攪完一大輪,最後中心隊長黎渣車接我走,係車入面我將我經歷講比佢聽,想佢比下意見。

「阿明,聽日洗唔洗放假休息下? 首先我覺得你自己一個私自出隊已經係一個過失,我知你好心急當事人可能受害,但你都要考慮你嘅安全,而且如果有我地陪你一齊去,我相信我地點都有個照應。至少,我肯定確保你唔會去錯樓層。」

「隊長!連你都覺得我去錯樓層? 我有咩理由會攪錯!」

「我覺得你情緒或多或少對於你判斷有影響,去錯地方都唔奇。連閉路電視同保安阿姐都見到你係八樓出,你仲可以點解釋?」

「呢層我......」我實在唔知點回應隊長,而事實的確並唔係我想像咁。

「點都好,聽日我地老細應該同你開會傾返件事,我相信傳媒都會報導社工失救,點都好,受害者的確有向我地求救,而你去唔到救佢都係事實。今晚好好休息下喇,呢面有我地撐住。」



「嗯......」

返到屋企沖完涼後,出到大廳呆呆地坐係梳化,腦海不斷出現少女係電話入面求救聲音。

「我係呀.....係咪中心社工呀?救我呀,阿爸就黎返呀!」

「點算呀!阿Sir!我唔敢開門呀!點算呀!」

「救我呀.....我應該點做呀?」

同埋最令我心寒嘅畫面,就係佢老豆對我講左句:「「阿Sir,你遲左喇。」

可能我真係去錯樓層以致攪到呢個局面,我害死左個女仔。



呢晚,我完全瞓唔到。呢晚,我眼淚從來無停止過,係我害死呢個女仔。

一星期後,件事攪到好大,但隨著日子過去,呢單新聞慢慢比人遺忘,對我黎講係好事,但諗深一層,係香港人眼中,即使係死人淋樓嘅事都只係值兩、三日嘅新聞價值,當中性侵問題仍然比人遺忘同忽視。係香港,阿盈被老豆性侵呢件事只係冰山一角,而事實上,仍有大量少女受到性侵而無報警,佢地仍然係黑暗同不安嘅環境底下繼續生存,繼續.....比人性侵。

中午食飯時間,各同事都係活動室一齊食飯,呢個時候電視播放住一段緊急新聞。

「馬來西亞航空公司一班由吉隆坡飛北京的編號MH370客機,於凌晨零時41分從吉隆坡起飛,原定早上6時30分抵達北京,但在航程途中與大馬航空交通管制塔失去聯絡。機上共有12名機組人員和227名乘客.....」

「嘩!咁大架飛機話失蹤就失蹤!」

「所以話呢,搭飛機一定唔好貪平,真係隨時死左都唔知咩事!」

「你話丫!好地地一架飛機點會突然唔見呀? 科技咁進步,架飛機又唔係紙造!」

各同事都紛紛討論呢單新聞,但我完全無興趣,腦海仍然在意緊一星期前所發生嘅事,而上司都暫時叫我唔好再處理其他工作住,暫時做住其他濕碎野,例如執文件,聽電話等工作。

此時,中心電話響起,我見其他同事都好投入傾呢單野,唯有我起身去聽。

「不如我聽。」Karen順道起身,但我叫停左佢,叫佢繼續食。反正呢啲濕碎工作暫時由我去做。

我返到Office,拎起聽筒,此時,電話傳來一把非常緊張嘅聲音。

「林Sir!我係陳太呀!求下你!快啲黎我屋企!我兩個女都痴左線,佢地要求要見你!你快啲黎呀!」

「陳太......發生咩事?」

「你黎到就知咩事!你千其唔好話比人知!求下你!你自己一個黎!拜拜。」說罷,陳太就收左線。

我拎住已經收左線嘅聽筒,聽住"DoDoDoDoDoDo" 嘅聲音,呢刻我腦海諗緊好多野。

放下聽筒,沉思左一陣,Karen出黎問我咩事,我將件事話比佢聽,佢叫我即刻話比上司聽,加上我之前奶左次野,實在唔應該再單獨處理。 

我拎起外套,邊穿邊說:「Karen,可能你覺得好荒謬,但我覺得......好似「有啲野」已經開始發生緊。我覺得我應該去處理。」

「如果你出去,我一定會話比主任聽。我覺得你已經情緒失控,唔應該再處理呢任何Case。」Karen似乎想威脅我阻止我。

「隨你。」說罷,我便離開中心了。一陣冷風再次吹來,同上次去阿盈屋企前一樣,但有樣野可以肯定,我心情無咁緊張,可能我已經豁左出去。

由於陳太係我其中一個Case,所以我知道佢屋企住邊。而今次都無去錯地方,真正到達佢屋企。

當陳太開門時,佢即時拉我入屋同埋即刻關上大門,然後雙眼通紅咁瞪大對眼望住我說:「佢地係入面.....佢地好想出去!!!佢地痴左線咁!我唔敢報警!佢地只係叫你個名!!求下你救下佢地!!」

「陳太你冷靜啲先,佢地兩個係邊?」

「我鎖左佢地係房.....」

我慢慢走到房前,只聽到房內不斷發出頭撞擊道牆嘅聲音,而且不斷聽到屋內有人大叫一句說話

「我唔想消失!!!!比我出去呀!!!!」

當我打開房門時,我被眼前所見嘅景象嚇呆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