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頌明!喂!林頌明!醒喇!喂!」

我慢慢張開雙眼,眼前仍然係呢三個人;劉啟明、Kate、警察大叔薛利華。

劉啟明見到我有反應同張開眼,即時興奮地對其餘兩人說:「佢醒喇!佢醒喇!拎啲水黎!」

我慢慢飲咗幾淡水後,先發現原來喉嚨非常乾渴,之後愈飲愈多,甚至搶咗支水嚟飲,但飲極都仍然咁乾渴。

「夠喇!支水喺你背包拎,你得返一支咋!你要慳啲飲!」劉啟明說。



我放低支水,定一定神。再望住眼前呢三個人,從佢眼神可以睇得出,佢地似乎覺得我係唯一一個知道更多結界嘅事同埋點樣帶佢地出去。我再望一望附近環境,比我暈之前更加寂靜,更加昏暗,若非劉啟明拎咗支露營燈放係中間頂住先,我諗真係可以去到「伸手不見五指」嘅地步。

我喺褲袋拎出手機一睇,依然缺乏訊號。同埋已經去到夜晚十點幾,而且電源只有64%,係無使用情況下竟然短短幾粒鐘可以由89%趺至64%,我完全唔明點解咁。

「林頌明,你見點呀?好返啲未?」劉啟明關心地問。

我點了頭,然後說:「正如你所講,我真係入咗結界。」

「咁點算呀!我地點出返去呀!再係咁落去我地頂唔順架!」薛利華即時捉住我緊張地問。我比佢搖一搖,發覺個頭好暈,好想嘔。我發覺我身體狀態急劇下降緊。



「停手呀!佢好辛苦呀!你冷靜啲先喇!」Kate阻止薛利華,並將佢拉開至離我遠一點。

「我......」唔得,好想嘔。睇黎結界入面會令到人無論精神上或係身體上都會造成巨大損害。我短短幾粒鐘已經變成咁,好難想像佢地三個人呢家咩狀態,大概喺到死頂吧?

但我仍然強撐落去說:「你地三個聽我講,呢家係2015年5月27日。而你......失蹤警員薛利華,喺十年前獨自一個人去西貢行山後打999求救,最後失蹤咗,一失就已經十年。我係收到你個仔求助先黎搵你。而你地兩個......我唔識你地,但既然你地入咗結界,而且同呢個警察大叔時間咁吻合,我估你地都已經失蹤咗十年吧?」

三人聽完後,呆哂咁望住我。

「你話我已經失蹤咗十年? 你話我個仔搵你? 我個仔好細個咋! 佢點......」薛利華驚訝地問。



我拎出手機展現比佢地睇並解釋說:「呢部係iphone6......智能手機,我諗你地都未見過吧?而且呢張成人身份證係我八年前申請,上面寫住2007年!你就知道我唔係講緊笑。」

Kate緊張地捉住劉啟明問:「咁我地個女呢?我地個女點算呀!我地都係2005嘅人呀!出面過咗十年呀!」Kate呢番說話亦證明咗佢地係十年前嘅人。

劉啟明亦開始著急,於是問我:「你頭先講咗好多結界嘅野,我相信你一定識得點出返去,你帶我地出去呀!」

我搖搖頭說:「你地諗下,你地喺出面過咗十年無人發現你地,證明呢個結界根本無可能走返出去。以你地行咗一日嘅時間就等於出面過十年,我諗我過埋呢一晚,出面可能又過多十年......」

劉啟明拎出三個硬幣比我,然後說:「你頭先話要三個硬仔,我比你。做你要做嘅野,幫我地。我仲有個五歲大嘅女,我同我女人死唔緊要,但個女唔可以咁細個就無咗爸爸媽媽,就算我地已經失蹤咗十年都好,我地都要出返去見返我地個女!」

我望住佢眼神,可以睇得出佢幾咁愛佢個女,但呢下我真係無能為力。試問喺呢度咩都黑哂嘅地方點走得出去? 而且我連行路嘅氣力都無,體力咁差之除咗慢慢步向死亡之外,我仲可以做啲咩?

劉啟明見我狀態很差,似有放棄態度,於是喺銀包到拎出一張家庭合照,然後比我。

「做咩比張......」我問。



「呢個喺我地個女,佢叫劉雪穎,五歲大,佢對我好重要!如果......如果你出到去,我求下你,拎住張相同佢講......爸爸媽媽都愛佢。」講到呢度,劉啟明雙眼已經不斷滲出眼淚,而Kate亦挨著他嗚咽。

我望一望警察大叔,只見佢挨著樹底下,低著頭沉默著。大概佢一時之間接受唔到吧? 而且佢精神狀態一樣很差。

我拎支水一飲而盡。

然後緊握手上三個硬幣對住佢地說:「我盡力帶你地出返去。」

「嗯!」二人將最後希望交託於我。

「首先,我要問一問易經卜卦,我要知道我呢家處境係點。」說罷,我閉上眼緊握三個硬幣喺手問:「我會唔會走出呢個困局?」然後擲地六次,再紀錄返每次嘅陰陽數目。

問題:我會唔會走出呢個困局?



公=陰 字=陽 

1 字公公 
2 字公公 
3 字字字 
4 公公公 
5 字公公 
6 字字字 

「呢個係小畜卦第四爻,「有孚,血去惕出,无咎。」即是有誠信,血流去,恐懼能除,無罪咎。亦即係話只要秉持誠信,小有血光之災,但冇咩大礙,而且心中恐懼自能消除,不會有事。」我解釋說。

劉啟明似懂非懂地問:「聽你咁講好似唔錯喎!?」

「嗯。易經話我呢家有恐懼,難免有血光之災,但只要消除心入面恐懼就應該可以解決困局。」我收起地上三個硬幣。



Kate亦追問:「但易經好似無講點樣走喎? 不如你再卜喇!」

我搖搖頭說:「易經卜卦只係話你知呢刻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會進展成點,卜完可以避免犯錯又或者把握機會去解決困局。我地成日講嘅「趨吉避凶」原意就係咁。 但有啲野好難改變,甚至決定權不在你手,呢啲事只能夠等待,而等待都係一個課題,要學識點樣可以平常心咁等,而唔會因為心急而做錯決定。」

我再說:「入咗結界嘅人,特別喺山入面。周圍環境都死寂昏黑,叫天不應叫地不聞,會令人產生恐懼。而恐懼會消磨人嘅意志同體力,最後就會不支倒地而死。」說罷,我順勢望一望警察大叔,示意我講緊佢。

「但究竟我地點樣走得返出去?」劉啟明問。

「老實講,要點出返去我真係唔知。但既然去到呢個地步,我咩方法都要試。就問「銀仙」。」

「銀仙? 我聽過呢樣野好邪門......」Kate說。

我喺背包到拎出一張大地圖,再將佢反轉。再拎出一支筆,寫上不同中文字。

我邊寫邊說:「銀仙算係預知未來嘅一種靈異工具。主要係透過銀仔請上陰間鬼神,姐係銀仙,然後向佢地問問題。但危險程度相當好高,因為銀仙「易請難送」同埋如果得罪銀仙嘅話,所引起嘅後果真係唔能夠想像。」



我大概寫上需要嘅字眼,然後將一個硬仔放係紙嘅中央。

「請銀仙好簡單,只需要將食指放係銀仔中間,然後叫銀仙出黎就得。當我地問完問題後,銀仔就會自動移動去不同字眼上面,繼而答我地問題。」

Kate望住劉啟明,似乎想由佢老公決定玩唔玩銀仙。

突然,警察大叔將隻食指放係銀仔中央然後大叫:「仲諗咩呀!去到呢地步仲可以點!銀仙危險又點!呢家我地仲有野可以驚!仲有野可以怕咩!」

我再說:「佢講得岩,你地已經失蹤咗十年,你地仲有咩可以輸? 老實講,以我地咁嘅狀態,我相信我地捱唔到天光。」

劉啟明緊握Kate隻手,然後說:「黎喇!為咗我地個女,死就死喇!」說罷,佢地兩個都將食指放係銀仔中央。

我閉上眼,深深吸一口氣。易經話我地只需要消除心入面恐懼就可以搵到出路,多謝易經令我個腦稍為冷靜落黎。

眼前呢三個人將最後希望託付比我,我唔知我呢個做法岩唔岩,但我無得揀,既然佢地信任我,我就要帶佢地出去!

於是,我將我隻食指放上銀仔中央。

「要記住,你地三個都唔好出聲,由我黎發問,銀仙好小氣,如果言語間有誤會或得罪佢地,我地就死梗。」我作最後提醒。

「嗯!」三人點頭回應。

好,我林頌明就見一見一你呢個銀仙。

「銀仙銀仙,我地四個人衷心邀請你上嚟幫我地解答問題,唔該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