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閃電過後伴隨住一下巨大雷聲,開始令我有啲心寒,因為整個寂靜樹林之中只係剩返我一個。

「Karen!你喺邊呀!出嚟喇!Karen!」我依照住Karen所消失嘅位置附近不斷大叫,短短幾秒間絕對無可能令到Karen完全消失。

此時,雷聲不斷,抬頭一望,天黑得恐怖,雨落得好狠,我個心就更急,即刻拎出電話求救。

但電話完全無訊號,無論我點打999又好,119又好,所有緊急電話都打唔出。我一方面為Karen著急,另一方面亦為自己安全開始感到擔憂。因為我眼前只有一片樹林,而且缺乏陽光照射底下,我開始認唔清前方位置。

我急步地沿石屎路往下走,除咗雨聲之外,我仲聽到自己急促嘅呼吸聲,此乃行山大忌。



當我跑過一塊岩石時,我突然發現呢度並唔係我頭先所行嘅石屋山,呢度我認得係蚺蛇尖嚟!

「Karen!你喺邊呀!嗄嗄......嗄嗄!Karen!」我開始覺得自己手腳軟弱無力,而且仲覺得有啲凍,但我相信Karen呢一刻更加迷茫,更加驚。試問一個女仔自己一個喺山到過係幾咁危險嘅事,我身邊一個接一個......唔係死就死,唔係失蹤就失蹤,我唔想Karen變成下一個。

「係咪有人呀?!」突然有把男人聲從我左手邊樹林之中發出。

" 有人係附近 " 我心入面即刻講咗呢句說話,然後完全唔理左邊有冇路,我直奔入樹林邊跑邊叫:「有人呀!有人呀!有人呀!」

慢慢我見到前面有三個人影,我直奔跳出去後,抬頭一望,只見兩男一女驚訝地望住我。可能內心驚咗咁耐,如今終於見到有人,一時之間成個身都累到無哂力,半跪喺地下喘氣。



其中一個中年大叔即刻行埋黎扶起我,急問:「點!?有冇事!?撐唔撐到!?」

我遞起單手示意無事。

另外一個男仔望一望我頭先衝落嚟嘅路線,然後問:「上面咁黑,我完全睇唔到上面有咩野,你無電筒都敢衝落嚟,你真係好野。」

我望一望佢所講嘅方向,真係黑到完全睇唔到,但嗰刻我有理無理聽到有人聲就衝過去。

「Karen!你地有冇見過一個女仔!大約165高!皮膚白白地,中等身材!佢著住白色衫!」我急問對方。



對方三個人互望之下,無奈地回答:「其實我地都迷咗路,你係我地見嘅第四個人。」

「仆街......」我已經無哂精神去處理任何事。

佢地將我扶到去其中一棵樹底下坐,我亦都打開背包拎水同小食出嚟充飢。

「我叫劉啟明,呢位係我老婆,叫佢做Kate就得。我地今日兩公婆走嚟行山,點知行行下就迷路,電話又打唔出。之後見到呢位警察先生,我地搵緊路時候聽到有人大叫Karen,之後你就出現。」劉啟明坐我身旁說。

原來我眼前呢個大叔係警察。於是我問:「你係警察,你應該知道點樣走呀!? 又或者點樣同出面嘅人求救!? 我唔見咗個朋友呀!佢女仔黎架!你叫佢夜晚晚點留係山上面呀!」我發覺我情緒開始激動起嚟。

嗰位警察大叔一臉無奈,嘆氣地說:「其實我同你地一樣,無論手機同GPS都無用,就算我係警察都好,如果無咗呢堆求救設備而喺山上面嘅話,我諗所有人嘅處境都一樣。」

「唔得......唔可以咁!我再出去搵佢!」我執起背包準備起身走。

「等等先!你都見周圍黑到完全睇唔到,你呢家出去好危險!一陣隨時跳落山坡到時死咗都無人知架!」劉啟明勸住我。



「但Karen......!」我話未說完,劉啟明就叫我冷靜啲,叫我慢慢講比佢聽發生咩事。

我放返背包落地,慢慢地說:「我叫林頌明,係一個社工。今日同我同事Karen黎行山......一直行到石屋山,點知佢突然唔見咗。於是就去搵佢,之後就變成咁。」我無講到我黎嘅目的就係搵失蹤警員薛利華。

「石屋山? 呢度蚺蛇尖嚟喎!」Kate終於開口問。

「所以我就懷疑Karen入咗結界,喺山入面有好多原因會造成結界,一旦入咗結界,就好難返出嚟!」我說。

「結界? 你話Karen入咗結界? 我好似都聽過西貢好邪......但會唔會咁岩呀?」劉啟明問。

我試著向佢地解釋:「所謂結界大概分成三種,第一種係符印結界,結界範圍透過符同埋印記而做出嚟。要破佢就要破壞哂啲符就得。但我睇過......附近並無呢類符,所以Karen應該唔係入咗去。而第二係膜狀結界,但一般嚟講好難發現同入到去。而第三就係無形結界,呢類結界係最危險,因為呢種結界冇辦法破壞,而且入咗去都唔知自己入咗。」

劉啟明聽完後吞一吞口水,然後問:「如果照你所講真係有結界,咁你個Karen咪好危險?咁......會唔會走唔返出嚟?」



「無錯,佢本來就好細膽,加上個天又打哂雷落哂雨,佢一定仲驚。所以你地唔洗阻我,我一定要搵返佢!」說罷,我又拎起背包準備走人。

「打雷!? 落雨?!」警察大叔奇怪地問。

「係呀......你睇個天落住.....」我邊說邊順勢望上天,發覺無任何雨水,而且無任何雷聲,只有一片寂靜。

劉啟明見我個樣有啲疑惑,於是再問:「你頭先話你避雨又跑嚟跑去......但點解你成身無一忽係濕嘅? 而且你對鞋完全無任何泥嘅!?」

我大驚。

即刻望一望自己個身,正如佢所講,我真係無一處地方係濕,明明我跑入樹林嗰陣係落住大雨,狂踩地下堆濕泥。

呢個時候我呆咗,腦海突然閃一閃,我諗到一啲野。

我呆呆地望身望住佢地三個人。



劉啟明,Kate,警察大叔。

我望住佢地完全講唔出說話。而劉啟明似乎估到我想講咩,於是問:「如果我無估錯,入咗結界嘅人唔係Karen,而係你,林頌明。」

劉啟明所講嘅野正正就係我所諗,但佢講少咗樣野。假設我真係入咗結界,而我眼前呢三個人同樣亦都入咗結界。

「有冇......三個銀仔?快!比三個銀仔我!」我急問。

「要嚟做咩?」

「快呀!比銀仔呀!無時間喇!」我激動地對住劉啟明大喝。

「你咁大聲喝佢做咩呀!」Kate睇唔過眼罵返我轉頭。



我激動地說:「我要銀仔嚟幫自己起卦,我要問一問易經到底呢家發生緊咩事!」

呢個時候,警察大叔捉住我問:「你做咩咁緊張!? 係咪我地都入咗結界?! 入咗結界點算?! 你識咁多呢啲野!你一定知點樣走返出去!」

我大大力甩開佢隻手,然後喝住佢:「死差佬我頭先咪講咗囉!無形結界係最危險同埋無得破架!」

「我警告你呀!我唔係咩死差佬!我有名你叫!我叫薛利華!唔該叫返我做薛Sir!」薛Sir一臉嚴肅地指住我說。

薛利華? 佢係薛利華!? 佢就係失蹤咗成十年嘅薛利華!?

我不斷搖頭,然後慢慢退後,我開始冷靜唔到嚟,我覺得好凍,好累,好辛苦。

我頂唔順......。

此時,眼前一黑,整個人都無知覺地瞓咗喺地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