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心收到一名太太嘅求助個案。佢懷疑個女被「鬼上身」,每當被嘈醒後,就會不斷撞擊窗口求死。呢名太太仲將整個過程拍低,經我地社工觀看段影片後,確實如太太所講有啲不尋常行為,但唔排除佢個女有精神錯亂出現幻覺等等因素,所以我同Karen按太太所提供嘅地址,前去探訪,搵出真相。
 
「啪啪啪!」我輕輕力咁敲道門,以防驚醒屋內嘅女兒。
 
「啪啪啪!」我見屋內無任何反應,於是再敲打道門,但仍然無結果。呢個時侯,我聞到從門隙內滲出一陣令人感到惡臭嘅味道。呢種氣味非常嘔心,而且一時之間難以用詞語形容當中氣味,彷彿好似一舊生豬肉被棄置於密封空間超過一個月般咁難聞。
 
karen雙眼充滿疑惑地望住我,似乎佢都覺得呢種氣味唔多正常。
 
我嘗試拉開鐵閘,發現竟然無鎖上,於是順勢將整個鐵閘拉開。再比較用點力去敲道門,當我敲落去時侯,門被我推開,原來大門都無鎖上。但當門被推開剎那間,屋內一股異味隨即湧現,我同karen本能反應地用手掩蓋鼻,然後慢慢踏入屋內。
 


呢個時侯,我被屋內嘅環境嚇到,我地發現大廳中央有一條屍體跪喺地上,而屍體塊臉呈現受到極度驚嚇嘅臉容,可能生前睇到一啲恐怖嘅野。而且屍體上滿佈屍蟲,不斷從屍體嘅口、眼、鼻孔同已經腐爛嘅皮膚之中湧出同蠕動,非常嘔心。
 
加上屋內不時有好多烏蠅周圍飛,而且窗口全部被木板封上,令到空氣唔流通,屍臭味充斥住整間屋。
 
「報警!快啲報警......」我話未說完,一開口感到屍臭味傳入我口中,即時反胃作嘔,將中午食過嘅飯嘔到地上。
 
Karen拎出手機,按上「999」,而我亦拎出紙巾清潔下。過咗陣,Karen蓋住把口說:「唔得呀!打咗都無反應嘅!」
 
我隨即拎出自己手機,發現接收訊號正常,於是再打去「999」,但一直都無任何反應,連接通嘅聲音都無。我心知不妙,於是望一望屋內四周,見到電話喺電視機旁邊,於是走近拎起電話打出去求救,但無論打去邊到都無任何反應。
 


「阿明!究竟點解會咁呀?」
 
「呢度有啲唔妥......我地行返出去先!」說罷,我同Karen就走出屋外,直接按對面住戶門鐘,希望對方能夠協助報警。
 
「叮噹!叮噹!叮噹!」我不斷地按下門鐘,從急速嘅門鐘聲音可以感受到自己內心上有幾咁混亂同緊張不安。
 
karen見我按極都無人應,於是主動走去其他住戶試下按鐘求助。此時,整條走廊只剩下我同Karen兩個人和各戶不同的門鐘聲音。
 
但無論我地去邊個住戶按門鐘都好,都無任何人開門,我挨近鐵閘嘗試感受屋內有冇人,但無任何聲音。結果,整條走廊有二十間住戶,竟然無一個住戶開門應我地。
 


「點解無人應門嘅!? 唔通個個人都出哂街?」Karen緊張地問。
 
我望一望走廊四周,無任何窗口,而且燈光設施殘舊,顯得整條走廊都十分陰暗恐怖,加上屍臭味經我地開門後,一下子從屋內湧現,令到走廊開始充滿一股屍臭異味。
 
「既然無人應,我地就落去同個看更講。」我地兩個人走到Lift門位置,按下制等待。呢個時侯,我內心不斷期求部Lift能夠順利到達我地呢層同埋順利開出,因為呢一刻,我感覺到成件事好唔妥,大概又有唔知咩怪事再一次發生喺我身上。
 
我地兩個望住Lift門頂上嘅顯示屏,緊張地望住該到達樓層數字慢慢由15......18......21.....直至到達我地呢層24樓。
 
我同Karen慢慢退後幾步,我地兩個都感到有種不安感覺,都驚一陣Lift門打開時侯會有啲咩喺入面。
 
「叮。」Lift門隨住聲音提示後打開,Lift內和岩岩所搭嘅一樣,一切正常,我亦都鬆一口氣,於是快步地入去按下G樓。
 
當Lift門關上後,亦順勢向下。我累透地挨住門柄,估唔到整個過程單單十分鐘內就已經將我整到咁累。
 
「頭先條屍究竟係邊個嚟? 點解會死咗喺太太屋企?」Karen問。


 
「我都唔知,我就知道條屍已經死咗一段時間。」
 
「你點知嘅?」
 
「頭先你唔見咩? 堆屍虫條條都大大隻隻,亦都將條屍食咗唔少,我估應該死咗至少六個星期。」我解釋說。
 
「嗯......但除咗條屍之外,我更加在意嘅係......點解我地電話打唔到出去,同埋成條走廊每個單位都無人喺到,你估會唔會......」Karen大概想講結界嘅野。
 
「唔會嘅!你唔記得咗我講過咩,結界入面絕對唔會有任何昆蟲或者動物,亦姐係話,條屍身邊咁多屍體同烏蠅,證明呢個係活生生嘅現象,絕對唔會結界內所發生嘅事。」
 
「唉......總之快啲報警處理。」
 
「嗯。」
 


過咗幾秒後,我突然間覺得有啲唔對路,於是抬頭望一望顯示屏,驚覺顯示屏一直顯示 「24樓」,亦即係我地原先嗰層。但部Lift一直呈現落緊去嘅狀態,如果部Lift無上無落我地係完全感受得到,但呢刻好明顯係落緊,究竟係咪顯示屏有錯?
 
「點解部Lift咁耐都未到嘅? 我地岩岩搭Lift上嚟都只係十幾秒,但我地呢家搭咗成一分鐘都有.....」Karen都意識到問題所在。
 
我吞一吞口水,膽粗粗咁按下「21樓」,希望試下落其他樓層會唔會正常。終於,部Lift有反應地停低了,但開門嘅時侯,道牆有塊牌仍然顯示24樓。
 
我同Karen嚇到呆咗,於是再按「18樓」,Lift門亦關上落去,數秒後,部Lift停低了,但開門嘅仍然仲喺24樓。
 
我握緊拳頭,我同自己講要冷靜落嚟,雖然一直唔想承認自己喺結界,但種種現象令我不得不承認。如果你問我山上面結界嘅事我可以滔滔不絕咁回答,但公屋大廈嘅結界我就只有半桶水認知,因為自己一直都未遇上呢種情況,加上結界呢樣野千變萬化,歷史深遠,根本唔係一般人可以理解得到,又或者頭先間屋嘅結界係容許昆蟲出現?
 
「阿明! 呢家點算呀? 我地走唔走到返出去架?」Karen開始著急。
 
「行出去先,再諗諗辦法。」於是我地就踏出Lift門,亦由得部Lift關上。我望一望四周,整條走廊同後樓梯都係密封式,要望出外面只有透過住戶屋內嘅窗口。但岩岩我地去嘅屋所有窗都被封上木板,好難望到外面究竟係點。
 
「Karen,我地再返去間屋睇下,我地仲未睇廚房、廁所同埋房。」


 
「吓? 點解要返去呀? 不如我地由後樓梯走返落去丫!」Karen似乎唔想再入去嗰間充滿屍臭同屍蟲嘅嘔心屋企。
 
「但你要諗下,如果......姐係我話如果......如果嗰條屍正正就係今日搵我地嘅太太,咁間屋入面,一定有佢個女喺到。」
 
「點會呀? 你唔係話條屍死咗好耐咩!?」
 
「我話如果姐,呢刻我都唔想用常理去分析。你諗下,每次發生呢種事都總有佢背後原因!我相信今次都有原因!可能我地需要去幫佢地!」
 
雖然Karen有十萬個不願意,但仍然跟住我走返入屋。我叫佢留喺出面等我,但佢好怕當我入屋後就唔見咗我,到時只剩低佢一個。
 
今次我同Karen除下外套,緊緊地繞住口同鼻,希望減低對惡臭嘅感覺。
 
踏入屋內,再次見到一副展露出極度驚嚇嘅臉容屍體,我心諗究竟佢生前見到啲咩而嚇到咁? 而佢望嘅正正就係大門方向,同埋點解佢要跪低呢?
 


於是,我同Karen開始喺屋內進行搜索,睇下有冇相關嘅野搵到。我喺大廳張梳化搵到一個袋,呢個袋令我好深刻,因為今日搵我地嘅太太正正就係用呢個袋。
 
我打開銀包,更加肯定間屋的確係太太所住嘅。但至於條屍係唔係佢,我雖然無實質證據百分百肯定,但我都假定佢就係。究竟當中點解會咁? 今日嚟到中心個太太又係點解釋?
 
「呀!!!!!!!!!!!!!」突然房內傳出Karen慘叫聲。
 
我嚇咗一嚇,即時衝入房內睇下究竟發生咩事。只見房間內張床瞓住一條屍體,同樣地滿佈屍蟲,而且屍體姿勢似係臨盆狀態,床單上染了一大攤已退色的血,加上屍體沒有穿上內褲,大量屍蟲不斷從陰道蠕動,而且仲有一條似係染了血嘅繩索物體。
 
「呢條係臍帶嚟!」Karen指出該物體係連貫剛出世的嬰兒的臍帶,通常都會由醫生將佢剪斷,如今又邊個剪斷?
 
我再望下房間內嘅環境,雖然窗口仍然有木板封上,但仍露出少許空隙,引來唔少烏蠅,大概引致屍體爆發咁多屍蟲原因。但最重要嘅係,我搵極都搵唔到個嬰兒喺邊。
 
我行近窗口的空隙望出去,發現外面一片白霧,完全睇唔到外面嘅景象,甚至聽唔到車輛行駛聲音。我大概想像到自己身於一個結界範圍,而今次結界範圍比以往大得多。而且我諗氣味係突破結界嘅其中一種媒介,或許正常人唔會發現或聞到,但屍體發出嘅氣味仍然吸引到結界外嘅昆虫進入。
 
既然烏蠅可以由外邊進來,姐係我地都可以離開呢個結界出返去!
 
「Karen!我地試下從後樓梯出返去!」當我轉身對Karen說時,只見Karen痛苦地半跪在地下。
 
我緊張地走近,問佢係咪唔舒服定係嚇親? 佢痛到臉都青埋,話個肚突然間好痛,而且感到個肚好似慢慢咁脹大。
 
我慢慢咁扶佢出屋外走廊睇一睇,我細心望住Karen個肚一睇,的確係脹大咗少少。但我完全唔知咩事,我唯有安慰住Karen,話我地可能入咗結界,但有辦法可以出返去,叫佢頂住。
 
於是我同Karen走到後樓梯,推開防煙門,牆上亦掛住24樓嘅牌。我喺袋到拎出一支筆,然後畫咗個圓圈喺塊牌到。
 
「我地行。」說罷,我同Karen就沿後樓梯一直行落去,希望可以走出結界。
 
果然,每當我地落去下一層時侯,牆牌上仍然係24樓,呢個時侯Karen同我對望,我地都更加肯定呢度就係結界。於是我將行走速度加快,直頭用「跑」嘅方式跑落去。
 
「唔得喇! 阿明……好痛呀!」跑咗一陣,Karen叫停咗我。
 
我望一望Karen,驚見佢個肚愈嚟愈大,似係有咗身孕一樣,大得誇張。Karen不斷流出冷汗,臉如白紙,佢感覺到個肚有異物,不斷踢佢個肚。
 
我用手摸上,真係感覺到肚入有野踢緊佢。
 
Karen大大力捉緊我隻手:「好痛!!!好痛呀!!!!救我呀!!!點解會咁呀!!!」
 
呢刻我有點手足無措,佢叫痛得愈嚟愈大聲,令到整條後樓梯充斥住Karen慘叫聲,不斷來回上下層。我再拎出手機致電「999」,依舊無人聽,而Karen呢個狀況跟本行唔到,我究竟應該點做?
 
「呀!!!!好痛呀!!!放過我呀!!!」karen淒厲地大叫。我從來都未見過佢咁,亦都唔未遇過咁嘅情況。
 
我呆呆咁望住佢,腦海一片空白,亦有一點頭暈,大概緊張情緒加上空氣不流動關係,我開始體力不繼。
 
突然,Karen搶我掛喺恤衫袋嘅筆,然後作勢插去自己肚嘅方向。我即時驚醒,捉緊佢隻手阻止佢。
 
「阿明……好痛……不如比我死咗佢…..」Karen喊得滿臉眼淚,最後仲痛到昏迷咗。我收起支筆,慢慢扶起佢,然後說:「我一定帶你行出去。」
 
由於Karen個肚已經好似懷胎多時,唔岩我背住佢行,我唯一慢慢咁扶佢一步一步落樓梯。
 
我記得當時時間係下午5點16分,但我扶住Karen一直慢慢咁向下走,不斷重覆走緊24樓,永遠都停留喺24樓,而手機時間已經顯示為9點05分。
 
我地已經行咗差不多3個鐘。我體力已經響起警號,頭暈愈嚟愈劇烈,開始腳步不穩。我慢慢咁扶返Karen喺地下,我就捉住樓梯扶手回氣。
 
「滴答。」突然一滴水滴喺我手背上。
 
我好奇點解有水滴落嚟,於是我慢慢從樓梯間向上望。
 
驚見一個女人,而且個女人正正就係我較早前喺防煙門嘅女人。由於佢企喺高處樓梯間,我望唔清佢個樣,但好明顯見到佢張開個口,口中不斷流出口水,以致滴喺我手背上。但剎那間佢退後了,究竟佢係邊個嚟?
 
咪住,假設我不斷遊走24樓,亦姐係話佢都喺24樓,佢岩岩縮後,姐係話佢就喺我後面!? …..我即時轉身一望………
 
《第二季第一回完》

(再一次無限期待續)


****************************************************************
好耐無更新《失蹤》,希望大家體諒。
 
因為我唔係全職寫野,只係一名普通嘅打工仔,所以好難抽到時間去寫故。
 
但遲到好過無到,終於打好新一回,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喇!
 
記得比Like 同留言,比我知道你地仲有追緊......Thank!
另外,有人話我掛住寫失蹤,都好耐無短篇故仔
既然係咁,我黎緊會寫返更多故仔,未必下下都出失蹤,敬請留意=]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