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自稱為失蹤少女吳嘉欣致電熱線講述與該機構社工阿Ray有一種不可告人的關係,亦稱該社工為掩蓋事實真相而把她帶到西貢山上後便告失蹤。曾經擔任私家偵探的阿石受託於阿明前去調查阿Ray,其後於零晨時分致電阿明正在跟隨阿Ray前往西貢山上後亦告失蹤。
 
「你呢排咩事呀?工又辭埋! 尼家又成日用易經卜卦,你究竟想知啲咩呀?」阿媽見我近排好大轉變,忍唔住坐低問我。
 
我有啲灰心地說:「呢幾日所占嘅卦都係負面......」
 
阿媽聽到之後收一收枱上嘅硬幣,然後語氣心深地對我說:「我教你易經嗰陣同你講過,易經係講求命運掌握喺自己手,卜出嚟嘅卦 只係話你尼家狀況係點,而易經講求『變』,會因為你遇到嘅事同人而變,所以你根本唔洗在意。我見你尼一刻心煩意亂,所占嘅卦當然唔好喇!」
 
「復卦嘅第五第六爻......我之前從來未試過,我怕我之後......」由我學易經以嚟,從來未試過占過大凶之象,加上最近所發生嘅事令我對我將來所遇到嘅事更加擔憂。
 


阿媽嘆咗一口氣,然後問我:「我比你個符牌仲有冇帶喺身?」
 
「當日我喺西貢結界出得返嚟,或多或少都喺靠呢個符牌,所以我一直帶住。」我即刻從上衣拎出。
 
「個符牌會保你平平安安,將來遇到咩事都好,都會無事。同埋西貢呢啲咁危險嘅地方千其唔好再去喇,應承我得唔得?」
 
我握緊符牌堅定地說:「我應承你,打死我都唔會再返去西貢嘅山,你放心。」
 
......
 


對唔住媽媽,我違背咗我對你嘅承諾。雖然我有十萬個唔情願,但我知道西貢係一個關鍵,失蹤少女吳嘉欣曾經喺電話講過阿Ray帶到佢到西貢上山後就走唔返出嚟,同時間佢亦提到阿盈答應會上山搵佢,加上阿石失蹤前打比我亦清楚提到其位置係喺西貢。而且西貢結界數量多不勝數,範圍面積究竟係幾大亦無人清楚,但阿Ray每次都來去自如,佢一定知道當中嘅真相係點。
 
呢刻,佢坐上 「99」 巴士,一定出發到西貢。我諗對方可能已經發現咗我,順手將我帶到去西貢,既然係咁,我就樂意奉陪,睇下你究竟想點。
 
由於佢行到上層位置,我亦喺下層位置坐住,一來可以方便知佢落車地點,二來我都諗下計點樣應對。始終事出突然,無諗過佢今日就會走到西貢,而且對方有備以來,一身行山裝束,揹住一啲物資,而我就咩都無,如果上山我一定隨時收皮。呢刻好想打比Karen叫佢幫我帶啲物資比我,但實在唔想麻煩到佢,自我辭咗份工之後,佢一直都有搵我,可能佢擔心我又再次捲入唔知咩事件之中,又或者佢唔甘心我地關係就咁完吧? 最後我都打消咗尼個念頭。
 
「哥哥~」
 
我抬頭一望,只見坐喺我前面有個妹妹仔好得意咁向我揮手,身旁個媽媽就叫個女唔好攪住哥哥。我微笑應對,然後再專注返手機通訊錄。
 


突然,有條虫跌咗落我個手機螢幕,而尼條虫好似邊到見過咁。我慢慢睇清楚,先發現係一條屍虫。
 
我即時抬頭一望,只見岩岩個妹妹仔口中慢慢吐出大量屍虫,臉容開始屈曲,慢慢變成當日喺大廈所見嘅細路女。我嚇到碌大對眼望住佢,成身都郁唔到咁。而隔離個媽媽亦變成當日個太太,佢地兩個望住我,然後細路女邊吐屍虫邊說:「唔......好......去!」
 
「佢死後以來第一句學會嘅話,就係叫你唔好去。」身旁太太對我說。
  
「吓?」
 
我呆呆望住前面,個妹妹仔仍然好得意咁伸隻手打落我部電話度,似乎想拎嚟玩。嗰種手感好似岩岩跌屍虫落我手機到一樣,可能有幻覺吧? 我吞一吞口水,即刻拎三個銀仔出嚟,但我望住手心嘅銀仔,然後緊緊握實放返落褲袋,我要冷靜一下情緒,唔好亂咗自己。
 
當巴士到達西貢市中心後,阿Ray就落車,我見附近有間7仔,心裡好想買返支水旁身,但為怕跟甩咗阿Ray,所以忍痛打消呢個念頭。突然間,有人從後強力拉我一下,將我帶到街外另一邊,我不斷反抗後發現原來係黃Sir。
 
「你做咩呀!」我激動地說。
 
「尼句我問你先岩,你跟咗阿Ray跟咗咁耐,你想查咩呀!」


 
「我唔想喺到哂時間同你解釋。」接著我準備行返出去,因為我好怕跟甩阿Ray。
 
黃Sir身旁有個探員阻住,然後黃Sir再說:「你放心,我派咗人一直跟住個社工。你尼家好應該好好同我解釋發生咩事。」
我見有警方介入,而且黃Sir都算係可以相信得過,於是我由我認識阿石開始直到尼刻所發生嘅事都一一講哂比佢聽,而黃Sir亦解釋當日跟蹤阿石上山後便失去阿石聯絡,佢地都覺得好奇怪,而且黃Sir亦承認我都係其中一個監視人物,始終我對失蹤案件有著古怪嘅聯繫,所以同時間發現我跟蹤住阿Ray。
「黃Sir,按佢所去嘅路線,應該係上山喎!」突然黃Sir身上對講機所發出同袍聲音。
 
「收到Over!我地尼家即刻趕嚟。」接著黃Sir示意我地上山,正式搵阿Ray。
 
黃Sir拎從手機Google Map出嚟,指出阿Ray位置喺西貢大枕蓋,按路線最大可能應該行去蚺蛇尖一帶。
 
「蚺蛇尖?」我驚訝地說。
 
「有咩問題?」黃Sir不明所意。
 


「呢度曾經令好多人失蹤嘅地方......」
 
黃Sir冷笑,然後拎支煙出嚟食,當噴煙時就向外呼出。佢笑指褲袋上嘅手槍說:「唔理條友有咩古怪,一支炮都攪掂佢喇怪!」
 
我流咗下冷汗,心想當你入咗結界時侯,你就算有飛機大炮都形同虛設。
 
當到達西貢山口時,我地連同黃Sir同探員三人行落車追上。為咗盡快同跟蹤探員追上,我地都跑到索哂氣一直追上,但我留意我地身上從來無帶任何食物同水,現階段已經跑到氣喘,對水嘅渴求不斷上升,我知道我情況再咁落去可能會好危險,但現階段似乎無退路嘅空間,眼前嘅只有不斷跟上,有感今次將會知道過往失蹤事件究竟發生咩事。
 
雖然我地三人對行山經驗好少,一路都依靠住路牌指示,同埋沿路間都有唔少行山人士,情況都算正常。
 
大概走咗個半鐘,終於同山上探員會合,我地靜靜雞匿藏喺大樹草叢後,然後我忍唔住說明:「我唔理你地信唔信都好,西貢有唔少結界,一旦入咗入去就好難出得返出嚟,幾個月前我就係入咗結界......而阿Ray好明顯佢係知我跟蹤住佢所以先帶我地嚟西貢,佢一定知道結界嘅野,我地一定要好小心!」
 
各探員聽完後互相對望後,好似覺得好荒謬咁,然後黃Sir說:「結咩界丫!尼個世界邊有咁多鬼丫!總之我地就跟住佢,有咩事就拉人搭佢返差館慢慢審佢!」
 
「但係......」我未講完,班警察已經唔想再聽,同時話阿Ray有動靜就繼續跟上。而我亦無奈跟住。


 
大概跟咗幾粒鐘,我地盲目咁跟住阿Ray,而且山上距離明顯,所以我地都小心咁保持距離,精神狀態嚴重消耗。我都開始感到疲倦同埋口渴,而探員間亦除低外套降溫。究竟要跟到幾次? 阿Ray究竟想帶到我地去邊到?
 
突然風起了,段段涼風吹來,黃Sir說:「屌!終於涼涼地,頭先熱到仆街!」
 
我抬頭一望,發現天色開始轉暗,更似想落微微細雨,遠處仲見到一舊烏雲漸來。根據之前入結界經驗,呢個係一個危險先兆,於是我問:「不如你Call支援,搵人帶啲水上嚟!」
 
「痴線,咁想飲水一陣落山咪飲囉!」
 
「你尼家趁電話仲收到,梗係Call定支援喇!你睇下我地訊號!愈嚟愈弱呀!」
 
黃Sir開始燥燥地,於是怒指住我:「阿Sir做嘢唔洗你教呀!」
 
我又嬲又無奈,我知道再行上去電話訊號一定會消失,於是趁呢個時間,我做出一件違心嘅事。
 


我Send咗個Msg比Karen,話佢知我個位置。
 
行咗大概一個鐘,電話訊號果然消失,而且天色完全昏黑,風愈吹愈勁,身邊樹叢都吹得『發發聲』,更落住微微細雨。望望手錶,已經係晚上八點幾,,亦姐係話準備進入一片黑暗嘅情況。
 
黃Sir似乎都留意到情況愈嚟愈對我地不利,於是大家都拎出微型電筒出嚟照,我即時阻止:「咁黑你一照!阿Ray咪知我地喺到!」
 
黃Sir臉有難色,佢話:「我唔係想照佢,而且想照住點返轉頭,你睇下後面。」
 
我轉身一望,發現一片黑暗,只見數以百計嘅草叢樹木遮掩住,唔好話行返轉頭,隨時行錯路都會跌落山。
 
突然間,聽到身邊草叢發出「沙沙」嘅聲響,嚇得探員都同時照住該方向,並閉住口望住,然後另一邊又出現「沙沙」嘅聲響。
 
「係咪野豬?」其中一個探員問。
 
「豬你個頭!尼度邊到野豬!」
 
「沙沙」、「沙沙」......
 
其中一個探員慢慢用微型電筒照住行前,慢慢行近一個草叢.......
 
突然......
 
有一個白灰色嘅人形身體突然撲向該探員,並發出刺耳心寒嘅聲音,並將該探員拉入草叢,探員即時大叫:「嗚呀!」
 
嚇得黃Sir同另外兩個探員即時拔槍指向該位置,各人緊張喘氣聲不斷,亦唔敢行前半步,因為大家都被剛才畫面所嚇倒。
 
而我好清楚大概個隻嘢係咩嚟,大概係西貢結界另外神秘嘅嘢......「山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