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調查最近西貢失蹤個案而跟蹤社工阿Ray到山上嘅阿明,伴隨住失蹤人口調查組黃Sir及其探員由西貢大枕蓋出發到蚺蛇尖一帶後,突然天色異變,黑夜之中突然草叢走出一個白灰色的人形身體將其中一個探員拉走。
 
黃Sir同另外兩個探員即時拔槍指向該位置,各人緊張得喘氣聲不斷,亦不敢行前半步,因為大家都被岩岩嘅畫面所嚇倒。
 
「怦怦……怦怦......怦怦……」我意識到心臟跳得好快,雙腳發軟。頭先嘅畫面仲驚嚇過我之前困喺西貢結界時侯,一直以嚟都認為結界極其量只係困住你走唔返出去,但如今卻有一種生物存活喺山上面,令你生命上有即時嘅危險。
 
「阿傑!你無嘢呀嘛!」黃Sir邊大叫邊用槍指向草叢位置。黃Sir一大叫,我嚇得即時轉身一望遠處嘅阿Ray會唔會發現我地,但環境實在太黑,完全達到伸手不見五指嘅地步,但現場咁靜,黃Sir大叫嘅聲音肯定比阿Ray聽到。
 
我即刻行到黃Sir身旁細聲說:「你冷靜啲先喇,我地跟緊阿Ray架!你咁叫法會比佢發現呀!」
 


黃Sir雙眼一直望住草叢位置,然後說:「你行開,呢家我伙記有事,我理得你嗰個阿Ray丫!」
 
「入面有冇人丫!?我數三聲,如果再唔出嚟嘅話,我地就會過嚟!」黃Sir再說。
 
現場仍然一片寂靜同黑暗,間中有陣涼風吹來。
 
「黃Sir,會唔會係『II』?」探員懷疑頭先出現嘅人形物體係非法入境者。
 
「一!」黃Sir無回應,仍然雙眼專注地望住眼前。兩名探員見狀後亦隨即專注地將槍頭描準住草叢。
 


突然間,我地左手邊草叢之中發出「沙沙、沙沙」聲音。黃Sir郁一郁右手,兩名探員隨即將槍頭指向該草叢位置。我有感一陣所發生嘅事將會愈嚟愈嚴重,不自覺地退後數步,有咩事希望做到逃走嘅準備。
 
「二!」黃Sir再大叫,同時雙腳亦慢慢進逼。
  
而左邊草叢的「沙沙、沙沙」聲音亦慢慢接近,嚇得兩名探員緊張得不時互望對方,我留意到佢地隻手抖震緊。

正當黃Sir想叫「三」時侯,左邊草叢走出一個人,嚇得我地都退後數步,兩名探員幾乎想開槍射殺對方,但剎那間,我地可以見到從草叢走出嚟嘅人,就係阿Ray。
 
兩名探員見對方係阿Ray時侯,隨即上前大力地將佢按喺地,並將佢背包扯甩掟埋一邊。
 


「等陣……等陣先!咩事呀!」阿Ray不斷爭扎,但探員二話不說地將手扣將佢鎖上。
  
「三!」黃Sir望一望阿Ray後,仍然專注地將槍頭指向該草叢位置,並慢慢行近,其中一名探員看守住阿Ray,另一名則跟上黃Sir。

而我,腦海仍然一片空白,除咗緊張感之外,咩都諗唔到。
 
黃Sir揚手將眼前嘅草叢拉開,然後踏步行入去,另一名探員亦緊隨其後,慢慢兩人背影慢慢消失我地視線之中。
 
「呼......」一陣冷風吹來,吹得附近樹葉嘩啦啦咁響。
 
「放開我呀!做咩鎖我呀!」阿Ray終於打破寂靜,大聲對住探員說。
  
探員用槍指住阿Ray叫住:「咪…..咪嘈呀!」從聲線之中可以感受到佢副膽怯心情,因為短短幾分鐘時間內,現場內只剩返佢一個警察。

我見有啲唔對路,於是慢慢行返上前,喺探員身旁說:「我建議呢家即刻落山,唔理用咩方法都好,即刻搵幫手!」


 
「但黃Sir…..仲有阿傑佢地…..入咗去!我要…..」探員望一望我,口震震咁對我說。
 
「喂喂!阿明!係我呀!熱線社工呀!你叫佢放咗我先喇!」阿Ray見我在場,即刻打人情牌叫我幫佢。
 
我無理佢,仍然對住探員細聲說:「由頭先有隻嘢咁快將嗰個…..阿傑拉走,而黃Sir佢地入咗去之後無任何聲發出,你覺得係正常咩? 無論點都好,點都會有聲呀? 好可能頭先嗰隻嘢係山魅…..」
 
「咩山魅呀?」
  
「一時之間我唔知點同你講,總之山魅類似係山上嘅山精樹精咁,專門迷惑或加害山上嘅人……總之呢家我地快啲離開呢度,如果我地入咗結界就麻煩。」我內心真係好急燥,好想立即離開呢度。

探員聽到後似乎有所動搖,我亦阻止佢再用微型電筒再照該草叢位置。於是佢拉起阿Ray,然後拎出手機問我:「呢度黑到咁,電話又無訊號,點走好?」
 
我望住周圍都係高大樹林草叢,天色昏黑,一時之間我都唔知點可以行,除咗地上有堆碎石比我知道行緊石屎路之外,我都唔知會唔會行行下跌咗落山。
 


呢個時侯阿Ray再次出聲:「我地喺結界邊緣,你地亂咁行嘅話隨時一世都走唔返出嚟!」
 
探員戚一戚阿Ray問:「你講緊咩?咩結界?」
 
「呢個西貢入面有好多結界,每個結界都唔同,好彩嘅……困你一日半日就出得返嚟,唔好彩嘅……困你幾十年都得丫!你地冷靜啲放咗我先喇!我都唔明你地做咩!我聽到有聲就行埋嚟,一出嚟就捉住我!」
 
「沙沙、沙沙」
 
突然,草叢位置又傳來一陣聲音。嚇得探員將微型電筒照住該處,我地都對於呢段聲音感到異常不安,不自覺地企喺探員背後。
 
「沙沙、沙沙」
 
草叢內無任何回應,但聲音卻愈嚟愈近,探員將手槍保險拉開,發出「咔嚓」聲響。
 
「邊……個,係咪黃Sir呀?!」


  
此時,我同阿Ray喺無夾過嘅情況下,不斷向後退,因為我地都意識到危機。
 
呢個時侯,草叢被拉開,走出一個人。探員用微型電筒照一照呢個人嘅樣,原來正正就係黃Sir。

探員隨即鬆一口氣,放低槍跑上去黃Sir前。
 
「走!快啲走!」阿Ray細細聲對我說。
 
「吓?」我不明所意。
 
「你頭先見唔到咩!條友個表情呀!」說罷,阿Ray便轉身跑走。我望住佢咁突然咁離開,我再望一望黃Sir佢地,頓時感到巨大嘅不安,阿Ray咁驚咁走一定有佢原因,加上今次我上山目的就係跟住佢,於是我就慢慢轉身追住阿Ray走。
  
離開時,隱約聽到探員不斷發問:「黃Sir!黃Sir!」



阿Ray見我跟住,亦都無心拋甩我,反而減慢步速等我可以跟上。而我到呢一刻已經唔知自己位置喺邊,可以話完全盪失咗路,不知不覺間變咗依賴咗阿Ray。
 
大概走咗半個鐘,阿Ray終於停咗落嚟,然後挨緊一塊石頭。我都開始喘氣,大大啖咁不斷透大氣,再問:「呢家點?」
 
阿Ray轉身向我展示佢雙手被扣,然後問:「有冇計可以解開佢?」
 
我望一望周圍,然後搖頭。
 
阿Ray失望地坐低,然後話:「再行前啲就係結界範圍,我都唔係好認得哂啲路,至衰我啲嘢喺哂個袋到……唯有等天光先行。」
   
我拎部手機出嚟,依舊無任何信號。但我說:「點解頭先要走?」

阿Ray望一望我,然後帶點恥笑意思說:「我見你頭先都講到山魅呢樣嘢,仲以為你好熟。頭先你唔覺得奇怪咩,正常個差佬走出嚟都會出聲呀!一陣唔覺意比另一個差佬開槍射死佢咁點算!?」
 
比佢講一講似乎又有啲道理,頭先黃Sir佢地短短幾分鐘整個舉動都好奇怪,由最初阿傑比嘢拉走,黃Sir同另外一個警察入去後都無任何聲發出…..整件事都充滿不合常理嘅舉動。
 
「你頭先所講嘅山魅最叻就係迷惑你,姐係我地俗稱「鬼掩眼」.....就好似結界咁,明明出口就喺你面前,明明周圍嘅人都可以看到你,但「鬼掩眼」之下,咩人咩路都見唔到。」
 
「咁同佢地有咩關係?」
 
「我懷疑……我懷疑咋!如果我地繼續行前啲走入個草叢,大概會見到佢地原地轉緊…..而岩岩個差佬好可能都係山魅扮,山魅好鐘意扮路人嚟呃唔少行山人士行錯路……」
 
我聽完後,吞一吞口水,腦海仍然消化緊,亦都感覺到自己開始累,都挨住石頭坐低。阿Ray望一望我,然後問:「你唔覺得我講得好假好誇張咩?」
 
我搖搖頭說:「未見過嘅人咪聽到覺得假,但我地唔係。」
  
「……」

我地兩個呆呆咁坐喺到,眼前都係昏黑一片,只有天空上不時滲少少月亮嘅光,但主要都被高大嘅樹林所遮掩。
 
「話時話,你做咩同班差佬喺到嘅?」阿Ray突然問。
 
呢句說話不禁嚇咗我一嚇,好彩佢係問點解我地喺到,而唔係做咩跟住佢。但咪住先…..點解我要怯?點解我會怕咗知?我一諗到阿石跟蹤佢到山上後就失蹤咗,一諗起失蹤少女喺電話度表示同佢發生性關係後怕比人發現而帶到佢去西貢後失蹤,而阿盈亦唔多唔少因為佢而上山…..
 
而且,佢對西貢結界、山魅咁熟悉,佢一定知道好多內情。呢刻佢雙手被扣而且背包被掉,佢個處境比我較更危險,我應該食住呢個勢向佢逼供。
 
「喂,做咩唔出聲?」阿Ray見我呆呆咁於是再追問。
 
我喺褲袋拎出一把萬用刀,然後企起身指住佢說:「去到呢個地步,我都唔想扮啲咩。我嚟問你,前幾日跟住嘅你阿石、失蹤少女吳嘉欣、仲有我女朋友…..何芷盈,佢地去咗邊?」
 
阿Ray聽到後,不禁帶住無奈嘅笑容搖搖頭,然後說:「所以你就同班差佬跟住我。」
 
「係你收埋咗佢地?」我大膽地問。
  
「收埋佢地?我邊有咁勁呀,我自己都搵緊人……」
 
「搵緊人?」
 
「係,嘉欣的確同我有性關係,我都明白如果傳咗出去我會好大獲,但當時我地嘅感情只要我地唔講,根本就唔會有人知。我又點會無啦啦去害佢?我知道嘉欣佢成日打去中心變咗鬼故咁,但我寧願佢變咗隻鬼,等無咩人知我地關係,我就可以專心搵佢出嚟。」
 
「佢唔見咗咁耐,你仲可以搵到佢?」
 
「五年前,我細妹參加咗學校嘅行山活動,之後就喺西貢失咗蹤。當時無一個人要負責,連校方都唔想比人知而不斷掉淡件事……但我細妹間唔時都會Keep住打比我……即使我電話無訊號都好…..」說罷,突然鈴聲響起。
 
而鈴聲係喺阿Ray褲袋所發出,昏黑寂靜嘅環境底下突然響起電話鈴聲,一時之間將我嚇得個心離一離。
 
「一講曹操,曹操就到。」似乎阿Ray示意個電話就係佢細妹打嚟。
 
「咁……你知唔知阿石阿盈佢地去咗邊?」我急問。
 
「老實講,我真係唔知你所講嘅阿石係邊個,但你講嘅阿盈我大概知邊個,應該係之前嚟我地做義工嗰個女仔……」
 
「無錯,佢就係為咗查吳嘉欣喺邊先嚟做義工,但佢肯定知道你地嘅嘢先上山!」
我說。 
 
「……唉。」阿Ray嘆了一口氣。然後再說:「成件事錯哂,大家都對大家都唔清唔楚,到最後死咗都唔知咩事,我自己又搵緊我細妹,同時又搵緊嘉欣,而你個阿盈同埋你又走嚟搵…..唉!兜兜轉轉攪嚟把撚。」
 
「你對結界嘅事咁熟,一定比我地知得更多。」
  
阿Ray望一望我,然後再說:「我有研究過呢度,都好多次困咗喺結界入面,大概都分劃到呢度有數以百計大大小小嘅結界,但我仍然搵唔到個村落!」一講到個村落,阿Ray就感到氣憤。

「村落?」我問。
 
「我有一次困咗喺結界入面,唔打唔撞之下竟然比我搵到一條荒廢咗嘅村,村內入面有唔少人,而呢堆人我懷疑係行山盪失路嘅失蹤人士……因為佢地衣著同髮型都好古舊……但嗰次我一時之間接受唔到,所以好怕咁離開,最後暈咗…..一醒返之後發覺村落入面已經無咗。」
 
「村落……姐係個村落收埋咗好多失蹤人士?」
 
「唔係收埋,我嗰陣覺得佢地係不得意咁喺村入面。我大膽假設,圍繞村落外圍嘅結界好危險,會令你身體精神嚴重受到傷害,而且個時間空間好恐怖,隨時喺結界一日等於外界嘅十年,但村落可以暫時保住你條命…..」
  
「你咁講村落…...」我話未說完,突然我地左手邊遠處傳來一段「沙沙、沙沙」嘅聲音,嚇得阿Ray即時企起身。

而呢段「沙沙、沙沙」嘅聲音不斷接近,我同阿Ray一時之間都不知所措。
 
「呢家點呀?」我急問。
 
「唔可以再行前,再行前就入結界呀!」
 
「沙沙、沙沙」嘅聲音近得大概只有二十米內,我將萬用刀放在胸前,亦發現手亦緊張得發抖。我急說:「入結界避定係同佢地打過?」
 
「沙沙、沙沙」嘅聲音近得大概只有十五米內。
 
「阿Ray呀!」我再次急問。
 
「沙沙、沙沙」嘅聲音近得大概只有十米內。
 
「阿Ray呀!」
 
第二季 第六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