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很平凡。」
 
「那麼現在呢?」
 
聽了對方的問題,少年笑了,他從沒這麼笑過。
張開揚的高高的嘴,少年說出了他的答案。
 
然後兩個人都笑了。
 
 
 


 七月初,盛夏的開端。
 現在正午,為一整天悶熱的時段,烈日當空,賣冰的店間間爆滿,街道馬路上被汽車擠得水洩不通。明明熱的可怕,菜市場中叫賣的吆喝聲卻依舊絡繹不絕,人人身上都是濕黏的水,卻不知是身上的毛細孔被當今的高溫弄到失禁的汗水,還是與攤位老闆斤斤計較討價還價被噴得滿身都是不知是自己或是別人的口水。
 
 
 燥熱。
 
 
 「哈啾──!」佟軒凡打了噴嚏,緊接著一個哆嗦,抓了抓屁股拉了棉被蓋到自己身上翻了個身又繼續睡。
 炙熱的太陽光硬生生被窗簾擋在外面。
 房間內室溫18度,和外頭的38度相比,完全不誇張。


 
 又翻了身,佟軒凡睡眼惺忪的睜開眼,掙扎的拿起床邊已經充電充了整整一夜,現在還是插著充電線的手機。
 
 七月二日。
 12:45
 
 「唔……還早嘛……」咕噥著這麼一句話,佟軒凡把手機放回去,蹭了蹭枕頭,又打算鑽回去睡。
 
 七月二日?
 12:45?


 
 佟軒凡猛然稱開眼,從床上跳了起來,又拿起手機看了一次,確認日期和時間不是幻覺之後罵了一聲。
 
 「靠!」
 窗戶外的小鳥被嚇得飛了老遠才停下來。
 
 而佟軒凡在找他的褲子。
 
 他習慣只穿一件內褲就趴上床,明天要穿的衣服讓明天煩惱去。
 然後這個習慣現在讓佟軒凡現在後悔的捶胸頓足。
 
 為甚麼我的習慣不是把衣服褲子弄的整整齊齊連下禮拜要穿甚麼都安排的妥當當呢?
 現在老子好不容易尼馬找到了件大概是沒穿過的T恤,褲子呢!
 在佟軒凡找的要抓狂之際,眼角瞅見了一件乾淨的牛仔褲,伸手一扯立馬奔進浴室。
 刷牙洗臉穿褲子前後不花五分鐘就衝出來了。


 迅雷不及掩耳的關了冷氣拿了手機背了背包然後衝出房間。
 根本沒有時間理會自己在客廳玩戳著筆電,用鯊魚夾夾著長髮的姐姐沒有叫自己起床這件事。
 所以當他姐姐從陽台向騎著腳踏車遠離的佟軒凡喊了句「抱歉啊,忘了叫!但你現在去搶的到嗎?」的時候,他很有人情味的朝後面比了跟中指。
 
 今天,是某動畫限量2000組真人比例大小泳裝抱枕的發售日。
 早上十一點準時開張。
 
 馬的,一定要來的及啊!
 
 「啊──!」大叫了一聲,佟軒凡無限催眠自己是飆速○男的主角,有著無比強大的騎腳踏車技能。
 
 趕到的時候現場已經排了長長的隊伍,佟軒凡的心不由得一緊,然後死命地跑去排隊。
 原本他已經死心了,結果差三個人就要輪到他的時候,佟軒凡發現還有剩!而且最後一個就是會在他手上!
 他轉頭看向他身後的人,各個面如死灰。
 他帶著歡喜的笑容,把背包打開要拿錢包先準備好,結果手一伸


 ──裡面空空如也。
 
 佟軒凡立即面如死灰。
 他身後一人突然覺得奇蹟降臨。
 
 馬的他忘了帶錢包!
 
 於是佟軒凡痛哭流涕的離開了排隊隊伍。
 於是他身後一人容光煥發的付了抱枕錢。
 
然後佟軒凡哭喪著臉騎著腳踏車回家,到家樓下的時候他還看見他老姐慢悠悠地在陽台甩著他的錢包,叼著一根牙籤樂呵呵的道:「嘖嘖嘖,原本正要給你送過去的,結果你就回來了。」
 
 佟軒凡咬牙切齒。
 
 一回到家他就直接趴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以表達他現在的絕望。


 結果他老姐就直接無視絕望的狀態效果直接採取物理攻擊,重重的往佟軒凡屁股上一拍,「欸,先別睡,午餐呢?」
 
 於是佟軒凡就這樣掛著殘血帶著負面狀態淚流滿面的做菜去了。
 
 他還有沒有人權!
 他有嗎?
 舉著湯杓,佟軒凡很認真的思考了這個問題。
 
吃過午飯,佟軒凡窩回了房間,打開電腦看著這次漫畫博覽會自己有沒有機會北上。他看著自己的錢包,想著既然連抱枕都沒有買那資金應該還蠻充裕的?
摸著下巴,佟軒凡仔細的估算自己的荷包。
 
 忽然,門外傳來老姐的聲音,「老弟──有你的包裹──是情趣玩具嗎──」
 
 包裹?
 佟軒凡皺著眉,突然想到自己兩周前搶購到的東西,然後快步走了出去。


 
簽收完,佟軒凡拿著一個小紙盒,一邊帶著淫蕩的笑容,一邊嘴裡一直發出「嘿嘿嘿」的笑聲走向房間。
 一旁的老姐挑了一下眉,「按摩棒?尺寸對你來說有點大吧?」
 看來她很堅持他弟訂購的一定是情趣玩具,而且還是不正當用途的那種。
 
 佟軒凡對他老姐啐了一口,「按你妹!」
 他姐冷笑,「我沒妹妹,有個弟弟,你倒給他按按。」
 佟軒凡:「……」
 
 「這是福音戰士裡那個明日香女僕限量公仔。」
 一秒放棄按摩棒的話題,佟軒凡看著自己手上的紙盒。
 「明日香?我以為男人都比較喜歡綾波零。」
 聳聳肩,得知裡頭不是情趣玩具的姐姐大人完全對那個紙盒失去興趣。
 
 背對自家老姐翻了個白眼,放棄和她分享明日香的美好之處的佟軒凡興奮捧著小紙盒回房間拆去了。
 
這個家只有他們兩個人,根據老爸所說,老媽在他們姐弟倆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佟軒凡壓根不清楚他媽長什麼樣子。他們老爸一直在外面工作,常常跑東跑西,很久才回來一次,每個月底都會寄錢回來,都是基本的生活費,和佟軒凡的零用錢。
而他姐佟雅靜,一有了穩定的工作的時候直接打電話給老爸很有霸氣的說「老娘已經不缺你這點零花錢了!那些你給自己買糖去吧!」然後就中氣十足的掛了電話,從此寄來的錢裡的零用錢變成了單人份,搞得他每次拿零用錢的時候在他老姐面前像個畢恭畢敬的小下屬似的。
 
 而現在佟軒凡面前這個明日香,是他鑽著三個月零用錢的結果。
 「啊啊啊……明日香──」把盒子拆開之後,佟軒凡極度亢奮的把公仔舉的高高的。
 
的確,大部分的人比起明日香更喜歡綾波零,面對這個事實,佟軒凡絲毫不以為意,他只是喜歡他所喜歡的角色而已,僅此而已。
 硬要他說出為什麼,只能說他比較喜歡長髮妹吧。
 
佟軒凡小心翼翼的把女僕明日香放在公仔收藏架上的最前排,然後拿起擦拭公仔用的眼鏡絨布沾了一點點酒精,開始進行清理工作。
 「啊,我美麗的蝶祈大人,今天依舊美麗動人,啊啊,我可愛的四糸乃,今天還是那樣惹人憐愛,啊啊啊──我亮麗的白星公主,您的胸部還是如此的──」
擦一個公仔,佟軒凡還非常專業的一個給一句讚美以表達他對它們的仰慕簡直有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經過他房間的老姐眼皮一跳。
 
「佟軒凡!如果再讓我聽見你對你公仔發情的聲音,我就進去拔斷它們的頭!跟你的一起!不論上面還是下面!」
 重重的敲門聲和十分火大的威脅,讓佟軒凡立馬閉上嘴。
 要知道,他姐從來不開玩笑。
 所以還是乖乖聽話會比較好。
 
 默不吭聲的擦完公仔之後,佟軒凡再度回到電腦前,打開B站,補著番。
 「呼呼呼……呵呵呵……」發出詭異的喘息聲,佟軒凡神情變態的看著螢幕。
 
 看了五集,佟軒凡伸了個懶腰,看了看手機,已經下午四點了。
 肚子有點餓,剛剛做午餐的時候好像有看到冷凍鬆餅,來用一點來吃好了。
 佟軒凡起身,走向房間門口。
 
 「叩叩。」然後突然門被敲了兩下。
 
 佟軒凡全身一僵。
 敲門的是他老姐,一般老姐都是直接有事大聲說,她來敲門就說明了她有事相求。
 而那絕對不是好事。
 佟軒凡渾身冷汗。
 
 「新遊戲,玩一下唄。」
 
 聽到這句話佟軒凡全身寒毛都豎了起來,衝到門口按住門把,「我才不要!你上次竟然讓我玩R18的BL遊戲!我到現在還會做惡夢!」
 
他姐姐是某知名遊戲公司的企劃總監,還不知道為什麼又身兼了故事作家,而佟軒凡也靠著關係有了遊戲測試部門的兼職,只要在家把遊戲玩完寫個報告書就可以了——那是你姐姐不是該公司的企劃總監的話。
 
原本還會正正式式給他一筆薪水,結果後面莫名其妙報告字數不科學的變成了五千字,標點符號還不算數。
 接著被丟了一句「大家都是一家人這種小事你就當作做家事別再拿錢了真不好意思」之後的所有勞力都一去不復返。
 
 
至於所謂的那款BL遊戲,由於主角的名字與長相太過於女性化,劇情也沒特別提到主角是名男性,於是佟軒凡就抱著這是一款以貧乳女生為主角的乙女向遊戲
的心理在玩這個遊戲。
 結果到了H的劇情出現的部分,他看到主角胯下那帶著嬌羞又直挺的雄性特徵之後,一口血直接噴了出來,還激動到讓腳踢到主機的電源線,電腦強制關機。
 
 花了三十秒仔細思考了人生的意義的佟軒凡,面無表情的重開機,然後把遊戲刪了。
 
 看了看桌上的遊戲片以及報告紙,佟軒凡振筆疾書,重點強調了自己性向的正常,以及主角長相姓名造成性別混淆的嚴重性。
 之後把報告和遊戲片還回去的時候,佟雅靜還面帶嚴肅的告訴他:
 「軒凡啊,性向這種事,是很難講的。」
 讓佟軒凡空中凌亂了。
 
 在那之後他姐就沒有再拿遊戲給他玩了,持續到現在,大概過了,嗯,三個月吧。
 想到這裡,佟軒凡發現他姐對他壓根沒有半點歉意,沒有拿遊戲過來,只是因為還沒出而已。
 佟軒凡淚流滿面。
 
 「放心吧,你老姐我用節操擔保,這是一個老少咸宜的遊戲。」門外的老姐信誓旦旦。
 
 「說出讓BL遊戲主角性別不明是為了讓玩家在特別的時候有特別的驚喜的人是沒有節操的!」佟軒凡打死不信。
 
 「嘖,我親愛的弟弟,我數三秒,你如果沒有開門,等我進去後,我保證你還有你可愛的公仔們絕對無一倖免,三、二……」
 
 「喀啦。」
 
 「對不起我錯了請不要對我的公主們動手。」
 佟軒凡五體投地。
 
 「這是遊戲光碟和報告紙──」姐姐大人滿臉笑容地把東西交到佟軒凡手上。
 「……」佟軒凡接過,看向笑得一臉猥褻的老姐,忍了忍,沒忍住,「冒昧的請問姐姐大人,這是什麼類型的遊戲?」他自己則笑得一臉諂媚。
 佟雅靜挑了一下眉,驚出佟軒凡一身冷汗之後道:「燃燒青春冒險RPG,怎麼,不相信你老姐的人品嗎?」
 
 對於沒有的東西要怎麼信任。
 佟軒凡默默流淚。
 
 「沒有劇透,自行摸索。」於是姐姐大人拍拍屁股閃人了。
 看著她瀟灑的背影,佟軒凡淚流滿面地奉獻勞力去了。
 他小圓放多久了都沒還沒補完啊──
 
 佟軒凡手上拿著遊戲片和報告紙,苦著臉回到電腦桌前把動畫關掉,把光碟放進主機裡,安裝著遊戲。
 他什麼時候可以脫離姐奴這種設定啊……
 看著跑得飛快地安裝進度,佟軒凡深深的鬱卒了。
 看著應該還要一些時間,佟軒凡走去廚房替自己弄了一盤鬆餅。
 
 「好了,開始吧……『勇者試煉』……?好吧就名字來看是還蠻正常的……」回到電腦桌前,確認一下老姐沒有忽悠自己之後,咬了一口鬆餅,按下了遊戲開始。
 
 然後電腦「滋滋」兩聲,黑屏死機。
 
 「靠!」佟軒凡差點翻桌,拍了拍電腦,「不是吧,老姐妳的節操都用來殘害我的電腦和心靈了嗎!」
 接著他就瘋狂地拍打電腦,接著電腦又「滋滋」兩聲,接著、接著佟軒凡就觸電了。
 他全身又麻又痛,最後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另一邊,離開了弟弟房間之後,佟雅靜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手機撥了通電話。
 「喂,是我,他現在大概已經過去了。臭老頭,我他媽不管他是不是屬於那裡,也他媽的不相信你這種人會被威脅,但如果他沒有活著回來,我就是殺了你然後在滅了你們那邊的狐群狗黨,再見。」
 把自己的話說完之後佟雅靜不等對方回應便掛了電話。
 
 
 你的命應該硬到不行吧。
 「別死阿。」
 
#穿越一直都是小說老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