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超痛的……以後絕對不完老姐給的遊戲了……電腦竟然還漏電……」一從昏迷中醒來,佟軒凡的頭就痛得他開始歇斯底里。
 
 待佟軒凡睜開了酸痛的眼睛,模模糊糊的看見了光線,原先他以為是來自他房間電燈燈光,但等到視線清晰之後,才意識到那其實是透過自己身處的陌生房間中的窗戶照進來的陽光。
 
 忍著全身痠麻的痛,佟軒凡撐起身子。
 他看了看自己身下由稻草當床墊的床、看了看停在窗外唱著歌的黃色鳥兒、又看了看另一邊排列整齊的鐵欄杆……
 
 鐵欄杆……?
 ──他坐牢了?
 握著鐵欄杆,佟軒凡萬萬分的驚恐。


 
 難道是因為電腦漏電之後電線走火導致火災,接著自己就被當成縱火犯被抓起來……
 想到這佟軒凡搖了搖頭。
 
 不對,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他一定第一個變成焦炭。
 
 還是說老姐看到觸電昏迷的自己之後萌生惡意,然後把自己賣了換錢……
想到自家老姐惡劣的根性,佟軒凡冷汗直流。
 
 但在想想之後發現也不對,這牢房太豪華了,連廁所都有,如果是老姐的話把他塞狗籠就不錯了。


 
 那他到底做了什麼才會被關起來?!
佟軒凡把腦袋想破也想出他自已一個除了偷買R18本之外什麼也不敢做的好好公民為什麼會被關起來。
 
 話說這床也太詭異了,都什麼時候的還用稻草鋪床……明明廁所裡的還是沖水馬桶……
 拿起床上的的枕頭,佟軒凡把它往上拋再接住,這樣的動作重複了好幾遍之後,他發現枕頭的角落有縫上一小行字。
 
 「嗯……?」
稍微疑惑了一下,佟軒凡瞇起雙眼仔細的看了看。
 


亞斯維德─第一騎士團
 
 「啥?」
 佟軒凡眼角抽筋。
 這是什麼?
 什麼騎士團?
 
 正當佟軒凡思考著自己可能正在參加某種整人實境秀的時候,一個穿著像是各種漫畫小說裡的騎士的青年走至他的牢房外頭。
 
 「啊,你醒啦,你睡得可真久,現在都中午了。」青年邊說邊拿出一串鑰匙,正要打開牢房的時候停頓了一下,「嗯……現在是要帶你去做筆錄,但還是讓你換一件衣服在過去比較好。」
 
 「……」大哥你誰?
 佟軒凡一臉茫然。
 
 換衣服?


 換什麼衣服?
 自己身上這件雖然只是T恤沒錯,但也是全國限量2000件的高級貨──靠!
他的衣服!
 
 佟軒凡一臉悲憤地看著他的T恤。
 原先是完好的衣服此時上面都是大大小小的割痕,小至手指長,大致手臂長,總之整件衣服看起來就像陰屍路裡面的殭屍會穿得一樣,再加上一點番茄醬就完美了……不對!觸電會導致衣服毀掉嗎!會嗎!一定是節目組搞的鬼!
 
 「我的衣服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最近整人實境秀都玩得這麼大嗎,會陪他一件嗎……
 以為對方在詢問自己,青年抓了抓他亮紅的頭髮,「噢,關於這件事我就不太清楚了,因為現場好像是騎士長他們偶然路過,然後親自去處理的。」
 「這樣啊……」佟軒凡點了點頭。
 現在實境秀真入戲,帶入感真強,話說攝影機在哪……
 「換完衣服之後要去哪裡……?」看著對方把鐵門打開,佟軒凡開口詢問。
 問這樣的問題應該沒有違反規則吧……
 
 「要去做筆錄喔,雖然沒有造成傷亡但是還是做一下會比較好。」青年一邊說一邊領著佟軒凡走出牢房。


 
 登記資料嘛,我懂我懂。
 佟軒凡又點了點頭。
 
 看著身前青年的頭髮,佟軒凡又忍不住問道,「你的紅髮是染的嗎?」髮質看起來超好。
 他搖了搖頭,「是天生的,我們全家都是這個髮色。」
 
 喔,你家有荷蘭人血統。
 又點了點頭,佟軒凡的腦洞不是正常人可以恭維的。
 
 兩人之間才安靜不到三分鐘,又被佟軒凡打破了沉默,「你腰上的劍可以借我看嗎?」
 對方到也不在意,劍身連同劍柄都拿給了佟軒凡,「可以是可以,不過要小心不要受傷,它最近才剛打磨完。」
 正準備把劍給抽出來的佟軒凡聽見對方這樣說,停下了動作,「這是真劍?」
 「當然啦,都是正規騎士了怎麼還能拿木劍呢。」對方笑了笑,對於他像是孩子會問的問題沒有太過在意。
 


 難怪怎麼覺得有點重…… 
 以安全為上上之策的佟軒凡完全不讓自己的手有放血的機會,小心翼翼的把劍交還給對方。
 「不過你們實境秀的製作單位還真肯花,連道具都是真的……」
 直接用塑膠了事的應該佔了大部分吧……
 
 哪想對方語出驚人。
 「什麼是實境秀製作單位?」紅髮青年一臉疑惑。
 
 「嗯?就是我在參加的這個節目啊,不是某種穿越實境秀嗎?最近網路上很紅的,還是說因為在攝影中所以不能透漏?之後剪掉不就好了嗎,不用那麼認真吧。」對方太過自然的反應讓佟軒凡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不,那個,我真的聽不太懂你在說什麼……」聽著對方說著一堆沒聽過的詞彙,青年尷尬地抓了抓頭。
 騎士長好像有說過這個人在現場應該是有傷及頭部,應該是因為這樣吧……
 
 不知不覺被對方貼上腦部受損標籤的佟軒凡,冷汗直流。
 對方看起來沒有在說謊,那麼不就代表──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今天是幾年幾月幾號?」佟軒凡弱弱的找尋最後一絲希望。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今天應該是……大陸年一千兩百三十年五月十四號……啊,夏天要到了呢……」
 
 「那請問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我們騎士團在帕斯尼恩的分部……啊,如果你是指你剛剛待的地方的話那是暫時性的牢房。放心,如果筆錄過程順利的話你不會再回到那裏了……到了,你自己到裡面拿件合身的衣服換上吧,我在外面等你。」
 
 他們走到了一扇有著「男更衣室」的門牌的木門前停下,青年示意佟軒凡自己進去。
 
 佟軒凡轉開門把,神色呆滯地走了進去。
 
 他是穿越了、穿越了,還是穿越了?!
 關上門,佟軒凡面露驚恐。
 
 穿越是每個阿宅的夢想,可此時作為穿越表率的佟軒凡卻悲憤地想撞牆。
 
 啊啊啊──搞屁啊啊啊──他是天天祈禱要穿越沒錯,但是老天爺如果你突然決定要實現他的願望的話,至少拖個夢給個徵兆什麼的啊!這樣他就不會玩這什麼狗屁熱血RPG而是去玩他華麗麗有著快樂大後宮結局的美少女遊戲了啊啊啊──
 
佟軒凡情緒大爆炸。
 
 帶著無法和雙馬尾少女展開新婚生活遺憾的佟軒凡默默地換上異世界第一件新衣服。
 看著鏡中穿著應該是騎士服裝的黑色短髮少年,佟軒凡沉默了一下,然後噴出眼淚。
 
 老天讓他穿越進這個市面無攻略大解析劇情走向不詳的鬼遊戲就算了,但沒把他傳送進有著勇者血脈的主角身體裡這點毫無天理啊!
 看看他這小小的宅男身版,是用來冒險用來打天下的嗎?
 
 等等。
 佟軒凡忽然驚覺。
 難道說……
 
 難道說主角其實還在這個世界的某個地方活蹦亂跳,而他也不是因為被某個地方的某某某神選上,為了完成一些使命吧啦吧啦……所以才穿越的?!
 
 所以他穿越道這個遊戲不但無法拿到勇者神器,更無法獲得貫通水火木三屬性得神獸一隻,也絕對無法坐擁勇者專屬後宮佳麗三千嗎?!
 
 沒有使命、沒有神明護體、沒有神獸保鑣,更沒有主角光環,他一個從大都市來的阿宅怎麼生存啊嗚嗚嗚……
 
 在經歷了一大團情緒糾葛後,佟軒凡哭暈在異世界更衣室。
 
 §
 
 情緒平定後從更衣室走出來的佟軒凡跟在紅髮騎士的身後走著。
 
 話說回來……
 
 如果這不是整人實境秀而是真的穿越的話,那這位騎士大哥剛剛說的筆錄……
 是真的?
 
 佟軒凡直冒冷汗。
 
 為了不讓自己在異世界擁有不良前科的佟軒凡決定把做筆錄這件事打聽清楚,「那個,騎士大哥不好意思,我想問一下關於……」
 
 「咕嚕──」午飯只吃到一點,鬆餅只啃到一口的肚子終於爆發。
 
 ……肚子你爭氣點啊啊啊啊啊──
 
 佟軒凡無地自容。
 
 「做筆錄的地方應該有小點心,你等等可以拿一些來吃。」紅髮青年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並沒有太在意佟軒凡無比喧囂的肚子。
 
 佟軒凡彷彿看見眼前的人散發出光輝。
 騎士團是個善良和樂的地方呢,嗯。
 
 「好了,就是這裡。」他們在一扇門牌上寫著「審問室」木板的門前停下,「我們進去吧,我等等也會在裡面旁聽筆錄過程,所以你不用太緊張。」對著佟軒凡笑了笑,紅髮青年轉開門把,「騎士長……啊不對,老大,我把他帶來了。因為他原本的衣服破損的很誇張,所以讓他換上了騎士團的衣服。」
 
 等等。
 佟軒凡停下腳步。
 什麼老大?
 
 還等不到他開口詢問,看清門內景象的佟軒凡差點又噴出眼淚。
 
 ──收回前言。
 什麼善良和樂的地方都讓他見鬼去吧。
 
 所謂的審問室裡正中間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椅子在桌子的前後兩邊各有一張,呈現面對面的樣子,桌子上似是放著數張的小紙片,而裡面有四個人,三個青年和一個女人。
 
 兩個青年站在右側,身上的穿著和佟軒凡,還有那一旁散發著和善光芒的傢伙應該是一樣的衣服,只不過扣子沒扣幾個,應該說是沒幾個可以扣,然後騎士服原先的長袖被捲成了短袖,使的手上的刺青十分明顯,兩個青年的耳朵上一邊都各戴上了三個耳環,其中一人肩上還扛著一把竹劍,總之他們一臉不爽地看向門口讓他腿軟就是了。
 
 唯一一個的女性站在桌子的左側,也是穿著樣式差不多的服裝,只不過下半身不是長褲,而是件極短的短裙,白皙的大腿上也刺了刺青,耳朵上也帶著和那兩個青年相似的耳環,不過相較於那兩個青年的臭臉,女人則是一臉愉悅地撥著她那閃亮的金色長髮,用著看戲般的眼神看著門口。
 
 而最後一個青年,姿勢無限隨意地坐在中央那張靠裡面的那張椅子上,同樣將袖子捲起的手臂看著似乎有比一旁的女子更為白皙的皮膚,刺青也比另外兩個青年還要再多一些,他咬著菸,饒有興味地看著門口。
 
 你們是竹聯幫還是天道盟!
 佟軒凡淚流滿面。
 
 該不會等等他們一開口就是:「先切幾根手指下來再說。」吧!
 騎士團是這麼黑暗的組織嗎!
 原來動畫都是騙人的嘛!
 
 等等,那那個紅毛是怎麼回事?
 他怎麼渾身散發著和善的光芒?
 
 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去一旁站著真的打算旁聽的紅毛,佟軒凡面露驚恐。
 
 他在這是一個超不和諧的存在啊!
 像是誤闖大野狼巢穴的小白……不對,小紅兔啊!
 
 那個被紅毛稱為老大的青年拿開了手上的菸──原來那其實是棒棒糖,看著佟軒凡,翹起了一邊的嘴角:
 
「小子,報上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