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一個巧合?多年未有以消防員為題材的港產片(或許是港產合拍片?合拍港產片?我倒也分不清了)竟然在相隔僅僅三個月中上映了兩部。我倒為《逃出生天》在這個巧合上感到汗顏,畢竟在我而言,《救火英雄》實在比《逃》一片出色得多。
 
《救》與一般消防災難片不同之處,在於其電影開端已指出的消防員最大的敵人其實是煙而非火。雖然片名為《救火英雄》,卻是一個關於對抗煙的故事。所謂的煙不只是生理的能瞬間使人窒息而亡,更是每人心中一股揮之不走,擾人心智令人迷失自我的煙團。或許我們每個人在成長的時候,也迷失了自我,也或許是根本從來未找到自我。正如以往郭子健的電影一樣,《救》也是尋找/找回自我的一個故事。
 
片中最出色的是有關人物的刻劃,每個角色都背負著某些事。安志杰飾演的葉志輝貪戀權力職銜而迷失,丟棄了消防員本有的天職。余文樂飾演的游邦潮一派崇尚自由性格,早已看破所謂的權力,一心只為兒子,不惜公器私用,是一個沒有紀律的消防員,同時又陷入對於好兄弟謝霆鋒飾演的何永森信任的掙扎。何永森Sam Sir作為電影中的主角,則是最為迷失的一個,對於一次的失誤,失去了進入火場的信心,而當他能再次進入火場,觀眾正以為他能克服心魔之際,其實他從那一次背叛好友之後早已迷失了自己,他並不清楚自己是真正的貪戀權力,抑或仍存在消防員救人救火的一份熱血精神。胡軍飾演的海洋的兒子在一次火災中死去,每次進入火場便彷彿看到幻覺,一句對白令人印象深刻:「在濃煙中,你想像甚麼就見到甚麼。」
 
故事中充滿了各式各樣不同的矛盾。打從開始權力與兄弟信任的掙扎,到作為消防員應該紀律為先抑或當機立斷救人為緊,以至戲中不經意滲露出種種中港矛盾的議題:內地移民體格強頑的超齡新丁與本地一代「梯王」的對立以至識英雄重英雄、發電廠決策人與內地老闆和內地下屬的一層壓一層、再到內地出動救援隊的一句有意無意的對白,都似在暗示中港合拍片的矛盾,面對內地財雄勢大的投資,合拍片無疑能令香港電影得以在技術層面上進步,但如何在合拍之中保留香港特色以及巧妙避過內地的審查和限制,倒是現今香港導演費煞思量的一個問題。
 
一些細節的小趣味也是不容忽視的。甫從開場成龍客串的一幕消防員宣傳片,電影氣氛忽然一轉變成解救末日災難的特攝片,我想不少人也抹了一額冷汗,以為自己進錯了戲院。另外,電影再次出現了郭子健代表性的紙飛機,盡顯導演充滿童真的一面。而任達華飾演的李培道的一支煙伏線,也令人拍案叫絕。
當然,我最喜愛的是郭子健延續了他作品中的一貫熱血和正面精神。主角Sam Sir最終也能找回自己,「消防員是救人不是救火」,他最終選擇了犧牲自己去救自己的好友和他的兒子以及幾個小朋友。當然,不少人會質疑這樣的結局不合理,但是以戲劇而言,最後的犧牲畫面中,他與亦師亦友的任達華飾演的李培道、心裡的陰影葉志輝和他自己點燃香煙的畫面實在是有型和浪漫得很。一場爆炸犧牲過後,雨過天清,游邦潮連同兒子最終從火場逃出,Sam Sir的犧牲並沒有白費。


 
而真正的正面意識並不如《逃》一片般主角古天樂和劉青雲刀槍不入、大難不死最終率領一眾生環者逃出生天般英雄主義。而是在於即使人性存在著醜惡陰暗面,正面的人性仍然會在適時出現,只要回想電影中葉志輝雖然與Sam Sir作為競爭對手兼且多翻耍小手段阻礙他的仕途,但面對生死危機,在隨時倒塌的樓上仍然會叫Sam Sir不要接近,以免一起掉了性命。發電廠決策人即使平常欺壓下屬唯我獨尊,貪生怕死的他最後依然拼了命折返尋回自己的鑰匙卡,花盡了最後一口氣將卡傳遞出去,使其他人避過一劫,自己卻因吸入濃煙而送了命。而到最後主角Sam Sir雖然迷失過,為權位出賣兄弟,但最終也覺悟前非,捨己救人。而戲中最畫龍點睛的是於結尾輕輕一句,說明香港人即使面對重大災難也是維持秩序,並沒有混亂發生,我倒也非常相信香港人的香港精神,面對危難,有如我們以往在面對SARS一樣,醫護人員仍然緊守崗位,而市民亦並沒出現大規模恐慌一樣。
 
或許在充滿怨氣和衝突的年代,我們需要這樣有點老套的正面信息,我們需要找回自己的香港精神。只要有愛,人性還是本善,世界仍然充滿希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