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說我似乎是個怪人,但我真的討厭甚至是有點害怕要去剪頭髮。

仗著讀大學男生不會再受頭髮管制,喜好搖滾樂的我也故作有型的留起了長髮,有段日子更是長髮過肩,是在男廁背著人時會把剛開門進來的男士嚇一跳的那種長髮。除了是為自己添一點搖滾氣息外,我想我留長髮的原因大概也是為逃避上理髮店有關。

剪髮的「前奏」洗頭已叫我不好受,我知道不少人很享受被人洗頭和按摩的快感,可我卻真的不願被人洗髮,感覺怪怪的,就像是自己的頭被人控制,總會有點不安心吧!而且自己的一身賤骨頭,躺在那些豪華的洗頭椅上不知怎的怎樣轉姿勢也總不舒適。

當然,即使留長頭髮也不免需要修剪一下,更何況後來發現女生的一頭長髮也不一定值得羨慕,畢竟打理長髮並不是一件易事,於是現在又回復了一般男生的長度。那麼剪髮的頻密度又增加了,真正的硬著頭皮捱過了「頭盤」洗頭,「主菜」還在等著你呢!其實剪髮的環節並沒有甚麼生理上的不適,那我為甚麼要如此怕剪髮呢?這恐怕與我怕陌生和慢熱的性格有關。遇上較為多口的髮型師,他們總會喋喋不休的找你談話,而禮貌上我也盡力回應,於是剪髮過程的數十分鐘便要吃力的和不熟悉的人找話談,對於我來說是一個天大的難題。

那麼你便會說找個相熟的髮型師不就可以嗎?我倒渴望自己真正相熟的好友中有當髮型師的。要知道即使一向光顧同一髮型師,但所謂的相熟也只是每隔一、兩個月見一次的剪髮聚會,我與他認識其實一點不深,無奈又不是第一次見面,所以一般的基本交流例如:職業、學歷、興趣等就用不著了。所以,我寧願每一次都換一家髮廊,至少讓我可以安心一旦要交流也有基本的應對。



如果有一家自助洗頭,而且店內都是沉默寡言的髮型師,相信倒能吸引像我這類的怪人光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