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內老伯伯開著收音機,聽著電台播著新晉女歌手楊采妮的最新派台歌,另一位伯伯拿著他最新的水壺電話,跟老朋友炫耀一番。

公園外傳來的機器運作的噪音,一群地盤工人穿過公園。聽說,這條新屋村會建一所中學。

公園盡頭一個頭髮掉光的長者,一個人坐在墨綠色的長木整上邊,一邊讀著報紙,一邊望著附近滑梯的小孩在跑。

一位衣著光鮮的中年男人走過來,坐在這位長者旁邊。這人的裝扮古古怪怪,載起副墨鏡和穿起口罩,分明是不想人認出他。另一個廿來歲的瘦弱青年也緊從其後,像是跟班一樣站在一旁。

長者望望這兩位不認識的男子,有點兒怪他破壞自己安寧獨處的雅興。



「校長先生,我找你找了好久了。」中年男人忽然跟老翁搭訕。

「校長?」老翁笑笑:「對不起...但我不是甚麼校長。我想你找錯人了。」

「你還未是校長。」中年人轉過身子,身子對正老伯伯:「你知道嘛,這個年代還未有互聯網,又不知道你這時的名字和年紀,要在茫茫香港中找個人的確很麻煩。」

老翁左右瞄了一眼,確保沒有人在偷聽他們的話。

「你也是勝出者嗎?」老翁終於開口:「你還有多少時間?」



「我明年就要出生了。」中年男人知道他找對了人:「而且我不打算殺掉我媽媽,又或是勸她去墜胎。我已經活得夠久,是時候去休息一下。」

這句莫名其妙的話引起「校長」的注意,語重心長的應了一聲:「我也有多少後悔...」

「我這幾十年進了軍方去工作,我們想你幫個忙。噢,忘了介紹,這位年輕人是我們軍方科研部的Intern,他叫阿威。」

那文弱書生從公事包拿了本古老得近乎古董文物似的記事本出來,交到中年男人手上。「這是我那時參加的遊戲規則,或許跟你那時的版本有些不同。」

校長拿上手,翻開第一頁:



〈奴隸遊戲規則〉
1。被謀殺的人復活後將成為兇手的奴隸
2。學生會復活,老師不會
3。只剩下一個主人,遊戲就結束
4。奴隸被第三者殺害,擁有權不會轉移
5。奴隸殺害自己主人,身份不會交換
6。主人殺死其他主人,可以接收該人以及旗下所有奴隸
7。奴隸沒有階級之分;奴隸不會擁有其他奴隸的生殺大權
8。奴隸沒法查證其主人身份
9。只有主人親手殺掉第二個主人,才可以把對方變成奴隸,而且接收其下的人;奴隸即使殺掉其他主人,也不會計算到主人名下
 
老翁閤上記事簿:「你想怎麼樣?」

「我想你當上這所學校的校。」中年男人望著地盤尚未建成的建築物:「你幫我把學生帶回去那個時代,希望改進了的人類基因,最終目標是從大洪水中逃生。」



老翁昏花的雙眼忽然露出異樣的神采:「那,對我有甚麼好處?」

「我可以幫你在地底冷凍中心,預留兩個床位給你太太和你的複製體。」男人盯著老翁,露出副詭異的微笑:「當大洪水消退之後,你又可以再次重生。我也是勝出者,我知道勝出者再次面對死亡的可怕...」

老翁望著灰白色的天空:「你給我些少時間去考慮一下。」

「當然沒問題。」男人站起身正,書呆子也準備離開。

一個個子不高的年輕婦人這時候抱著個剛足月的女嬰過來,跟男人擦身而過,走到老翁面前。

「爸爸,原來你還在這裡。媽媽說煮好午餐了,Michelle 也是時候回家吃奶。」女人放下奶粉袋在石桌上:「那兩個古怪男人跟你在談甚麼?」

「沒有...問路罷了。」老翁看著睡得正甜的孫女兒,他日定是個美人胚子。

「那麼回家了嗎?」



「噢...等等,我剛記起那男人想去的地方怎麼走。妳等我一下!」老翁丟下女兒和孫女,追到公園門外。

「先生!」

「怎麼了?這麼快就決定了嗎?」

「對對對...我肯應承你。」老翁喘著氣,雙手按住發抖的大腿:「不過,我想把冷凍庫的機會,留給我太太和孫女兒。」

男人就像知道答案一樣,輕描淡寫的道:「沒問題。」

「還有...」老翁緊盯著這個中年男人:「你...你說你明年就會出生。其實你自己就是讀這棟學校出身的嗎?」

「不愧是勝出者啊,實在沒可能瞞得過你。」男人拍拍老翁肩膀:「你這個女兒也是教書的吧,我也可以替你安排她進去這所新校任教。搞不好還可以當個副校長。至於你...待你多死一次,換副年輕一點的身體之後,我會給你安排個新身份。到我死了以後,有甚麼技術上的問題都可以找阿威,我對他的專業知識很有信心。」



老翁沒發聲,一同望著這棟未成形的校舍。

中年男人突然變了語氣,似是有某種不情之請:「校長,我可以麻煩你幫我多做一件事嗎?」

老翁點點頭。

「你用我這支筆記下來它吧。」男人在西裝袋拿出支金筆:「回到過去以後,你幫我第一晚就命令一個叫竇皮的六年級男生夜晚十時三十分前準時到六樓女廁,叫他慫恿一個叫豬頭的同學姦殺一個同班女生。那個女學生,叫做娜娜。」
 
「嗯。」老翁記下了細節:「她是你仇人?」

「不,只是她太聰明了。不在第一天殺她的話,我恐怕會輸。」

「好吧。」老翁收下紙條。

「謝謝你。」



「那我也可以問個問題嗎?」老翁看看見女兒揮手,知道是時候要走:「你叫甚麼名字?」

男人頓了半秒:「那個...大家那時候都叫我大師兄...」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