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謙矇矇矓矓的醒了過來。

「我……甚麼時候睡著了?這是在哪兒?」

他發現自己躺在一張硬硬的板床上,連枕頭也好像磗頭似的。他轉身一看,不是磗頭,卻是差不多硬的一塊木枕。

他甦醒在一間古色古香的臥房裏。

「這是電影片場嗎?」



雖然這一切都是古式的,可是卻都乾淨如新,完全沒有使用過的痕跡。很不實在。

臥房外偶爾有點人聲雜响,但卻聽不出甚麼名堂來。他也不太敢隨便亂闖,便待在臥房裏,看看有沒有其他動靜。

這臥房有一扇紙窗,窗外有燭火。

從紙窗中反映,一個手持三叉戟的影子在臥房外走過。這影子看來似是個人,不過從側影看來,此人的頭好像一匹馬!

這個側影來到臥房門前,敲了敲,沒待應門便進來了。



「這位是……周謙周公子是吧?」

來者身穿像是衙差似的古裝,可是從頸部往上,卻是一個活生生的馬頭!這絕對不可能是道具!電腦特效?電腦特效能夠用肉眼看得到的嗎?魔術?

「你、你是真的……馬頭人!」

周謙嚇得臉都綠了!

「公子不用驚怕,在下只是前來接引公子的鬼差,絕對不會傷害公子。」那馬頭人的表情生動,他好像很理解似的點了點頭,向周謙拱了拱拳,文縐縐地道。



「鬼差?那你就是牛頭馬面的那個馬面?電影裏的那個?民、民間傳說的那個?」周謙吞了吞口水,用顫抖的手指指著對方道。

「公子這話有點奇怪。對的,在下便是牛頭馬面的那個馬面,至於公子那個大千世界的民間傳說,奴才就不太清楚了……不過周公子,在下就多口問一句,你……記得自己已經死了嗎?」馬面鬼差見周謙似乎還未搞清楚狀況,便對他確認道。

「我……死了?」

周謙猛然記得!

「對!我已經死了!我是在探望自己捐的一間願望小學時,被一面崩塌下來的混凝土牆砸死的!雙眼一黑就沒了!可恨的土渣工程啊!」

馬面鬼差靜靜地旁觀著周謙的反應。

他非常清楚,新來的亡魂,需要花點時間去接受死亡這個事實。

「不知道這位周公子會怎麼反應?有可能會激動得昏死過去嗎?或是突然奪門而逃,妄想跑回人間?唉……老子幹這一行的時間也不算久,可是這種種極端的接受過程,已經見得太多了……」



只見周謙坐在床緣,表情彷彿,不知在想甚麼。

不一會兒,他雙手摸頭,突然想起了件事情。

「慢著!我沒有頭痛了!不痛了!真的不痛了!哇哈哈哈哈!原來沒有頭痛的感覺,是如此暢快舒爽!我都完全忘記了!」他甚至跳了起來大喊道。

馬面鬼差倒是有點好奇了。

「哦?他竟然笑了?」

他接引過這麼多的新鬼,倒絕少見到像這位周公子般,不單很快就接受了死亡這個事實,而且還這麼高興!

難道他在世時,有生不如死的經歷?



「周公子生前有頭痛惡疾?」他好奇的問道。

「對!我從少年時候,就有頭痛的問題,都痛了半輩子了!這是一遭怪病!找不到病根,也無藥可治,唯有唸誦一篇叫《本願經》的經文,才能稍緩痛楚。」

「原來是唸誦《本願經》有成啊……難怪公子得以名列《功德樓》了。」馬面鬼差恍然。

「啊!這簡直就有如置身天堂一樣!原來死了的感覺還不錯嘛!我幹嘛不早點去死啊?」

馬面鬼差一聽,幾乎跌倒。

「噓!周公子,剛才這番說話,最好不要讓閻羅大王聽見!他是地獄判官,喜歡人家怕他,向他求饒的!公子要是在閻羅殿上如此表現,大王會以為你不敬畏輪迴,這可是一條不輕之罪,當被打下第一層地獄,受十年火鉗拔舌的苦刑!即使像是公子般的有德之人,也不可倖免!還有啊,像是「天堂」這種同屬亡魂歸屬的地方,他也特別不喜歡聽見的!」他連忙勸周謙收歛一點。

「謝謝鬼差大哥提點。」周謙收起了他的忘形。哪兒都有人情世故,他好歹也活了半輩子了,自然知道怎麼應對的。

「時辰也差不多到了。周公子,我們上閻羅殿去吧。」



「勞煩鬼差大哥了。」

馬面帶著周謙走出了臥房。

他們走過一道長長的穿石迴廊,兩邊儘是排列得整整齊齊的臥房,也不知道有幾間。

「公子身處的是《功德樓》,乃是生前有德之人,死後中陰身醒轉之地,可獲專人接引,免去迷路之苦。」

前方遠處似乎有另一隻新鬼,被一名牛頭鬼差領著出去。長長的迴廊就只見到他們兩個而已。

「末法時代,能夠名列《功德樓》之新鬼,越來越少了。以前可不是這樣的!就說這第九號迴廊吧,也曾經有過每天都爆滿的日子,鬼來鬼往,很熱鬧的!」

走到建築物外,周謙回身一看,才驚覺這《功德樓》原來是一座極之龐大的三層古色建築!



「公子剛才所在的二樓,是《中品功德層》,穿石迴廊三十六條,一萬三千三百二十間醒轉房!地下一樓的《下品功德層》則更加龐大,三百六十條迴廊,十三萬多間醒轉房!至於三樓的《上品功德層》則只有一條迴廊,三十六個房間。不過第三層如今是很少使用的,每十天能有一人醒轉,就很不錯了。」

在周謙之後,還是疏疏落落地有一些新鬼,從《功德樓》走出來的。他們都有鬼差引領,也跟周謙一樣,全都在向著同一個方向前進。

成千上百的鬼潮,不過有半數都是鬼差,所以看起來就是人、牛和馬混雜起來的樣子。

「果然不是牛頭,便是馬面啊……這場面看起來真有點詭異。」周謙道。

「咱們鬼差就長這個模樣啊。」馬面鬼差聳了聳肩。

「你們之間可以分辨得出誰是誰啊?」

「當然了!公子這個問題不是很奇怪嗎?我們每一個的樣子都很不一樣啊,一眼就看得出來了。」

這馬面鬼差也是好聊天的,周謙跟他聊著聊著,也漸漸熟了起來,可以說些閒話。

一隻新鬼正好走過周謙身旁,那是個中年女子,姿容普通,滿身香水味道。

她看了看周謙,又看了看自己,馬上就不服氣起來,向接引她的鬼差投訴。

「怎麼大家都是新鬼,他會穿得那麼好?我還是有德之人,怎麼卻像個乞丐似的!還要被推著走!」

「人家是中品功德,你怎麼好意思跟他比啊?就你這麼一點點的功德,能有件破衣服給你遮遮羞算是很不錯了!說不好待會閻王爺跟你算過帳之後,發現你德不抵孽,還是要發配到地獄裏去!」

牛頭鬼差粗魯地推著她前進。

「給我好好的走!別惹老子不高興!不然的話,老子向閻王大人打你的小報告,讓你罪加一等,把你丟進油鍋地獄炸個幾年,嘗嘗滋味!」

「求求你別再說這種話來嚇我了!我閉嘴不就好了麼!」

那新鬼看也不敢再看周謙,被鬼差從後推著急步走了。反而那牛頭鬼差經過周謙面前,還好聲好氣地說了句:「打擾公子了。」

一路上,絕大部份的其他新鬼,都跟那中年女子一樣,穿得衣衫襤褸,被鬼差粗聲粗氣的推著走。反觀周謙身上穿的是全新錦鍛白衣,合身舒適;接引他的馬面鬼差,更是公子前公子後的招呼他,而且有問必答,態度甚佳。

「中品功德和下品功德的差異,還不算大,畢竟都是有德之士嘛!上品功德的待遇還會好些,甚至還有四人大轎,新鮮供品侍候。不過這也是小意思,真正的差別是在來世啊!」馬面鬼差解釋道。

周謙跟馬面鬼差一路聊著,漸漸也就對這地獄表層的「中陰間」,有了一點認識。

在周謙前生所活的那個時空位面,人有前世今生,輪迴不息。

今生死後,並非直接轉生來世,中間有個過程,需要進閻羅殿去,讓閻羅大王清算生前功過因果,好決定來生去向。

尚未決定來生去向的死人,叫中陰身,也即是「鬼」。

中陰身等候判官決定來世的地方,叫「中陰間」,也即是閻羅殿和閻王大人之所在。中陰間屬於地獄表層,往下便是多達十八層的地獄界了。

「到得中陰間來的,便只有兩條路:若不是直接投胎轉世,便是按照生前的罪孽輕重,被打下到相應的地獄受刑,直至把罪過都還清了,方才有投胎的機會。周公子乃是功德樓上有名的,不用擔心會下地獄,多半會直接投胎到一戶好人家去的。」

離開功德樓漸遠,周謙頭上的青天,也漸漸變成帶有血色的陰霾。

原來他們走著的,還是一條支路。支路匯流到一條大路上去。這條大路以周謙的眼光看來,就是二、三十條線的行車道那麼寬的超級大道!而大路之上,盡是密密麻麻地走著的新鬼!這些新鬼,狀況看起來比功德樓第一層出來的,還要差得多。他們都沒有鬼差接引,形容可怖,表情惶惑不安。

「此路直通閻羅殿,便是中陰間最有名的《陰司路》了。一般未獲鬼差接引的新鬼,要找到這條陰司路,已是殊不容易,而且一路上還頗多險阻迷惑,一個誤入歧途,便成孤魂野鬼,說不定數百年也不得解脫。這裏已經是陰司路的最末一段,百支匯流,來到這兒,已不會有甚麼危險。來得到這兒的新鬼,已算是得到解脫的了。」

這些孤魂野鬼當中,好像都還沒有完全接受已經死去的事實。甚至有些新鬼還是渾身血淋淋,斷頸折臂地爬來的。

相比起來,周謙的情況真是蠻好的了。

一路走來,他都惹來了不少其他新鬼們的豔羨目光。當然陰冷的妒意也不是沒有的。

「現在才妒忌有甚麼意思?只怪他們平日不燒香唸經,也不行善積德吧。」馬面鬼差對這些孤魂野鬼,十分不屑。

一路上,還可以看到有不少的支路,都匯流進這條陰司路中,不過此路極之寬闊,雖然新鬼甚多,也不致於擁擠到無法前行。

周謙看到從某條支路上走來的新鬼,竟然大部份都不是人類!青面獠牙的也有,像是甚麼史前兇獸模樣的也有……他細看一下,發現這陰司路上的同路,竟然有多半的模樣都不屬於他生前的世界!有些雖是人形,但卻身高二丈,體型有如一座小山;像是道士或和尚打扮的,竟也有不少……

「周公子覺得很是好奇吧?從你們那個世界來的新鬼,大都會有這樣的疑問。是的,這洪荒宇宙,有無數的大千世界,當中有仙界,有佛國,有妖界,有修羅道,各有不同的生靈繁衍,甚至當中有些世界,是多種生靈混居集合,例如是仙、妖、修羅三族,全部同在一個世界,各踞一方……公子來自的那個世界,雖然你們自稱人界,但其實在這宇宙洪荒裏面,同樣稱為人界的,多了去了……」馬面詳細地向周謙解釋道。

「可是即使有無數的大千世界,生靈死了之後,都是進入同一個中陰間,走同一條陰司路,見同一位閻羅大王……進同一個地獄?」周謙問道。

「周公子悟性不俗!對!這就叫作殊途同歸。」馬面鬼差打了個響指。

「因為是殊途同歸,所以當投胎到下一世時,便有可能會被分發到任何一個大千世界,轉世成其他種屬的生靈?」

「對,有可能是在另一個世界當人族,也有可能是當畜生、餓鬼,巨人甚麼的,一切也是視乎你前世的功德和罪孽而定。」

「這跟我一向所知的六道輪迴有點不同啊。」

「其實六道輪迴中的「六道」,並不真的只有六個大千世界,而是根據生靈的開悟程度,大致上把這些世界分成六個等級。不過有些大千世界,六道生靈混雜,本身就是個小六道,周公子如有機會投生到這種世界,就會明白是甚麼意思!」

走著走著,遠方漸漸出現了一座高高聳立著的龐大建築。

「周公子,這就是我們的目的地了。」

偌大的鬼潮,都是以這幢建築物為終點。

如海如潮的新鬼們,已經排出了一條很長很長的隊伍,等著見閻羅大王!

馬面鬼差沒有讓周謙排隊,而是逕直走到大樓前。周謙仰視著那高達好幾丈的森然巨門,以及門上掛著的那道厚重漆金的牌匾。一道金筆大筆渾灑,寫就氣勢雄渾的三個大字。

閻羅殿!
已有 0 人追稿